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割頸警員央視受訪 稱部份人沒有獨立思維 獨立調查持開放態度

撰文:鄭寶生
出版:更新:

10月13日,一名警員在觀塘地鐵站內被人以利器割傷頸,該警員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稱香港有部份人沒有獨立思維,又指自己對於獨立調查委員會持有開放態度。

他表示,當日被委派去觀塘地鐵站,看看有沒有刑事毀壞的事件,去到之後發現有人群聚集,但沒有刑事毀壞事件。當他們準備離開時,他的右頸被人捅了一下,當他向右望發現有人持有利器,在其他警員幫助之下制服和拘捕對方。

他表示靜脈和迷走神經被割斷,做了4小時手術。

認為警察用甚麼程度的武力,是要看他受到多少程度的襲擊。圖為7月7日九龍區遊行期間,警員推撞在場記者。(資料圖片)

不認同警察使用過大武力

該警員稱,香港有一部份人是完全沒有自己的獨立思維,被其他人影響,去做激烈的行為。

記者指社會上有很多人認為警察使用了過多的武力,他認為警察用甚麼程度的武力,是要看他受到多少程度的襲擊,並不認同警察用了過大武力。

指警員承受很大身體和心理壓力

他表示,示威者用汽油彈、磚頭和弓箭,都是致力的襲擊,而他認為警察所使用的都是較低層次的武力。

對於記者引述有示威者表示,警察有槍可以殺死人,但他們只有磚頭等,雖然有一定的危險性,但殺傷力遠不及槍械,該警員並無直接回應,只表示警察是執法者,並不涉入任何政治爭執之中,又指警員在長時間工作,駐守十多小時不能休息或離開,身體狀況和心理狀況都承受很大壓力。

稱教育制度有問題 教育水平高的人針對警察

他又指自己認同以和平大法去表達訴求,但不同意用暴力。而這麼多年輕人出來示威,他認為是香港的教育制度是否出現問題。他又聲稱自己相信任何警務人員面對年幼的人,都不會用過份武力。

對於獨立調查委員會,該警員指自己持有開放態度,相信香港市民都會知道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但他又質疑由甚麼人來當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委員,指近幾個月所見,大學的校長及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士,都是針對警察和政府。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