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梁耀忠阻示威者遭抱走 理解年輕人情緒 嘆衝擊令親者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逃犯條例》修訂一石擊起千重浪,政府宣布暫緩仍未能平息民怨,大批示威者更於「七一」當天攻入立法會,造成一定程度破壞。示威者當日下午一時許開始衝擊,以鐵籠車撞擊立法會議員入口的強化玻璃,多名立法會議員曾嘗試抵擋鐵籠車,盼示威者能懸崖勒馬,惟最終無果,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更被示威者橫身抱走,有關片段在網上廣傳。

梁耀忠日前接受《香港01》訪問,憶述當天被抱走的經過,他說當時希望透過勸阻示威者,讓他們靜下來想想衝擊是否最有效的爭取方式,惟示威者向他說:「你知唔知已經三個人死咗,要幾多人死你先夠!」梁耀忠於是向示威者說:「唔好啦,唔好啦,咁樣係解決唔到問題!」示威者遂捉著梁耀忠的手,梁耀忠負隅頑抗,最終被示威者橫身抱走,這亦令梁耀忠頸患復發,「嗰下係最緊要,第一件事令到我瞓低,亦都令我撞到個頭。」

梁耀忠坦言理解示威者的決定和情緒,指即使有一百萬人和二百萬人遊行,甚至有人為此輕生,特首林鄭月娥仍無動於衷,為力保個人尊嚴僅以「暫緩」回應示威者提出的訴求,逼使年輕一代採取暴力方式向政府施壓,認為導致衝擊的最大責任是林鄭和制度暴力。

梁耀忠坦言衝擊立法會只會令親者痛、仇者快。(鄭子峰攝)

示威者事後透過朋友道歉 梁耀忠:只是撞到下,沒甚麼事

梁耀忠1995年循新九組晉身港英時代的立法局,回歸後成功重返立法會,2016年循俗稱「超區」的區議會(第二)組別,第五度連任立法會議員,是目前議會內第二資深議員。「七一」當日,患上頸患、66歲的梁耀忠與多名民主派議員企在鐵籠車前,哀求示威者不要衝擊立法會,惟示威者未有理會,橫身把梁耀忠抱走。

梁耀忠說當時希望叫停衝擊,讓示威者靜下來想想衝擊是否最有效的爭取方式,惟示威者拒絕理會,並向他說:「你知唔知已經三個人死咗,要幾多人死你先夠!」梁耀忠見狀向示威者說:「唔好啦,唔好啦,咁樣係解決唔到問題!」從當天的片段可見,示威者多次推開梁耀忠和公民黨郭家麒,梁耀忠曾多次被拉走,但他負隅頑抗,最終被示威者橫身抱走。

被抱走後,倒在地上的梁耀忠再次觸傷頸患,「嗰下係最緊要,第一件事令到我瞓低,亦都令我撞到個頭,個頭都腫咗,大家都知道我條頸椎有問題,事後我去咗照X光,情況唔係咁好,但做進一步治療都okay。」事後,將他抱走的示威者透過朋友在Facebook發訊息向他致歉:「雖然本人從來不是你的支持者,就昨天有兄弟將你拉走的事,希望你沒有受傷,知道你頸部有舊患,就此代嗰位兄弟講聲對唔住。」「謝謝你的關心,只是撞到下,沒甚麼事。明白年輕人的心情,面對如此厚顏無恥的政府,大家都很無力、很無助,但大家要繼續堅持下去。」梁耀忠答道。

梁耀忠當時希望叫停衝擊,讓示威者靜下來想想衝擊是否最有效的爭取方式。(鄭子峰攝)

轟林鄭麻木不仁 衝擊令親者痛、仇者快

民主派過去曾因光復行動、旺角騷亂等事件中譴責暴力,這趟不論是傳統民主派或進步民主派,也異口同聲稱理解和諒解示威者,並譴責當權者的「制度暴力」。梁耀忠坦言理解示威者的決定和情緒,明白示威者經過兩次「百萬大遊行」後,政府仍無動於衷,又指導致衝擊最大責任的林鄭和制度暴力,「一百萬人上街、二百萬人上街、我哋(港人)做晒啦,你(林鄭)想有幾多人上街先夠呢?學生覺得如果我哋(示威者)唔做呢啲嘢(衝擊),仲有乜方法可以逼政府去改變依家嘅態度,好多市民不斷都問緊呢個問題。」

回看「七一」的衝擊行動,梁耀忠坦言採取這些暴力手法,只會令親者痛、仇者快;由當天下午一時至九時,警方並無以任何武力驅趕或阻止衝擊行動,在示威者進入立法會的一刻,原本在立法會佈防近多個小時的防暴警察更突然撤退,梁耀忠認為這是政府和警方為示威者設下的「陷阱」,認為政府希望藉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令民情逆轉,同時令警方可振振有詞地使用武力,「我暫時都係覺得呢個係陷阱,我阻止佢哋推車嘅時候,後面其實有防暴隊,有晒盾牌、警棍,點解佢哋唔出嚟阻止呢?要阻止嘅話(警方)一定阻止到,好似之前喺警總,啲警察出黎跑一陣,啲人就一定會收手,佢完全無做。直到夜晚有人入去,(警察)突然唔見人喎,到底係咩事呢?」

示威者進入立法會後,為立法會設施造成一定程度破壞,不過示威者進入立法會餐廳後取飲品時自律地放下金錢、不容其他示威者破壞文物等行為,成為國際焦點。曾擔任中學教師數十年的梁耀忠指,示威者的自覺、自律和主動,是他教書多年從未見過,形容這些年青人是香港社會之福,「呢啲人係香港社會之福,如果呢班人被捕、坐監,就係林鄭、建制派之福,佢哋(學生)嘅能力、智慧、默契同靈動性係好高,平時叫啲學生做嘢邊有咁乖、咁眾心、咁合作呀!」

面對眼前修例困局,梁耀忠認為林鄭仍有選擇,以緩和社會不滿,相信只要林鄭以「撤回」代替「暫緩」、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整場風波,以及撤回暴動定性等,情況便得以紓緩。他研判修例風波只是香港事務,中央並無硬指令,否則政府就連「暫緩」修例也不可能。他認為林鄭拒絕撤回是性格使然,「林鄭已經係麻木不仁,不顧民情、民意,以自己嘅尊嚴為原則嘅人,係非常可恥,而我哋點至可以改變佢(林鄭),呢個係大問題。」

梁耀忠指,示威者的自覺、自律和主動,是他教書多年從未見過,形容這些年青人是香港社會之福。(鄭子峰攝)

明年重返新界西? 梁耀忠:都有可能性

擔任議員至今24年,梁耀忠對「制度暴力」感受之深,他批評建制派在議會內「人多蝦人少」的情況愈來愈嚴重,「以前港英年代都係人多蝦人少,但政府都會尊重你嘅意見,同埋我哋嘅意見,政府都會盡量做,董建華、曾蔭權年代,政府都會同民主派有傾有講,建制派議員私下都講下點做可以好啲,但到梁振英做特首之後就乜都唔駛講,要做乜就做乜,要過(通過)乜就過乜,呢種暴力真係好嚴重。」

六月風暴過後,不少人希望藉選票抗衡這種「制度暴力」,惟有部分反建制的年輕人不信任傳統民主派,揚言不會投票予民主派,其中在2016年立法會主席選舉途中放棄擔任主持的梁耀忠首當其衝,成為這些年輕人的頭號狙擊對象。梁耀忠希望示威者能夠理解和諒解民主派,「我期望當我哋企喺同一陣線,大家可以多啲理解、諒解,正如我唔想佢哋(示威者)去衝撞,我哋都理解佢哋嘅訴求同情緒。」他補充說任何人在策略、處事態度上必定有差異,希望大家能夠從差異中理解和嘗試協調。

梁耀忠又說,知道網上仍不少人批評他棄任選舉主持一事,他指出當時的立法會主席選舉中,主席候選人不可雙重國籍只是基於「Honor System(誠信問題)」而非明文規定,故即使當時梁君彥擁有雙重國籍,他亦無法律基礎取消梁君彥的參選資格。他又直指,自己一直批評中共政權「有法不依」,若他三年前不依法DQ梁君彥,即違反他的原則。不過他承認當時的處理手法可以更理想,明言若年輕人或示威者希望了解此事,他願意再詳細解釋一次。

梁耀忠自1985年起出任葵芳選區的區議員,至今已34年,被問到會否積極考慮連任,他說:「道理上係」。至於政圈有傳他將放棄「超區」,於明年立法會選舉重返新界西直選,他僅稱:「都有可能性,依家唔可以咁早做決定,每次選舉都有各方面考慮。」

66歲的梁耀忠與多名民主派議員企在鐵籠車前,哀求示威者不要衝擊立法會,惟示威者未有理會,橫身把梁耀忠抱走。(資料圖片/曾梓洋攝)

立法會前年通過修改《議事規則》,其中修改立法會主席的選舉安排,由過往最資深議員擔任選舉主持,改為立法會秘書長負責主持。今年一月,立法會議事規則委員會,通過立法會主席候選人需簽署法定聲明,申報無其他國籍。
2017年修改議事規則一役

梁耀忠三年前擔任立法會主席選舉的主持時,中途離場,至今仍遭批評。(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梁耀忠坦言理解示威者的決定和情緒。(鄭子峰攝)

抱走梁耀忠的示威者事後透過朋友向梁耀忠致歉。(網上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