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實習律師留言「黑警死全家」遭投訴 促律政司拒絕執業申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網上今日(21日)流傳律政司一封信件,指有實習律師原定本周六申請成為律師,惟曾於facebook留言「黑警死全家」,被公眾投訴行為不當,要求律政司拒絕其律師執業申請。據悉有律師現正安排協助該名實習律師。

律政司回覆指,根據《認許及註冊規則》,律政司司長是有責任向法院作出申述,協助法院是否信納申請人獲認許為律師,而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如法院認為申請人是適當作為高等法院的律師,法院可准許該申請人獲認許為律師。律政司不會就個別案件作出評論。

律師會則指信件由律政司發出,應交由律政司回覆較為合適。

網上今日(21日)流傳律政司一封信件,指有實習律師原定本周六申請成為律師,惟曾於facebook留言「黑警死全家」,被公眾投訴行為不當,要求律政司拒絕其律師執業申請。據悉有律師現正安排協助該名實習律師。

律政司相關信件於昨日發出,指有實習律師申請成為執業律師,惟律政司收到公眾人士投訴,指該名實習律師於今年7月28日在facebook張貼信息,當中涉及粗口和對警察的仇恨言論「黑警死全家」。投訴人表示該名實習律師行為不當,矛頭指向香港警方,而相關的仇恨言論無差別地針對警員無辜的家人,而他們不應面對言語虐待,故此要求律政司拒絕其律師執業申請。律政司遂去信邀請該名實習律師就投訴提交意見或回應,並於今日內回覆。

據了解,每周六法庭會處理確認律師執業申請,律政司會在聆訊中決定是否反對申請,而律政司通常都不會反對,除非該人並非「適當人選(fit and proper)」。

公民黨執委、律師黃鶴鳴表示,律政司去信是相當罕有,因申請執業資格是否獲批,通常是了解該名律師是否有不誠實罪行案底等,通常是由法庭或律師會把關,認為提出仇恨言論與不誠實無關,擔心此舉是「將DQ延伸至法律界」,會帶來寒蟬效應,令實習律師不敢發聲。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認為律政司此舉是將白色恐怖漫延至法律界,將網上的言論作為反對的原因是言論及政治審查,律政司借此打壓法律界人士的言論自由,情況嚴重,不能接受,促律政司向公開交代。

許智峯認為,該實習律師的言論只是一名公民對「反送中」運動的一個立場表態,並非針對法律界或司法機構的負面言論,質疑律政司就此提出反對有否客觀合理的理據,而且聆訊或會令該實習律師有額外訟費開支及帶來無必要的壓力。許智峯質疑律政司對實習律師的社交媒體審查是意圖對整個返送中運動的打壓,要求律政司清楚交代過去在處理同類申請時的既定程序,包括會否對申請人的網上言論作出審查,並以此作為反對申請的理據。

許智峯指在整場「反送中運動」及不同政治案件中都有實習律師及義務律師提供法律支援,這次做法令人質疑律政司是借行政手段威嚇不同政見的律師,令律師失去執業資格及仕途,將律師在公共事務上禁聲,做法與內地政府打壓維權律師無異。這次事件是律政司意圖收緊律師言論自由,從而打壓「反送中運動」。

公民黨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指,律政司只給予該實習律師一天時間回覆,認為任何被指控的人均享有辯護的機會,這是自然權利。雖然律師認許儀式原定於本周六舉行,律政司有必要為回覆設時限,但郭榮鏗希望律政司澄清發信的程序上有否延遲,導致該見習律師的答辯時間被不必要地縮短。

他又指,此信件予人律政司政治審查新任律師的憂慮,律政司必須解釋其處理公眾人士反對見習律師獲認許正式成為律師的程序及準則,包括會否就任何反對意見向涉事的見習律師要求回覆,如否,是根據甚麼考慮;若涉事見習律師不作回覆,律政司將如何判斷會否表明反對其認許。

他又表明,律政司若涉嫌在律師認許一事作任何政治審查,將進一步摧毁本港的法治,嚴重動搖國際社會對本港法治的信心,又重申香港律師行業向來是自我監管,律師會負責維持律師的專業水平及操守,以及簽發律師執業證書,從而保障律師的專業及獨立性。涉事見習律師有否違反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理應由律師會負責跟進。雖然法律訂明律政司有權對律師認許提出申述,但律政司若貿然基於政治見解、言論或立場,干涉誰人可成為執業律師,勢必嚴重破壞律師捍衛所有人的法律權益的空間,影響司法獨立,有濫用權力之嫌,令人質疑律政司只為政治,而非為法治服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