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加零一.精華|林卓廷否認泛民戀棧:譚文豪任機師年薪二百萬

撰文:吳倬安
出版:更新:

全國人大常委會上月決定,第六屆立法會可延任不少於一年。方案一出,民主派的去留備受社會關注,主留派和杯葛派就應否延任的問題可謂拳來腳往、爭拗不斷。傾向留守議會的民主黨上周宣布委託香港民意研究所就去留問題進行民調,並表明將會服鷹於民調結果。《香港01》節目《財經加零—》邀請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接受訪問,剖析該黨傾向留守議會的理據,以及回應坊間對民主派的各種批評和質疑。
其中有杯葛派批評,傳統泛民留守議會是戀盞權位,甚至有人批評他們是貪戀每月十萬元的議員薪酬。林卓廷直言,議員的權位和薪津根本不值得戀棧,指現在擔任議員的風險高得難以想像,要面對民事和刑事起訴的風險,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脅。林卓廷又以公民黨譚文豪作例子,譚一年前辭去國泰機師工作,年薪高達二百萬元,反問:「議員拿每月薪津為自己?相信絕對不是。」

林卓廷坦言,過去一個月的爭拗,令民主派在過去一年積累的團結出現裂痕,但不認為這是分裂,又指民主黨選擇以民調決定去留,正正就是希望不希望裂痕加深。(林若勤攝/資料圖片)

林卓廷接受訪問時指出,民主派議員面對難以想像的風險,「不單止要面對民事被告誹謗的風險,刑事方面也可能被控告阻礙會議進行,現在甚至有《國安法》這把刀架在頭上」,他又稱很多民主派議員被跟蹤,甚至好像鄺俊宇般被伏擊。林卓廷指出,議員工作對他們而言是一個責任,「根本不是值得我們戀棧」。

有網民批評傳統泛民戀盞議席是為了十萬月薪,林卓廷以公民黨譚文豪作為例子,「例如公民黨的譚文豪,他在一年前辭去國泰機師的工作,我問他國泰的年薪原來高達二百萬元,我不會認為譚文豪、這個我非常尊重的議員同事,是會為了議員薪津,而做一份風險高、壓力高的議員工作,希望市民不會要錯信這些錯誤的說法。」

林卓廷坦言,過去一個月的爭拗,令民主派在過去一年積累的團結出現裂痕,但不認為這是分裂,又指民主黨選擇以民調決定去留,正正就是希望不希望裂痕加深,故以大家可接受、市民能參與的方式解決爭議。

林卓廷又以公民黨譚文豪作例子,譚一年前辭去國泰機師工作,年薪高達二百萬元,反問:「議員拿每月薪津為自己?相信絕對不是。」(余俊亮攝/資料圖片)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