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夏駱新局中的23條博弈 北京強硬出手的三種可能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九七回歸,「基本法23條」一直是左右香港政局走勢的重心詞,亦是建制陣營的選舉禁忌詞,但近日卻一反常態,面對九月立法會選情不利的大氣候、大衝擊,建制派竟然高調倡議盡快完成23條立法,難道不怕為民主派送彈藥?

早霞必雨,晚霞主晴。建制派的不尋常舉動,某程度上反映了北京對23條立法有着截然不同的新部署,甚至為整盤治港棋局定下了跳出常規的新戰術。

香港政治局勢近年變得嚴峻,23條立法的議題亦被頻頻提起。(資料圖片)

《基本法》在港實施20周年之際,23條立法的議題近日又重新搬上舞台。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港區人大代表吳秋北連日來高調「叫陣」,前者明言希望明年8月前完成立法,後者更揚言可將23條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在港實施,稱不擔心提出有關主張會影響建制派九月選情。

根據傳統智慧,每逢大型地區直選決戰前夕,建制派都設法避開惹火政治議題,以免為民主派送彈藥,如今反其道而行,完全違反政治操作規律及原則,究竟葫蘆裏賣甚麼藥?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早前撰文,指「一國兩制」已走到中期,各種矛盾逐步顯現,到了必須解決的重要時期。

有建制政黨高層表示,北京考量23條立法的進退,已非着眼於香港這小小的1,106平方公里內政局,而是放在中美角力的世界大棋盤中去掂量,而從華府接連向華發動「貿易戰」、「疫情戰」看來,美國千方百設打擊中國的用心不息,北京亦已捋起衣袖準備來一場血肉硬拼,在這個特殊大前提下,在北京的眼中,香港必須完成23條立法,以堵塞國家安全的漏洞。

譚耀宗拋出「時間表」--明年8月前完成立法,該人士「溫提」記者,明年底就到了選舉委員會選舉的重要戰場,再前行就是2022年3月下屆特首選舉的重磅大戰,所以北京希望明年8月立法會休會前,為23條立法這爭議性議題畫上句號。

然而,北京一方面希望明年立法會可通過23條立法,一方面卻在此時燒起這個惹火議題,削弱建制派選情,豈非自相矛盾?該人士指,這正正反映北京在23條立法這問題上已制定新對策、新部署。簡單點說,就是北京根本不怕民主派奪得所謂的「35+」過半數議席。強硬招數至少有三個可能性:

1.在選前DQ民主派候選人。此舉在過去議會選舉中並不罕見,香港眾志周庭、黃之鋒都曾被質疑主張港獨而遭DQ,無法入閘參選;即使是現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亦曾在鄉郊代表選舉中被裁定提名無效,難保其他民主派人士不會亦跌入窼臼。如當局大舉將民主派參選人排除在外,則能壓縮民主派的議會版圖,只能維持於小數派,23條便夠票過關。

2.在選舉後褫奪議員資格。假使民主派能成功奪取過半數議席,在票數上可阻擋通23條法案,但政治搏弈上,北京還有還擊之地,就是倘民主派議員阻撓23條通過,由於《基本法》指定特區要為23條自行立法,中央可判定有關議員非真誠擁護《基本法》,將之DQ。

3.將新的國家安全法或現有的「反分裂國家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境內實施。如此一來,即使民主派奪取過半數議席,亦無礙23條在港落實,而在本地具體立法階段,就用上述第2點的方法,處理阻擋的民主派議員,情況一如現在港澳辦和中聯辦指公民黨郭榮鏗透過癱瘓內會阻止「國歌法」通過,是違反宣誓誓言。

自去年底中共19屆四中全會起,到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和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今年初相繼走馬上任,北京一步步細化治港方略,應對年底立法會選舉、選戰後的議會亂局、23條立法,以至香港政局在中美搏弈下的變異,都完全跳出過去的套路來思考,出招既快且猛又新。17年前23條立法功敗垂成,明年一戰必更鋒火衝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