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幫囚友做選民 黃浩銘指反修例非終局:日常生活寸土必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4年,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分水嶺,而人稱「村長」的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則於這年惹上三宗官非,「6.13」新界東北、「佔旺」藐視法庭和「9.28」傘運先後令他鋃鐺入獄,為他帶來共355天的鐵窗生涯;上月初,因「佔中九子案」入獄的黃浩銘刑滿出獄,步出赤柱監獄的一刻,也意昧著他終還清14年留下的「抗命債」,真真正正回復自由。

黃浩銘入獄的第46天,反修例運動在香港大規模爆發,當時正服刑的黃浩銘用盡所有方法,掌握這場政治運動的最新資訊,「每個星期日,我哋喺飯堂開晒三部電視,有直播就開直播,下畫食午飯開始返工場睇新聞,下畫五點半落返嚟就睇到七點半,夜晚十點聽港台新聞天地,有訂嘅所有報紙我都有睇晒!」

反修例運動持續至今四個月,政府不答允餘下的民間四大訴求,因運動被捕的人數已逾二千人,有年輕人甚至視是次運動為香港的「End Game(終局)」,不成功便成仁。一向主張公民抗命的黃浩銘認為,民主運動沒有終局,歷史上沒有一蹴即就的民主運動,又指香港由「6.9」開始已由「雨傘時代」進入「逆權時代」,呼籲港人不要視衰落、失敗為終結,「喺呢個新時代,我哋(香港)要問自己可以做到乜,唔能夠抗命嘅人,都有好多做嘢(爭取民主) 嘅空間,喺日常生活(為民主)寸士必爭。」

囚中人系列之二

黃浩銘在獄中雖少談政事,但仍積極推動民主發展,為約40名囚友完成選民登記,有囚友更笑言日後要加入社民連。(盧翊銘攝)

稱九成囚友挺「黃」 緊貼反修例運動發展

黃浩銘於2017年8月因反對新界東北前期撥款案,初次被判入獄,刑期長達13個月。他憶述這次入獄是壓力最大的一次,「第一次坐監乜都唔識,被判嘅刑期又比預期多好多,之後仲有兩條褲、兩宗案跟尾,唔知一口氣要坐幾耐,壓力最大。」半年後,黃浩銘因佔旺刑事藐視法庭案,被判入獄4個月,因已習慣監獄的環境,入獄壓力相對細,但那時眼前將迎來「佔中九子案」審訊,故仍感一定壓力;至上月初,黃浩銘終完成「佔中九子案」服刑,他說:「終於可以抖下氣」,「到今次第三次(入獄) ,真係知道坐完可以『抖下氣』,因為睇唔到佢短期仲可以告我。」

「雨傘運動」後,香港的民主運動經歷史無前設的低潮期,每次遊行、集會皆門堪羅雀,直至政府今年提出《逃犯條例》修訂,令積累多時的民怨大規模爆發,在獄中的黃浩銘與囚友們也不斷留意著運動走向和最新消息,透過飯堂的電視直播、看報紙、電台新聞,以及親友探訪時的口述,讓他掌握著這場政治運動的脈搏。

有人曾經形容,監獄是「小監獄」、「小社會」,香港才是一個「大監獄」。黃浩銘笑言這個講法很「老土」,不過從囚友的政治光譜分布而言,他認為監獄的確是一個「小社會」,「喺我做嘢嘅工場,對唔住,真係八、九成都係『黃』,呢個真係小社會,就算係『藍』,佢哋都唔會出聲。」香港社會因反修例運動而高度政治化,不少人吃飯、消費也政見先行,在監獄中也是一樣,囚犯高度關注反修例運動發展,囚友們每逢周未也會緊貼運動的最新資訊,看得甚至比黃浩銘「肉緊」,很多囚友亦常常邀請黃浩銘暢談政事,不過他笑言:「佢哋成日撩我傾(政治),成日走嚟問:『喂,阿銘,呢個你點睇呀?』,我好少同佢哋傾(哈哈),雖然煩煩哋不過幾開心,因為一般民眾嘅意識已經進化咗好多!」

黃浩銘在獄中雖少談政事,但仍積極推動民主發展,為約40名囚友完成選民登記,有囚友更笑言日後要加入社民連,「我幫晒全班(40人) 做選民登記,我同佢哋(囚友) 好friend,一拍佢哋,就即刻肯做選民登記,有啲(囚友)仲話要加入社民連,我話你咪搞,出返去先講。」

一度擔心出現民意逆轉

雖在獄中盡一切方法了解運動發展,但對黃浩銘而言,無法親身經歷這場運動,也難免有種距離感和寂寥感,直言「如果有一個戰士無得上戰場,會唔會覺得好孤單?」除了寂寞之外,運動模式的轉變也令黃浩銘反覆地思考;反修例運動爆發之初,他坦言擔心武力升級會令民意出現逆轉,同時擔心武力會把示威者吞噬和一面倒膨脹,憂慮仇恨令示威者成為他們一直指摘的對象,「我係一個主張公民抗命嘅人,要面對接受呢種前所未有嘅武力反抗,係要啲時間思考,我自己一定要諗,有無正當性、有無能夠持續嘅力量,有不足之處,我喺入面(監獄)係咁反復問自己。」

出獄後,重獲自由的黃浩銘掌握更多資訊後,坦言對運動走向的憂慮大大減低,「運動雖然有武力反抗、鬥爭,但佢(武力)並非完全無節約,唔係一面倒咁壞。」 

可是黃浩銘認為,示威者愛香港的心可無條件、無底線,但所採取的行動很難無底線。他以聖經《出埃及記》,摩西帶以色列人行過紅海作例子解釋,當社會中大批人不能在短時間內接受新運動手法,走在前方的人不能走太得快,要予時間後面的人可以尾隨着,明白和接受運動新模式,否則運動便會被沖散 。

他又以近期惹爭議的「私了」進一步解釋,指若有不同意見人士在連儂牆「撕紙」,示威者應先上前勸服對方;若對方只是「撕紙」,但示威者把「撕紙」的人打到七孔流血,這就是不合比例的武力;若勸服「撕紙」的人時,此人卻動刀動槍,示威者把對方制服,這才算有正當性。

黃浩銘過往被部份人批評是「左膠」,被問到會否在衝突現場阻止衝擊,他表示年輕人的怒氣要爆發,「與其你要阻佢哋,不如你接受呢個事實,勸政府改革。」(盧翊銘攝)

「村長」會否阻「私了」?

2014年6月13日,近萬人在立法會「煲底」反對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東北發展前期撥款,當時躁動的示威者欲衝擊立法會,黃浩銘當時想勸阻,向示威者稱:「村民唔係咁諗」,自此被戲稱為「村長」。

把「村長」這個話題扣連至「私了」,黃浩銘問自己,若「村長」在「私了」現場,會否上前阻止?「我心態係,我寧願我畀你打;你打咗佢(藍絲),佢(藍絲)唔明白你,咪咁製造仇恨,但我明白你(示威者),我唔會有仇恨,我只係畀人打咗一鑊,希望唔好打得咁勁啦。」

黃浩銘出獄前夕,部分過往被批評他是「左膠」的人,在網上嘲諷他出獄後或會到衝突現場阻止衝擊,「有啲人以為我今日會阻止(衝擊) ,但我今日唔會,因為時勢已經唔同,當時(2014年)叫佢哋(示威者)唔好衝,佢就真係會停,因為佢哋唔係咁堅決,當你勸咗佢,佢就會走,佢哋係諗得唔清楚;但到咗今日,你係阻唔到佢哋。點解有呢種變化,相信喺「雨傘」中後期已有呢個變化,當時已經意識到,係阻止唔到佢哋(衝擊) ,年輕人嘅怒氣要爆發,與其你要阻佢哋,不如你接受呢個事實,勸政府改革,疏導佢哋情緒。」黃浩銘洋洋灑灑說著。

黃浩銘指距離區選已不足一個,籲年輕人現階段避免於街頭與警察「衝衝撞撞」,而是為相熟候選人助選。(梁鵬威攝)

指政權視區選為溫度計 不可放棄此重要戰線

因入獄超過三個月,黃浩銘在五年內無法參選,無法在月底區選「披甲」。對於有年輕人不信任議會,更明言不會在區議會選舉投票,黃浩銘認為議會是爭取民主其中一條非常重要的戰線,指無論從主觀或客觀角度,北京定會把是次區選結果視為反修例運動的「溫度計」,因此民主派必須盡力令是次區選結果對陣營有利。

不過,不少年輕人、尤其示威者對議會制度和傳統民主派極不信任,認為區議員與吃這次反修例運動的「人血饅頭」無異,黃浩銘苦口婆心地說:「無可能放棄呢次數人頭、Count(數) 票嘅平台,你(示戚者)理得佢邊個得益,Eventually你都會有得益。」黃續說,可能有人真的因機會主義而參選,但反修例支持者可要求每個勝選的民主派,拿出部分薪俸聘請因運動而入獄的人,「咁咪唔係食饅頭囉」。

黃浩銘認為,目前距離區選已不足一個月的時間,籲年輕人現階段避免於街頭與警察「衝衝撞撞」,反而趁區選協助相熟的候選人「洗樓」、擺街站,把反修例運動的論述傳揚,「論述工作做得好,運動先有力量,斷開咗就死梗,由十一月開始、由今日起,做好呢個功夫,唔使同佢(警察) 衝衝撞撞,儲個錢,先抖抖,係咁洗樓。」

翻開連登討論區和Facebook,總會看到有貼文「提醒」,若反修例運動這一仗輸掉了,香港萬劫不復,香港或淪為新疆、《基本法》23條等「惡法」將隨之而來等。黃浩銘認為,民主運動沒有終局,歷史上沒有一蹴即就的民主運動,又指香港由「6.9」開始已由「雨傘時代」進入「逆權時代」,呼籲港人不要視衰落、失敗為終結。

「我會欣賞呢種毫無保留地前進嘅心態,係一件好事,但萬一有挫敗、失敗,你就要諗下次點做,你覺得今次一定要勢如破竹、要贏,唔贏會好大鑊,但當你唔贏嘅時候真係要轉,如果運動走下坡,咪重新建立信心、組織、地區連結。」黃浩銘呼籲所有反修例支持者應在日常生活寸土必爭,「好多嘢可以做,「罷買、罷搭、食黃店,繼續做,政府社區對話?我哋應該要去,呢個係發聲平台,我哋(民主派)人多到浸都浸死佢。唔能夠抗命嘅人,都有好多做嘢(爭取民主) 嘅空間,喺日常生活(為民主)寸士必爭。」

(擔心民意逆轉?)經歷咗三、四個月,香港人要歸邊就一早歸咗邊啦,我唔會話所有人都完全歸邊,但七成人已搵到地方企,若今時今日有啲人仲同我講你係中立,我唔知有咩好同你講,到今日大家應該知道自己嘅立場,即使你唔同意勇武,但都會話我哋係向同一目標進發,你唔會突然跳咗去「藍絲」㗎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