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曾鈺成批林鄭對房屋態度莫名其妙 夏寶龍聽到一定嬲到出煙

撰文:林劍 羅敏妍
出版:更新:

現屆特區政府任期只餘一年,坊間對於未來3場重要選舉有眾多猜測,尤其明年3月的特首選戰。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早前對香港管治者提出5個要求,包括做立場堅定的愛國者、善於破解香港發展面臨的各種矛盾和問題、善於為民眾辦實事及為民愛民、善於團結方方面面的力量及有感召力,以及善於履職盡責。
民建聯創黨主席、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接受《香港01》專訪時指,夏寶龍對於管治者的5大要求中,第2和第4點圍繞管治者的能力,具有針對性,絕非泛泛而談,對現時的管治者意有所指。
夏寶龍講話強調要破解住房問題,曾鈺成指,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回應房屋問題時稱要「全社會動員」,一般社會大眾亦有責任,批評這種態度令人莫名其妙,如夏寶龍聽到「一定激死」、「嬲到出煙」。

夏寶龍著重管治者政治能力

曾鈺成指,夏寶龍今年2月的講話,主要解釋「愛國者治港」的重要性;近日講話則是在上述前提下,表明香港需要「德才兼備」的愛國者管治,並將具體要求再展開來說。他分析,第1、3、5點是針對管治者的立場、態度,如果不足夠就應提高這方面的自覺性;至於第2、4點,則是針對管治者能力問題。

「他(夏寶龍)有兩句說話『逢山能開路,遇水能架橋』,除了要有這種決心、承擔感外,還要有能力才行,你不懂開路、不懂搭橋,倒下豈不是會死?」曾鈺成表示,夏寶龍所要求的能力,不是指技術上,或者是專業方面的訓練是否足夠,而是在施政時,於政治上有沒有能力排除社會上的障礙、化解社會上的阻力;團結社會大多數,懂得如何跟不同背景、不同階層的人,甚至是不同利益的集團溝通,把阻力化為助力。

稱退任多年仍有市民反映未輪到公屋

具體細項上,曾鈺成提到貧富懸殊、醫療、養老,以及重中之重的房屋問題,都是中央已言明、必須處理的事項,但政府應再做更多,例如是否夠膽公開訂立具體目標,在某個年期之內,將公屋輪候時間縮回3年之內:「要讓人覺得你真的是急市民所急。我已在立法會退下來多年,手上仍然有個案,在街上遇到市民跟我說,已輪候公屋7年多。政府怎麼交代?」

夏寶龍對管治者的五項要求(節錄)

- 善於在治港實踐中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做立場堅定的愛國者 - 善於破解香港發展面臨的各種矛盾和問題,做擔當作為的愛國者。具有戰略思維和宏闊眼光,注重調查研究和科學決策,勇擔當、敢碰硬、善作為,逢山能開路、遇水能架橋,消除影響香港社會政治生態好轉的各種痼疾,衝破制約香港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的各種利益藩籬,有效破解住房、就業、醫療、貧富懸殊等突出問題,不斷提高特別行政區治理能力和水平 - 善於為民眾辦實事,做為民愛民的愛國者。樹立市民至上的服務意識,想市民之所想、急市民之所急、解市民之所困,始終貼基層、接地氣 - 善於團結方方面面的力量,做有感召力的愛國者。打破門戶之見,遇事多溝通、多交流、多諒解、多補台 - 善於履職盡責,做有責任心的愛國者。以對國家、對香港高度負責的精神,在其位謀其政,專心致志、勤奮工作、恪盡職守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於2021年7月16日的講話

斥「管治者包括社會大眾」說法 肯定「激死夏主任」

此外,曾鈺成對林鄭看待房屋政策的態度也有所不滿。事緣《香港01》記者上周行會前記者會,問到特區政府就房屋問題能否交出具體方案時,林鄭這樣回應:「我相信當夏主任說這番話時,『管治者』不單是指特區政府,亦包括立法人士和社會大眾,包括各個界別,尤其是在房屋問題上,要真正『開天闢地』製造土地是需要全社會動員。」

曾鈺成表示,立法會議員當然包含在「管治者」中,但夏寶龍花大篇幅闡述香港需要怎樣的愛國者管治,明顯已將管治者和社會大眾區分開來,因此林鄭的解讀並不正確:「有沒有搞錯?那麼夏主任所說的話不就沒有意思?我認為林鄭這番說話,如果讓夏主任聽到,會激死夏主任。」他表示,房屋問題要全社會一同解決,原則上是對的,但牽頭、訂立政策的人一定是政府:「政府才有權,法例是賦予政府有特別的權力,管治權在你(政府)手上。」

有權時就「行政長官主導」 做事時卻是「全社會責任」

曾鈺成批評,當林鄭拒絕將《防止賄賂條例》第3及第8條涵蓋範圍擴至行政長官時,就說要顧及行政長官特殊憲制地位,到要做實事時卻說其他人都有責任:「當說到權的時候便強調香港是行政主導,還要是行政長官主導,是行政長官主導的行政主導;到真的要辦事時又說:『不對,是全社會做的』。那你的行政主導在哪?行政長官主導在哪?」

因此曾鈺成指:「所以我覺得莫名其妙,我認為夏主任聽到,一定生氣到出煙。怎能這樣說?即是說自己沒有責任?我希望她不是這個意思。這個完全是夏主任說的五個要求第二條完全相反,你這樣怎叫承擔?怎叫逢山開路?」

林鄭月娥較早前被《香港01》記者問及房屋問題時,指這是全社會的責任,包括社會大眾。曾鈺成強烈批評此說法。(資料圖片)

體制「老問題」仍未解決

至於現時社會上,到底是否存在這種「德才兼備」,又有承擔的人,勝任「管治者」的角色?曾鈺成認為有,但認為關鍵是整個體制如何提供合適的土壤給這些人發揮:「他一定要本人有清晰的政治理念,有一個目標,有一個願景,這就是政治理念,要將香港帶到夏主任說的——去到本世紀中,是否夏主任所說的幾個期盼都能夠實現,他要這樣做。」

不過這也是特區成立以來的「老問題」:特首沒有政黨背景。曾鈺成指,這導致有志從政的人,不能與志同道合的人士組成內閣,推行有清晰核心理念的政策,因此司局長仍是「拉雜成軍」,未必有統一政治理念。

他提到,2019年四中全會報告中,除提及要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外,也同時提到完善中央對特區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任免制度和機制。前者已經做了(即訂立《港區國安法》),後者就視乎中央何時下定決心處理,達到「能者上,劣者汰」的效果。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