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赴美國會作證 黃之鋒稱「香港危險地邁向一國一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在香港時間17日晚舉行聽證會,討論香港的動盪局勢及美國政策,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藝人何韻詩和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三名香港人出席發言。

黃之鋒稱「香港危險地邁向一國一制」,又指中國「派坦克車入城依然是不理智,但非不可能(sending in the tanks remain irrational but not impossible)」,他希望2019年將會歷史分水嶺,「歷史學家會慶祝美國國會曾與香港人和人權民主站在同一邊」。

黃之鋒(截圖自美國國會)

黃之鋒起首重提兩年前都到過美國國會作證,當時說過香港的一國兩制正在變成「一國1.5制」,兩年後,他認為「香港今日危險地邁向一國一制」。

他在致辭中回顧修例風波的始末,包括6月一百萬人上街反修例,政府當晚堅持修例,觸發6月12日示威者包圍立法會,成功阻止草案審議。他表示當時在服刑,獄中看到新聞片段,他一度疑惑為何電視重複雨傘運動的畫面,不久就意識到「香港人抱著更強大的決心回來了」。

他又指,林鄭宣布暫援而非撤回,引發歷史性二百萬人上街,之後香港人亦以最有創意方式抗爭,要求撤回修例、取消暴動定性、放棄檢控示威者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暴力。他又稱,即使大量市民在過去15個周末上街,加上幾乎每日都有小型集會遍布全港,「港府依舊不聆聽市民」。

黃之鋒亦提及721元朗白衣人沒差別打人事件,指香港淪為「警察國家」(police state),「衍生更多暴力」。

黃之鋒形容香港處於重要關頭,「面對著邊境另一端、在深圳的中共軍隊」,他認為北京領導人似乎在十一中國國慶前不會採取強硬行動,但沒人可以肯定之後會發生何事,「派坦克車入城依然是不理智,但非不可能(sending in the tanks remain irrational but not impossible)」。他又指中國干預台灣、西藏和新疆,北京已預備追求「偉大的帝國工程(grand, imperial project)」。

黃之鋒說,「他朝回顧歷史,2019年將會是分水嶺」,「我希望歷史學家會慶祝美國國會曾與香港人和人權民主站在同一邊」。

歌手何韻詩在發言中指控警方濫暴和濫權,指至今超過1,500人無理被捕,「有年輕人被制服在地上、不醒人事下被捕已成為每日發生的事,同時防暴警察和便衣警察故意隱藏委任證,今人難以追究他們」。她提及8.31太子站事件,指速龍「在站內無差別打乘客,期間拒絕治療傷者,之後封站兩日,引發有人在站內死亡的猜測」。

何韻詩認為,香港面對的挑戰令西方意識到中國隱藏在全球的影響力,她指香港在體制、社會、經濟和個人方面與全球聯繫,但中國正試圖孤立香港並加強控制,「如果香港淪陷,便很容易成為中國極權主義政權的跳板,對外推動其規則,利用經濟實力使其他人順從共產黨人的價值觀,就像他們在過去22年中對香港做的一樣」。她認為,如果美國和其盟友希望維持自由,開放和文明的世界,就應該對這個發展感到害怕。

她要求美國國會支持香港,通過《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強調此非所謂的「外國干預」亦非香港獨立,又形容今次是有關普世價值的全球抗爭,香港站在最前線,「我們曾經懼怕沉默可能會帶來甚麼,而我們現在已經變得無懼(we are once fearful of what might have come with our silence. And for that, we have now become fearless.)。」

近日有不同人士赴外國講解香港情況。賭王何鴻燊「二房」長女何超瓊與美心集團創辦人伍沾德的長女伍淑清,於上周二(10日) 代表香港各界婦女聯合協進會在瑞士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例會上,就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政治困局發表演說。何超瓊在題為《香港的真實情況》的發言中指,港府修例初衷「用心良苦」,惟被示威者「騎劫」了,又指「一小撮示威者的意見,並不能代表750萬香港人」,強調世界各地的警察均有使用催淚彈及橡膠子彈,並非香港獨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