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聞攝影2022|澳洲巴西攝影師奪大獎 得獎作注視祖國原生態

撰文:周穎瑤
出版:更新:

世界新聞攝影(World Press Photo)今屆改制後,按地區分組後再根據作品格式設立獎項,除了單張圖片(singles)外,今年另有各6個地區最佳圖片故事(photo story)、地區最佳長期拍攝計劃(long-term project)及地區最佳「開放形式」(open format,如錄像、非傳統攝影作品等)作品率先獲表揚後,評審進而從中再選出「年度圖片故事(Photo Story of the Year)」、「全球長期拍攝計劃大獎(Long-term Project Award)」及「全球開放形式作品大獎(Open Format Award)」。較早前「01影像」介紹了本年「年度圖片(Photo of the Year)」,由加拿大攝影師Amber Bracken 拍攝當地路邊紀念被殘害原住民兒童的紅裙子的作品奪得;「年度圖片故事」與「全球長期拍攝計劃大獎」的得獎作,創作背景或多或少竟然與「年度圖片」作品有點相似。
圖片提供:世界新聞攝影(World Press Photo)

比賽改制其中一個目的,是讓更多地區的議題有機會在比賽勝出而被看見,得獎作的「多元性」卻犧牲了類型這元素,例如「東京奧運」這2021年大事在「體育組」消失後,竟也完全在獲獎作品中一同隱形。不過,更多香港人未必暸解的議題,卻真的在比賽中得到注目;觀乎今年四個最大獎項的得主,攝影師都將鏡頭瞄準了自己國家或者家族,以小見大地將地區內面對的問題,為世界各地的人帶來感覺似曾相識的反思。而「年度圖片」、「年度圖片故事」及「全球長期拍攝計劃大獎」三組作品,無獨有偶地與當地的原住民或原生態有所關係。

今屆「年度圖片故事」得獎作,屬於Panos Pictures 旗下澳洲攝影師Matthew Abbott 為《國家地理雜誌》拍攝的作品。內容描述了澳洲一族聚居於北澳西阿納姆地(West Arnhem Land)的原住民Nawarddeken,如何運用傳統的山火管理技術保護自己的領地。Matthew Abbott 在接受訪問時提到,他在十多年前曾居於阿納姆地一帶,機緣下獲邀觀摩當地的Nawarddeken 如何守護他們世居的環境,今次是事隔13年後,Matthew Abbott 為《國家地理雜誌》採訪這些原住民,在山火頻頻在各國肆虐的時代,繼續默默地「以火治火」。

這種「冷燃燒(cool burning)」的技術,是策略性地燃燒土地上過多的可燃物,Nawarddeken族人會選擇一個適當的時機,在濕度高、溫差大的時候放火燒毀地上的殘枝碎葉或是某部分的植被。由於此時生的火燄高度不會比人高,且到了晚上時會自然消亡,故千萬年來Nawarddeken族人都能有效地管理過百萬公頃的園地。

Matthew Abbott 提及事隔13年後能再次回到阿納姆地拍攝Nawarddeken族人,讓他的事業與人生留下完滿的註腳。「那些被我拍攝的人與我有着深厚的連結,故事中第一張相片拍攝的長老Conrad,我在13年前就見證過他如何以火治理土地。」而作品裏讓Matthew Abbott 最印象深刻的相片(按:官方未有提供),是一個年輕的Nawarddeken 家庭若無其事地在火線旁邊走過,相對城市人的視覺,「火」居然是原住民的日常,而在他們眼中並非甚麼可怕的事物。「原住民的智慧是讓人讚嘆的,且當中有太多可讓人學習:我們如何應對現代的大型山火?我們又該如何守護我們的土地?這些都是我很關注的事情。」

世界新聞攝影全球評審團主席Rena Effendi 形容,Matthew Abbott 的圖片故事中每一幅相片都有被好好編輯在一起,以致作品能完整並無痕地說出以上的故事,成為其中獲獎的原因。

年度圖片故事暨東南亞及大洋洲地區最佳圖片故事:2021年5月3日,原住民長老Conrad在燒草,以防有過多雜草造成日後山火的助燃物。(Matthew Abbott 為《國家地理雜誌》拍攝/Panos Pictures)

至於「全球長期拍攝計劃大獎」,則由Panos Pictures 旗下巴西攝影師 Lalo de Almeida 為《聖保羅頁報》拍攝亞馬遜森林如何在被開發的作品奪得。Lalo de Almeida 在訪問提及作為自然攝影師,在旅居意大利4年後,毅然回到自己祖國進行拍攝,因為巴西有着複雜而深遠的問題。

Lalo de Almeida 形容巴西當地對亞馬遜森林的開發模式,其實多少只在承襲從殖民時期的模樣,只是在過去15年起,這種開發的影響更形深化。「自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上場後,他激發起人們非法砍伐、非法淘金、掠奪土地等,將對森林的破壞帶到更高的層次。那些人們有感總統在支持他們的行動,也就變得放肆了。」至於在森林的人們與地方政府,縱然他們深諳那些城市人的開發行為不合法,但為了生存只能與之合作,不然也可能淪為外來人的廉價勞工。「所以亞馬遜的開發情況不只是一個環境問題,更是一個社會及生態結合的議題。」故此,整個計劃拍攝到的不只有森林面目全非、人們抗爭失敗等畫面,還有森林中人的生活面貌:即便由抗拒變成妥協,被開發地區的人們為了力求生存,無奈目送家園消失於銅臭之中。

「當然,我非常榮幸今年得到『世界新聞攝影(World Press Photo)』的嘉許,但更最要的是通過這比賽,全世界的讀者都有機會接觸到這個作品,可以了解到亞馬遜森林裏的問題,遠比想像中複雜。」Lalo de Almeida 如是說。世界新聞攝影全球評審團主席Rena Effendi 則認為,這個計劃描述的議題遠遠超越了本土的層面,就開發亞馬遜森林在全球觸發連鎖反應來看,這實際上是全球均需正視的事情。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