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消息│選舉制度大開刀? 眾多方案流傳中 或增「新功能界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身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常務副組長的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昨日(22日)於全國港澳研究會的研討會上發表重要講話,為「愛國者治港」原則定調,北京將趁下月全國「兩會」大幅度改革香港選舉制度,呼之欲出。

距離「兩會」開幕尚有一星期,至今未有權威渠道,說得出北京如何改革香港選舉制度,目前政圈只能掌握中央正研究或研究過些方案,從而揣測最終會出現甚至可能性結果,當中至少存在五、六個「開刀」方案,除了極可能的增設權威機構審核參選者是否符合「愛國者」標準,還會大幅度改動立法會功能界別,包括增加數個新的界別議席,以取代擬取消的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俗稱超級區議會)五個議席。

+4
+4
+4

消息人士指,中央很可能參照去年訂立《港區國安法》的形式,先從下月「兩會」中的人大全體會議,就香港落實「愛國者治港」作相關決定並啟動程序,聚焦《基本法》附件一、二作解釋或「決定」,最後授權逢雙月份召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定出具體機制和方案。

《基本法》附件一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附件二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換言之,要落實「愛國者治港」,香港選舉制度的變革將涉及立法會和選委會,甚至區議會和特首選舉。目前政圈內至少流傳五個方案,其內容如下:

1. 設立權威機構 「評核」參選人是否符「愛國者」標準

消息指,北京很可能在現行選舉中多加一道「大閘」,就是設立權威機構,「評核」參選人是否符合「愛國者」標準,不符者連「入閘」參選的機會也沒有,而所涉及範圍十分廣泛,涵蓋各級選舉,包括負責選出特首的選委會,及兩大直選戰場立法會和區議會,甚至特首選舉。有傳其中一個研究方案,是改組現行的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例如加入大量政治委任成員,為各級選舉的提名資格把關。至於現時選舉主任核實提名的做法是否繼續保留,仍屬未知之數。

消息指,該方案的特色是具「統一性」,適用於各級選舉,且能確保「非愛國者」不能參選,又最容易落實,故是機會相對較高的方案。

選管會有可能迎來改組。(資料圖片)

2. 改組選委會 減區議會選委 增政協議席 擴選民結構

另一個研究過的方案為取消部分選委會中的區議會席位。現時選委會第四界別之中,有117席來自「港九各區議會」及「新界各區議會」。由於現屆區議會由民主派主導,選委會界別分組選舉則採取全票制,由區議員選出,因此按照現時制度,117席很大機會落入民主派手上。消息指,北京有意減少區議會組別在選委會內的席位,理據是區議會屬諮詢組織,不應佔如此大的議席比重。

此消彼長,政協組別的議席則有機會增加。政協組別現時在選委會佔51席,有傳可能多增約100席,令由中央任命的政協,在選委會內大增影響力。

另外,部分專業組別的選民結構,有可能擴大,變相改變選民結構,增加民主派繼續主導的難度,例如上述的「港九各區議會」及「新界各區議會」,可能「開閘」讓更多地區社團符合資格投票,為建制派注入「鐵票」。

3. 立法會拆區 改雙議席單票制?

現時立法會地方選區有5個,採比例代表制,選區大而議席多,激進政團容易以較少的票數「掹車邊」當選入局;而民主派在「六四黃金比例」下總得票又較多,所以回歸至今民主派於地區直選,總體當選人數都多於建制派。因此,有意見指人大常委會可指令特區政府變革直選模式,將立法會選區拆小成18區或20區等,以「雙議席單票制」方式選舉,在此情況,民主派每區最多只能取下一席,即在直選中最多只能奪得一半議席。對歷來在五區直選中都能取得過半數議席的泛民來說,變相被壓縮議席。

而且,民主派近年呈「碎片化」,難以協調,倘一區內有三、四人參選,攤薄票源,隨時在某些區內兩個議席都輸掉。

不過,有關方案的變動太大,技術性複雜,未必趕及今年九月落實,而且會牽動建制派內的細黨的利益,相信北京會採取審慎態度。

至於有傳北京研究將直選五區拆細為八或九區,每區三至五個議席。有建制派人士抱懷疑態度,指這種改法最多只能阻止激進政團當選,卻分分鐘令民主派取得更多議席。因為在民主派和建制派大約「六四比例」下,倘一個區有三席或五席,泛民取多數的機會大於建制派。

2019年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撼動政界版圖。不過一旦相關改革落實,民主派影響力可能大大降低。(資料圖片)

4. 功能界別「大執位」 削減超區議席

立法會成開刀「重災區」,對比於改動地區地選,功能界別會改動的機會更大。根據現行制度,立法會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俗稱超級區議會)5個議席,由在其他功能界別中沒有投票權的選民選出,採比例代表制。由於民主派總體得票較多,過去兩屆立法會選舉,民主派都取得其中3席。消息指,北京很大機會取消超區席位,而原有席位可能由全新的功能界別補上,又指該等新界別議席將以變相協商的方式產生,但詳情未明。

5. 區議會(一)選民加入大量社區服務人士

現時由區議員互選產生的區議會(第一)界別,亦可能迎來結構性的變化。消息人士指,北京正考慮改變該界別選民組成方式,加入一批「社區服務者」,預料為各地區社團人士。地區社團向以親建制為主,如此改法可確保議席更大機會落入建制派手上。

值得留意的是,以上方案並不互相排斥,北京最終可能在當中揀其一至兩種方案,亦可能全部採用多管齊下,令香港選舉制度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