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初選|曾猜忌民主黨 岑子杰道歉 黃碧雲:我都猜忌過激進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警方國安處今年1月拘捕逾50名參與去年民主派初選的人士,當中47人今天(28日)被正式落案起訴,明早(1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

有份被起訴的民陣前召集人、社民連岑子杰與民主黨黃碧雲,在步入警署前發表感言,「打開心窗說亮話」。岑子杰發言時罕有地談及過往「黨派之爭」,指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曾因衝動對民主黨、黃碧雲作出一些「無理由的猜忌」,他就此向黃碧雲致歉。

一直飽受抨擊的黃碧雲坦言,從未怪責岑子杰或社民連,又承認自己曾對激進派有所猜疑。黃碧雲強調,當前民主派陣營最重要是做好磨合、繼續向前,又說不論今天有多少人被控人,仍相信繼續有戰友「接棒」。

岑子杰發言最後向黃碧雲道歉,因他就反修例運動期間,曾因衝動而對黃碧雲、民主黨作無理由的猜忌。(余俊亮攝)

民主派去年六月舉辦立法會初選論壇,當時參與初選的黃碧雲飽受抨擊,曾被前香港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指她形容中大被圍攻一役為「Open Day」,另一名本土派參加者劉澤鋒亦批評黃碧雲不如其他民主黨成員般上前線。當時岑子杰被問到為何不簽署抗爭承諾書,他直指社民連「陪民主黨唔簽」,認為承諾書「夾泛民的意味太重」。

岑子杰突放「催淚彈」 為民主黨呼冤

岑子杰和黃碧雲今天下午到油麻地警署報到。岑在發言期間突然向黃碧雲道歉,他右臂緊抱黃碧雲的肩膊,稱在反修例運動期間,因衝動而對民主黨和黃碧雲有太多「無理由的猜忌」,坦言相信民主黨內不少人因此感到委屈,「(民主黨會覺得)我做咗咁多嘢,點解大家要咁睇我哋(民主黨)。」岑子杰笑言,他知道民主黨不會對此感到介意,但希望當時衝動能夠獲民主黨原諒。

黃碧雲聞言欲回應之際,警員突然開咪,稱記者及其他聚集人數不可超過4個人,否則或違反限聚令,當時有人回應稱,根據法例,傳媒不受限聚令限制。

黃碧雲指從未怪社民連與岑子杰  曾對激進派有猜疑

黃碧雲隨後說,在民主運動的漫長道路上,不同光譜的人士在策略上有分歧,屬正常的事,坦言從無怪責社民連,「(我)從來無怪過社民連,Jimmy(岑子杰)。」她續指,希望經過各種經歷後,民主派中人能「換位思考」,好讓民主運動重新磨合、繼續向前。她坦言,自己過去亦曾對部分激進派有猜疑,不過早在初選論壇上已表明,不會記著不快的事,亦對別人造成不快致歉。

黃碧雲說,目前最重要是堅定地向民主目標進發。她形容,在《國安法》下民主運動雖似乎看不到希望,但相信有新一批年青人「接棒」,認為民主運動必能繼續向前。她續說,對港人有信心,相信民主種子會萌芽,民主運動會堅持下去。

黃碧雲提到,前日收到警方電話時,正好約了鄺俊宇探望正被扣押的民主黨前主席胡志偉,她引述胡志偉指,呼籲港人堅持下去,勿放棄民主自由的追求。

中聯辦談判成兩黨不和緣起

2010年,民主黨走入中聯辦商討政改方案,最終促成「超區」方案,觸發民主派內部分裂,當時被視為激進派的社民連一直與民主黨針鋒相對,人民力量更以狙擊民主黨為綱領,參選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議舉。隨著雨傘運動催生本土派,社民連與民主黨之分歧逐漸收窄,經歷宣誓風波、反對一地兩檢、反修例運動等風風雨雨,兩黨漸成合作夥伴。

1月7日,岑子杰和黃碧雲在油麻地警署保釋,二人見記者時「妙語連珠」,成為政圈熱話。岑子杰當時笑指:「拉我唔荒謬,拉黃碧雲仲荒謬。」黃碧雲答道:「初選我輸咗喎,咪交畀其他人去選,我已經唔選啦,你(政府)都要搞我…依家個政權,無論你選定唔選,只要你有少少知名度、你有出聲、有企喺前線,佢(政府)就要捉晒呢啲人。」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