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資訊戰」降臨?藍營網絡KOL湧現 學者:抗衡泛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至今的戰爭要素是子彈與石油,21世紀的戰爭要素就是資訊。」這是《紐約時報》資深記者桑格(David E. Sanger)在《The Perfect Weapon》(中譯《資訊戰爭》)一書中,引述北韓已故前領袖金正日在2003年的言論。

香港過去大半年政局劇變,修例風波重創特區政府管治,武漢肺炎再為局勢添不穩定因素。近期,社交網突然湧現多名親建制派背景的KOL(Key Opinion Leader),「KOL100」這個名號亦逐漸崛起。上周,有連登網民發帖,形容KOL100是「中共對港宣傳戰」的一部分。

記者閱覽KOL100計劃發起人、自由黨成員李梓敬的網絡頻道,頻道在去年12月4日起開始活躍,截至2月24日下午,共發佈79則片段,片段觀看次數以萬計甚至十萬計。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分析,相信是去年的政治事件,催生親建制陣營強化輿論工具,「資訊戰」將成香港往後社會鬥爭的新常態。

不過,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不認為這些建制KOL背後有官方統籌,認為是建制派自覺在網絡戰上出現短板,遂以YouTuber等形式競逐網絡話語權,亦藉此提高個人知名度,有利將來出戰立法會等政治出路。

▼反修例風波持續逾半年▼

+22
+22
+22

指要打好文宣戰 李梓敬:傳播正能量

自去年初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觸發爭議,至6月起爆發的延燒大半年的激烈示威衝突浪潮,親民主派的KOL和時事評論員,如潘小濤、金水、劉細良,以至「元祖級」的蕭若元等,在網絡上影響力甚廣,政府和建制派在輿論上陷於被動,不僅港府焦頭爛額,亦間接造成其後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敗的局面。

區議會選舉後,一批建制派KOL和YouTuber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翻查網上公開資料,約於去年12月開始,有建制派網上平台開始討論「KOL100」計劃。其中「港人講地」於去年12月底,發布一則自由黨前區議員、「KOL100」計劃發起人李梓敬的訪問。李梓敬稱,「黑暴」勢力散播假新聞,「建制正義」力量要打好文宣戰,KOL100計劃正招募100名素人拍片,「傳播正能量」。

李梓敬YouTube頻道近月頻密上載政治評論,稱希望「揭露媒體不想你知道的真相」。(李梓敬YouTube頻道截圖)

李梓敬和另一名建制派前區議員陳穎欣(左),均在YouTube頻密上載片段,發表政治評論。(陳穎欣YouTube頻道片段截圖)

頻道湧現 頻密出片 政黨「小花」加入戰陣

閱覽李梓敬的YouTube頻道,可見頻道加入於2010年8月28日,影片數量一直不多。但自去年12月4日起,片段上載頻率大幅上升,據統計,截至2月24日下午,共發佈了79則片段,每段觀看人次由數萬到數十萬不等,最多的一段觀看次數達45.7萬。

相照黃營頻道「memehongkong」,蕭若元近月的政治評論每段觀看人次,大多亦是六位數字,但須知道,蕭若元早於2000年代已經營網台,二十年來不斷累積支持者,才經營出這種數字。

李梓敬頻道的首頁右方,有一列名為「KOL100推薦頻道」的名單,被推薦的包括工聯會/民建聯另一名前區議員陳穎欣。陳穎欣的頻道「加入日期」為2019年12月10日,內容包括她去年區選的拉票片段、與體育運動相關的生活片段等,亦有部分屬政治評論。

名單中,亦有多個加入日期為去年12月的頻道,評論內容都是一些在建制派圈子內十分常見的觀點。其中一個名為「肥仔傑」的頻道,加入日期為2019年12月13日,截至2月23日中午影片數量為75段,訂閱人數逾10萬,每段觀看人次數以萬計。

翻查報道,發起人莫嘉傑曾於2016年入稟就宣誓案要求取消時任立法會議員劉小麗資格,2019年出選黃大仙龍星選區,獲建制派支持。頻道其中一則片段,內容指控香港眾志賣口罩是「大騙局」,如發生重複扣數等問題。片段至今觀看人次超過40萬,下方有近三千則留言,大部分都是辱罵眾志秘書長黃之鋒。

其中一個獲李梓敬推薦的頻道,自稱為一名「90後的香港肥仔」,頻道加入日期為2019年12月13日。(YouTube截圖)

李立峯:傳播學上的「打防疫針」理論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接受《香港01》訪問指,自2013年開始,建制派開始構建不同網絡平台,部分確實吸引到相當數量的支持者,惟未打入主流,在修例風波上政府以至整個建制陣營在輿論戰上仍陷被動,促使藍營需進一步強化輿論工具。他提到,資訊戰爭現時在全世界,包括網絡世界都早已開打,並愈戰愈烈。在香港,更可預期將成為新常態。

然而對藍營KOL的論述能否改變整體政治格局,李立峯有所保留。他指,傳播學中有所謂的預防接種理論(Inoculation Theory),大意是說,某些論述的著眼點,未必是爭取大眾主流支持,而是鞏固原有的支持者,有意識地向他們灌輸某種立場的資訊,為他們「提供說法」,讓他們與異見者爭辯時,有論據支持,猶如打防疫針,增強「抵抗力」。

李立峯分析,這類藍營KOL主要作用在於鞏固自己陣營的原有支持者,要打入主流並非易事。(資料圖片)

李立峯指,大眾主流民意一般都是傾向溫和、理性,總會有個基本盤,是否能打入主流,相當視乎論述內容是什麼、有沒有足夠理據支持。不論是黃營還是藍營,過於偏向一方的論述,對整體的民意版圖影響有限,「幾個百分點(支持度)影響可能會有,但終歸有個限度,一場政治風暴,如反修例,隨時又可以將整個版圖重新洗牌」。

對於有網民質疑建制派KOL背後有官方力量支持,李立峯認為,外界很難找到實質的證據求證真偽,但他推測,建制一方有資源,「如果說這些組織沒有官方支持,反而才是奇怪的事」。

劉兆佳:不認為建制派KOL背後有人統籌

不過,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不認為這些建制KOL背後有官方統籌,反而是建制派因在修例風波中見到陣營在網絡戰上「短板」,覺得是一個「缺位」,遂紛紛加入戰陣,以透過網絡聲道提高個人知名度。他又指,在這個年代人人都可做YouTuber,入場門檻極低,有沒有官方資源非關鍵,關鍵是頻道內容含金量高不高,「過去反對派在這方面做得比較好,九月立法會選舉逐漸殺到,建制派如果若不打好網絡戰,形勢更加不樂觀。」

劉兆佳分析,過去在「愛國者治港」大原則,建制派穩坐執政力量地位,所以較為輕視進佔網路話語權,但自去年底區議會選舉後,建制與在野派易位,建制派開始更大力開拓網絡戰線。他指,「資訊戰」、「網絡戰」在香港的政局中將扮演愈來愈重要的角色。

李梓敬間接否認獲官方襄助

《香港01》記者向李梓敬查詢成立「KOL100」的背景,未獲直接回應。李梓敬其後於Facebook一個「只限朋友」閱覽的帖文中,截圖批評記者的問題,間接否認計劃有官方支持,並指控媒體「抹黑」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