Martin Gore:Depeche Mode 靈魂人物演化生物學的獸性電音配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Depeche Mode 創作主腦 Martin Gore 的單飛發展,他不但曾帶來改編歌唱片,也化身成 MG 製作電音器樂。去年 Depeche Mode 得以入選2020年度《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搖滾名人堂》,而繼2015年 MG 的同名專輯《 MG 》之後,這個1月尾發行的《 The Third Chimpanzee 》是一張圍繞著演化生物學/猴科動物為題的概念 EP 。

2021年,是英國電音天團 Depeche Mode 的正式出道40週年——在1981年他們不但發表了處男單曲《 Dreaming of Me 》,其首張專輯《 Speak & Spell 》也在同年面世。加上去年 Depeche Mode 得以入選2020年度《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搖滾名人堂》,樂迷們無疑期待 DM 在今年會有何新搞作或40週年紀念活動。無奈大流行疫情依然嚴峻,世界性巡演固然無法進行,而且樂團三位成員分別居於三個天各一方的城市,要走在一起合作也有相當的難度。

Depeche Mode 創作主腦 Martin Gore化身 MG 的單飛發展 (攝影: Travis Shinn )

所以在這個1月底樂迷可以聽到 Depeche Mode 歌曲創作主腦 Martin Gore 的全新個人五曲 EP 《 The Third Chimpanzee 》,大抵正有聊以慰藉的作用。當然如今 Martin Gore 的個人音樂,也跟 DM 歌曲的風格相去甚遠——有趣的是,《 The Third Chimpanzee 》是一張圍繞著猴科動物為題的概念 EP 。

猶記得當初 Martin Gore 何以會走出 Depeche Mode 作單飛,因為 DM 為《 Music for the Masses 》專輯完成了橫跨1987至1988年的世界性巡演之後,樂隊首次「放大假」,暫休了一段長日子。於是,他便趁這段空檔期獨自灌錄了於1989年6月發行的六曲改編歌 EP 《 Counterfeit e.p. 》,成為其首張個人唱片。那麼去年由於大流行疫情而引至的停罷狀況, Martin Gore 在其美國加州聖塔芭芭拉家中的 Electric Ladyboy 錄音室閉門造車製作了《 The Third Chimpanzee 》EP 出來,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Martin Gore 在他位於美國加州聖塔芭芭拉的 Electric Ladyboy 錄音室。(圖片來源: sequencer.de )

身為包辦絕大部分 Depeche Mode 歌曲創作靈魂人物, Martin Gore 要定立他的個人發展為跟 DM 作品之區別,起初他就是要走去重新演繹別人的歌曲,《 Counterfeit e.p. 》內改編 Joe Crow 、 Tuxedomoon 、 The Durutti Column 、 Sparks 的作品無疑叫樂迷聽得津津樂道,至今仍為之回味無窮。14年後再下一城,在2003年出版的首張個人專輯《 Counterfeit² 》,便輪到翻玩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John Lennon 、 Brian Eno 、 Nick Cave 、 David Essex 、 Julee Cruise 甚至 Hildegard Knef 的德文歌曲。

那時他仍是以 Martin L. Gore的身分出版個人唱片,但之後的換上 MG 之名義,兩者之間的取向卻又大相逕庭。

MG 的出現,是 Martin Gore 跟 Depeche Mode 的第一代作曲主腦 Vince Clark 復合組成 VCMG ——即二人名字之縮寫。他們聯袂在2012年帶來的《 Ssss 》專輯,就是採用二人的analogue synthesizer 及 modular 收藏,製作出電聲音質豐厚而很純粹的 minimal techno 電音器樂舞曲,來得電聲橫流,相當過癮。同時,也為 Martin Gore 日後的個人作品投下明確的指標。

MG 是 Martin Gore,也是指 Modulation Generator 。2015年 Martin Gore 再以MG 之名義推出同名專輯《 MG 》。當 Depeche Mode 籌備2013年專輯《 Delta Machine 》的時候, Martin 已有一批 instrumental 電音作品在手,可是最終連一首也沒有收錄在專輯裡,他固然心有不甘,於是就在他的 Electric Ladyboy 錄音室將這些富有電影感而氛圍化的純音樂曲目灌錄成《 MG 》專輯。

Martin Gore 再以 MG 名義發表的2021年全新 EP 《 The Third Chimpanzee 》,取名自美國演化生物學家 Jared Diamond 的1991年著作《第三種黑猩猩:人類的進化及未來 The Third Chimpanzee: The Evolution and Future of the Human Animal 》。

《 The Third Chimpanzee 》EP 同樣是他的 MG 名義作品,在音樂風格上亦是《 MG 》專輯的引伸。仍是神秘冷冽而氛圍化的電音器樂,然而聽到的並不是屬於大都會的工業冷感,而是以電音來呈現出一種原始獸性的暗湧。

《 The Third Chimpanzee 》EP 的命題,取材自美國人類史學家/演化生物學家/生理學家/生物地理學家 Jared Diamond 的1991年著作《第三種黑猩猩:人類的進化及未來 The Third Chimpanzee: The Evolution and Future of the Human Animal》。因為 Martin 最先創作的一曲《 Howler 》以合成器祭出了很原始野性咆哮的聲音,從而讓他奠定了這個概念。這張 EP 裡的曲目名字:《 Howler 》「吼猴」、《 Mandrill 》「山魈」、《 Capuchin 》「卷尾猴」、《 Vervet 》「長尾猴」,全是以猴科動物為題。

從去年先行釋出的《 Mandrill 》,到早前發表的《 Howler 》,都是 Martin Gore 所彰顯出的野獸派電音器樂風格。

EP 開場曲《 Howler 》尾段延伸出猶如坂本龍一的主旋律,到最未的《 Howler’s End 》那電影音樂感樂章作結之首尾呼應,也是這張概念唱片 EP 的格局。

Ólafur Arnalds:亂世中衍生了最個人化的治癒專輯

Adrianne Lenker 置身木結他裡灌錄的治癒系民謠專輯

【出道20年】 Gorillaz 跨世代多元客席陣容的第一季專輯

Sigur Rós 主將 Jónsi 空靈與電幻個人專輯《 Shiver 》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