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衝擊】感年輕人對政府懷敵意 曾鈺成促給港人普選希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香港主權移交踏入22周年之日,象徵人民議政的立法會受重創,會議廳成重災區,區徽被噴黑,港英旗揚起,議事廳外的立法會主席油畫都不能幸免,其中一幅是做過兩屆主席的曾鈺成。

曾鈺成今日(3日)接受《香港01》訪問時指出,衝突明顯針對特別行政區體制,當局一定要反思,為何在特區長大的年輕人會對建制懷有強烈的敵意。他又認為,處理示威者的訴求,如撤回修例、收回暴動定義等已變得次要,當前首要解決的是政制問題:「你沒普選的希望給香港市民,尤其是年輕人,是造成他們怨憤的很重要因素。」

他提出,港府應立刻給予港人普選的希望,雖然要在現屆政府任期內啟動程序不容易,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應事不避難。至於北京會否接納,曾鈺成認為若北京研判今次風波非外國勢力在「搞鬼」,而推動普選是爭取人心回歸的方法的話,他相信北京會考慮。

(梁鵬威攝)

97主權移交後,曾鈺成一直出任立法會議員,期間做過兩屆主席,直至2016年退下來。他出任主席時,碰巧立法會搬去現時的綜合大樓,自己有份參與大樓的設計和佈置,故直言見到立法會現時境況感心痛。

自己的油畫成為示威者目標之一,是否意味示威者覺得他不是好主席?曾鈺成直言「我無意講我們做得好」,但覺得示威者不碰97前立法局主席的畫像,只破壞97後立法會主席的做法帶針對性:「我現在針對的就是現在這個特別行政區,非個別人做得好或不好的問題,我(示威者)就是針對整個體制,好清楚。」

主席位之上,區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字眼被噴黑,示威者掛上港英旗,曾鈺成覺得這些跡象都反映示威者明顯對特別行政區懷有敵意:「這班人在特區之下長大的年輕人,為何他們會對這個建制、對這個特區懷有強烈的敵意呢?這個我們為政者一定要去想。」

+81
+80
+79

曾鈺成分析,政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只是造成今次風波的導火線,更重要的是年輕人不滿政治制度,即示威者發表的《香港人抗爭宣言》中所提的新訴求─雙真普選:「沒人會認為實行了民主、有了普選後,所有問題可以解決,但香港發展都今日已去了一個地步,你沒普選的希望給香港市民,尤其是年輕人,是會造成他們怨憤的好重要因素。」

2015年政府推動政改失敗,曾鈺成感年輕人自此對普選已失去希望,不相信政府能代表人民利益,當社會矛盾涉及北京,例如今次修例在港府能否拒絕內地移交逃犯的問題上,市民都不相信港府會站在香港人的立場出發。

對於處理示威者提出即撤回修例等訴求,曾鈺成覺得已變得次要。(梁鵬威攝)

至於示威者提出要立即實現雙普選,曾鈺成認為是困難的,能否在今屆政府任期開展普選工作成疑問,但他認為,政府最低限度要立即先給市民一個希望。他呼籲林鄭要做到她不時強調的「事不避難」:「如果一開始中央831話要就要,不要就罷,然後泛民話你給回我831就不要了,即沒得傾啦,但你不能因為這樣就不去嘗試去啟動,我希望行政長官能給香港人看到這個決心,事不避難吧?」

對於示威者早前提出的4個訴求,即撤回修例、收回暴動定義、撤銷抗爭者控罪和追究警隊涉嫌濫權,曾鈺成就覺得這些已變得次要,相信普選的遠水可救眼前的近火:「水就在遠處,你就要拿這些水來教人、教火,你這些火非只在眼前燒,一直在燒著,你不知道而已。」

普選事關重大,北京一關屬關鍵,曾鈺成認為,要取決北京如何研判現在的局面,若判斷只是外國勢力「搞鬼」,北京便會拒絕,但若中央同樣覺得出於政制問題,答案就不一樣:「去年11月習近平主席不是跟我們說,要做好人心回歸的功夫嗎?這是一個爭取人心回歸的好重要問題的話,那我認為中央是會考慮的。」

(梁鵬威攝)

另外,《now》電視「政情網上行」報道訪問曾鈺成內容時,指曾鈺成建議特首可考慮在審訊後特赦示威者。曾鈺成晚上在fb個人專頁刊出訪問足本,澄清並非覺得林鄭應這樣做:「判了之後,行政長官亦有可能考慮整件事由甚麼引發,可能是更深層次的矛盾,而在事件中,如果赦免這些年輕人,會對整個社會有好處,所以出於公眾利益考慮,而作出特赦決定。我不是說我已經覺得應該這樣做,她可以這樣做,但要經過整個法律程序,如果你說,現在就答應示威者的要求,放人、不檢控,你就即是給社會一個訊息:只要有足夠多人說政府做得不好,我就可以犯法,不用承擔責任。這是一個很壞的訊息。」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