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支聯會涉違國安法 田飛龍:政治顛覆性組織、煽動仇恨中央

撰文:林劍
出版:更新: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多個本地民主派組織相繼解散,政界一度關注,每年舉辦六四紀念活動的老牌組織支聯會,會否一併受到壓制。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今日(16日)於《香港商報》撰文,指支聯會涉嫌「雙違法」,同時違反本地法律和國安法。
他形容,支聯會是「西方顏色革命和民主全球化議程的一部分,長期得到中國海外民運組織以及外部反華勢力的資助和支持」,又指支聯會五大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顯示支聯會是「政治顛覆性組織」;籌辦「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則是「在香港及國際社會傳播不實及具煽動性的歷史信息,煽動對中央政府的仇恨情緒」,觸犯國安法。

田飛龍。(資料圖片)

田飛龍指,香港國安法實施以來,「一些反對派組織紛紛轉型」,有些採取了解散的做法(如香港眾志),有些開始走國際路線,但支聯會卻並未停止運作,「繼續以原有綱領和活動形式在香港存續,採取了網上活動及銷毀人員名冊等避險行為」應「啟動並窮盡本地法律資源加以檢控和懲治」。

文章指,支聯會涉違本地法律,包括從事的活動「煽動對社會主義制度與國家政治體制的仇視、憎恨以及關於以民主方式顛覆國家政權」,涉嫌觸犯《刑事罪行條例》上的叛逆罪和煽動意圖罪;幾乎每場抗爭活動都有份參與,其中部分活動屬於未經警方批准的非法集結,以及在涉及暴力抗爭的活動中扮演一定的暴動角色,涉嫌觸犯《公安條例》上的非法集結罪和暴動罪;涉嫌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公共秩序並與外部政治性組織有勾結和聯繫,屬於《社團條例》上的行為禁止規定,是保安局局長可予以禁止運作的法定事由。

文章續指,支聯會涉違國安法,於國安法生效後,繼續從事有關觸犯國安法的違法行為,如繼續接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台灣等外部勢力的資助;籌辦「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數字化建設,「搶奪歷史話語權,在香港及國際社會傳播不實及具煽動性的歷史信息,煽動對中央政府的仇恨情緒」;維持五大綱領不變,「繼續從事具有顛覆性和顏色革命色彩的『民主中國』範疇的激進運動,涉嫌顛覆國家政權。

田又質疑,支聯會與香港激進本土勢力深度勾連,支援和參與香港本地的激進分離活動,並對內地有關維權組織和維權人士進行培訓、支援、策動和保護,可能觸及國安法上的顛覆國家政權罪以及恐怖活動罪。

文章批評支聯會「將顛覆性綱領和意圖轉變為具體化的抗爭行動,一步步走向與『一國兩制』憲制秩序及國家安全利益相對抗的境地」,是「西方顏色革命和民主全球化議程的一部分,長期得到中國海外民運組織以及外部反華勢力的資助和支持」;又稱支聯會五大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顯示支聯會是「政治顛覆性組織」,是以「愛國民主」為名義展開的、以香港為基地、勾結外部勢力的顏色革命組織。

田飛龍指,雖然國安法無追溯力,但本地法律仍可追訴法例生效前的行為;政府亦可引用國安法,對支聯會於該法生效後繼續從事的行為作調查、檢控和懲治。他否認規制支聯會行為是削弱香港的政治自由權利和民主空間,而是「依法清理危害香港民主秩序和國家安全的極端化組織與行為,確保香港民主以及政治自由表達在合法範圍內有序進行」。

李卓人:唯恐天下不亂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在社交網轉貼相關文章的報道。他回應《香港01》記者查詢指,會堅持爭取民主無罪的原則,民主自由是中國人民應有權利,不應被當成顛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大家都不知道『紅線』何時會殺到支聯會身上,但香港人不能擔心那麼多,你永遠不知道龍門怎麼擺。」李卓人強調,支聯會會繼續不退縮、不放棄,準備迎接一切挑戰。

至於相關文章會否被視為「試水溫」,為日後掃平支聯會等其他民主派組織鋪路,李卓人表示不確定,但認為相關文章可能反映親北京學者之間有種「寧左勿右」的風氣,希望北京對港愈強硬愈好,「在香港不斷找新的對象批鬥,唯恐天下不亂」。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