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炳強建議記協考慮公開捐款來源、會員名單:如感委屈可開誠布公

撰文:周禮希
出版:更新: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日前接受《大公報》訪問,點名批評香港記者協會倡議所謂「人人是記者」,有違專業道德,又質疑記協滲透校園,拉攏「學生記者」入會。記協反駁只有13%成員是「學生會員」,批評鄧炳強攻擊無理,強調記協不會輕易「收檔」。

鄧炳強今日(15日)出席立法會會議後見記者,建議記協主動公開過去幾年收到的金錢,包括是否外國政治團體或人物等捐款,並公開會員名單,開誠布公,讓社會還記協清白。他又指,對記協的質疑並非來自他個人,而是社會很多人,如果記協沒有面對質疑的器量,他感到失望,但強調他只是提出建議,不代表會否用權力作出要求。

記協發聲明回應,透露有效會員共486人,包括正式會員佔331人、「學生會員」佔56人等,但拒絕鄧炳強建議在「撇除個人資料」下公布會員名單,指會員任職的傳媒機構亦是「個人資料」一部分,若未經當事人當意公開,會違反《私隱條例》。

質疑《蘋果》《立場》有指控 記協即「第一時間譴責」

鄧炳強表示,質疑記協的不止是他本人,亦來自社會,「究竟記協是否政治中立?是否有特別政治傾向?」他舉例,過往每當《蘋果日報》、《立場新聞》記者宣稱受不合理對待,「記協就會第一時間跳出來譴責,但相對《東方日報》有一名記者,被一個傳媒大老闆(指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去刑事恐嚇,已去到檢控階段,看到記協採取完全不同的態度,令社會很多人質疑,究竟它(記協)是否對有一些特別政治傾向、想法的人,而有不同想法呢?」

他又質疑「任何人記者」問題,稱自己一向尊重新聞自由,亦認為所有市民都有採訪權利,但採訪不代表一定是記者,「記得記協主席講過,一名13歲小朋友是『學生記者』,但我的概念,一個專業記者應該受過專業訓練、經過考核、有專業信念、價值觀及專業操守,如果任何一個13歲小朋友都是『學生記者』,究竟記協的記者專業性去到哪裡?會否對其他受過專業訓練、規範的記者是不公平對待呢?」

否認向記協施壓 只是「建議」

鄧炳強又指,記協應主動澄清,過去5年有無進入校園宣揚政治傾向,並建議公開過去幾年收到的金錢,包括是否外國政治團體或明顯政治傾向的人捐款,認為記協應開誠布公,公開會員名單、來自哪些媒體及學校,相信社會還記協清白。

鄧炳強說,他只是對記協作出建議,「並不是說我會打算用或不用權力」,亦不認為是施壓,「只係講心底說話」,「如果我講每一句嘢人地都話係施壓,對我或所有政治問責官員、任何人講的事都是不公平」,又指如記協感到委屈,可開誠布公。對於記協昨反駁有關訪問是不實指控,鄧炳強稱把有關質疑說出很合理,「如果作為專業團體,連人哋問你問題、質疑吓你,你呢個氣量都無,我都有啲失望。」

至於記協曾發聲明回應《東方日報》記者事件,鄧炳強稱「大家眼睛很雪亮」,認為記協在該事件中,是在「千迫萬迫底下」很不情願地回應。

記協:鄧炳強建議邏輯混亂 涉鼓吹違私隱例

記協迅速發聲明回應,指截至今日下午2時,記協有效會員共486人,包括正式會員331人、附屬會員22人、公關會員34人,學生會員56人,另有退休會員及永久會員共43人。記協指,會員來自多間傳媒機構,會籍有效期為一年,需每年續會;若會員任職的傳媒機構已停業、或會員已經離開傳媒行業,則不能續會。

對於鄧炳強建議記協在「撇除個人資料」下公布會員名單,記協質疑其建議邏輯混亂,「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因會員所任職的傳媒機構,亦屬「個人資料」一部分。記協又指,根據《個人資料(私隱)條例》規定,未經當事人同意,記協不能披露會員個人資料,「若要求本會應公開會員名單或其所屬機構『以釋公眾疑慮』,實在有鼓吹本會違反《私隱條例》之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