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延期|四DQ議員倘落馬引連鎖效應 或再有泛民議席不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立法會選舉延期一年,人大常委會稍後將會就未來一年議會運作安排作決定。如果以盡量「簡單、少改動」為基本原則,最合乎常理的情況,為現屆立法會延任一年。

不過即使是現屆立法會延任,仍有一個重要問題懸而未決,就是較早前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的四名現任議員,包括公民黨楊岳橋、郭家麒、郭榮鏗,以及專業議政梁繼昌,在未來一年「看守議會」中的議員資格會否受到影響。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今日(2日)表示,如一些人被裁定不合參選資格,但又能夠過渡,確實「有啲尷尬位」。

此4人能否保留席位,對未來一年以至將來政局影響極深遠。因為倘民主派再失4席,在議會失守三分之一關鍵少數「防守線」。其中最大的影響,莫過於現時有關譴責議員的動議,建制派將可全盤主導,隨時引來骨牌效應,至少有4名現任民主派議員面臨變相被DQ危機。

民主派4名現任議員被裁定提名無效,來年議會能否「過渡」成未知之數。(資料圖片)

政改否決權不受影響

本屆立法會經宣誓案後,先後有6個議席出缺,其後經補選填補5個,但民主派范國威、區諾軒被裁定非妥為當選,失去議員資格;建制派陳凱欣被裁定非妥為當選的案件,目前仍在等候上訴程序中,工聯會何啟明則轉任勞工及福利事局副局長,遺缺未填補。總而言之,目前的議會總體情況,為非建制派24席(包括熱血公民鄭松泰及偏中間的醫學界陳沛然),建制派42席(減去何啟明)。24席只是剛好緊守立法會總體議席70席的三分之一,若民主派4人無法過渡至未來一年的議會,民主派將降至20席。

目前《基本法》對於「三分之二議員」的說法有兩種,一是「全體議員三分之二」,二是「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即建制派自身須有47席才能暢通無阻,在重要事項如政改(修改行政長官或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向行政長官提出彈劾案,都需要47位立法會議員同意才行。所以,即使民主派四名DQ議員「落馬」不獲延任,亦不會對此造成影響,建制派未至於全面控制局面。當然,以目前政治環境,政府有沒有動力重啟政改,則是另一個問題。

建制掌「在席三分二」 將可任意DQ民主派

不過「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則不是計算全體議席,而是表決時出席會議的議員,倘民主派僅剩下20席,而建制派能維持42席,建制派剛好跨過了門檻。

據《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立法會議員如「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區內或區外被判犯有刑事罪行,判處監禁一個月以上,並經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解除其職務;行為不檢或違反誓言而經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譴責」,將會喪失議席。換言之,若四名民主派DQ議員不能過渡,如民主派剩下20席,建制派未來一年將可操掌撤銷議員資格的生殺大權。

如民主派再少4席,或會再間接影響許智峯、毛孟靜、林卓廷、鄭松泰未來一年的議員資格。(資料圖片)

4民主派議員或受直接影響

目前有5名民主派議員,被建制派提出譴責動議。首當其衝者將是民主黨議員許智峯,許因2018年搶手機案,上月被建制派主導的調查委員會裁定行為不檢,「足以構成譴責的理據」,不過由於任期完結,無法再跟進行動。若立法會任期延長,建制派的計劃有機會「起死回生」。

另外,新民黨容海恩因應去年衝擊立法會事件,去年12月動議譴責鄭松泰;何君堯則質疑民主黨議員林卓廷在元朗7.21襲擊中的角色,去年12月動議譴責對方。二者皆已交付調查委員會,但因內會停擺,直至會期完結,仍未有將有關事項放上議程。

此外,毛孟靜於去年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上,指容海恩即將放取產假,不應競選委員會副主席。容海恩指控毛孟靜懷孕歧視,今年5月提出譴責動議,但目前尚未交付調查委員會處理。如立法會任期延長,建制派或有足夠時間處理上述事項。

至於郭榮鏗因內會選主席風波,被4名建制派議員聯合提出譴責動議,同樣尚未交付調查委員會處理。不過倘若郭榮鏗於議會任期延長後無法過渡至新的議會,相關議案將再無意義。

可以說,議會勢力本身已向建制派傾斜,如文首提及的4人再於未來一年失去議席,僅餘的些許勢力均衡將完全消失,隨時引發骨牌效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