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判刑】從佔中十死士、拆大台 邵家臻入獄前拍片自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佔中九子案中,4人昨日(24日)即時收監,包括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6年前,這名大學講師響應「佔中三子」號召,化身「佔中十死士」,亦是至今唯一因雨傘運動被囚的「死士」。

一早已明言做好入嶽準備的邵家臻,原來早已預製了一段長達7分鐘的自白短片,安排今日(25日)於其Facebook上載,以其第一身之角度分享參加佔領運動的原因和感受,以及兩年多的議會生涯,當中談到「拆大台」,希望港人繼續守護香港。

邵家臻入獄前拍片,分享對雨傘運動的感受和議會生涯。(邵家臻Fb片段)

片長7分鐘,起首播出邵家臻去年在審訊期間的發言,從「佔中十死士」說起:「回想2013年4月28日,我出席(「佔中十死士」)記者招待會,我說與「三子」行,行了很長很長很長...」

邵家臻在片段親自旁白,稱雨傘運動後,誰沒有「退場軍人症」,各人迷失和氣餒,不知如何走下去,他聽陳健民說話,作為雨傘人不可停下來,要身體力行對外展示雨傘運動的精神未完,之後便參選並晉身立法會。

邵家臻談及作為社福界議員的工作,包括致力爭取綜援改革和囚權,雖然前者推動失敗,但在「收緊長者綜援」爭議中,政府終答應檢討和放寬。

邵家臻在片段親自旁白,稱雨傘運動後,誰沒有「退場軍人症」。(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拆大台」是雨傘運動參加者的心結之一,作為大台「咪手」,邵家臻認為當時共同參與(engagement)不足,令他日後在議會工作推動更多人參與事件:「即使在雨傘運動裡,我覺得大台與村民的engagement不足,以至於成為後來拆大台的藉口和理由,我自己做議會工作,亦都希望與服務使用者和同工多點engagement,所以我們花多了很多努力落區、『洗單位』,呼籲他們關心,呼籲他們一定要出來。」他覺得,相比起「無engagement」的成功,人們寧願要「有engagement」的失敗。

畫面一轉,片段播放邵家臻在今年4月9日到法庭聽取判決前的發言,響應片首的說話:「我想同三子講,在2013年4月尾,我應承他們做的事我已經完成了,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這個運動,我們行到最尾,我要向特區政府、威權政府說,不要想著以為捉走所有公雞、甚至囚禁公雞或殺清公雞晨曦就不會來臨,晨曦必定來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