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咖啡】25歲青年小島追夢 兩張長枱賣冰滴咖啡起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5歲,有人渾渾噩噩地工作,有人勇敢追尋理想,Leo便是後者。對一般人來說,長洲是一個周末度假的小島,對於Leo,則是從小到大成長的地方。「在長洲,沒有一些真正對咖啡豆有要求的咖啡店,我希望把真正的咖啡文化帶回來長洲!」

攝影:韓詠儀

黎詠豪(Leo)的咖啡店位於新興街,一街之隔便是海邊,人潮來來往往,周末熱鬧,平日多了幾分閒情。不少島民都往城市發展,留在長洲的年輕人並不多,而他,喜好島上的寧靜悠閒,決意為小島添上一抹咖啡香。身邊的人都說,咖啡店要賣蛋糕、曲奇,但他堅持咖啡店只賣咖啡,不賣食物。

「我不想為賣而賣,我想專注咖啡,將所有精力放在咖啡上,將最好的給客人。」

誰的青春不迷茫?畢業時對前路的徬徨,令Leo認真思考,把事業和興趣結合,把自己的咖啡帶回「家鄉」。「街坊叫我做咖啡仔,朋友則叫我做咖啡佬!」Leo愛咖啡,在長洲出嗮名。

餐廳的標誌代表冰滴咖啡。

Leo最初接觸咖啡是大學一年級時,在大型咖啡連鎖店做兼職。他坦言,那時候對咖啡並沒有太大興趣,只是為賺錢,冲調咖啡只不過是工作的一部分。後來他到台灣旅行,偶然下喝到一杯極好喝的冰滴咖啡,「無諗過咖啡可以咁好飲」,他是這樣形容的。命運改寫自他遇上那杯觸動自己的冰滴咖啡,後來,他輾轉到3間咖啡店學習,多喝多練習,憑天分和對咖啡的執著,年初首次參賽,便獲深圳及澳門咖啡拉花比賽的冠軍。

「連鎖咖啡店賣的不是咖啡,而是品牌。」

這句話擲地有聲。Leo續說,「咖啡師中有一句說話,一個咖啡文化豐富完善的地方,連鎖咖啡店是會被淘汰,就好像澳洲一樣。」喝杯咖啡吧,可以提神!然而在Leo眼中,咖啡並不是「提神工具」,而是一門值得細細品嘗的藝術。「我希望我的咖啡不是讓人提神,而是喝了之後,讓人能夠放空,舒服得想睡覺。」

店內的招牌飲品,長洲冰滴咖啡(左)和椰皇冰滴咖啡(右)。

按圖看Leo當咖啡店老闆的日常:

+6
+5
+4

夢想並非一步登天,早在4年前,他便在長洲開設咖啡外賣檔,那時他才21歲。平日在上課、兼職中忙得喘不過氣,周末更忙,他在長洲的小巷,置兩張長枱,賣起冰滴咖啡來。就這樣,儲下了一群熟客,亦儲下大部分本錢,成就今天的咖啡店。「那時我便希望,有一個地方,能讓客人悠閒地喝咖啡、休息一下,而不是像外賣一樣賣完便走。」

25歲便當上老闆,令人羨慕的背後,付出的往往比想象中多。咖啡店一星期無休,Leo幾乎足不出島,每天工作13、14個小時,開店、冲咖啡、收錢、入貨一腳踢,累不累?還用說嗎。再熟悉的動作也難免受傷,Leo熟練地拿出紗布包紮手上的「工傷」,淡然說,「這些傷不算什麼,數天前手指被割得頗深,進醫院縫了3針。」他的女朋友亦是土生土長的長洲人,平日到市區上班,假日便到咖啡店幫忙,一對年輕情侶在咖啡店中互相扶持,咖啡再苦,生活再累,亦都值得。

按圖了解什麼是冰滴咖啡(Ice Drip coffee)及飲品價錢 :

椰皇冰滴咖啡,味道清甜,帶微微咖啡香。

+2

製作冰滴咖啡是一場漫長的等待,一般需要滴漏6至8小時,每一滴都是心思。當冰融化,冰水穿過重重綿密的咖啡粉,離開時帶走了咖啡的氣味、餘韻。這一份貼近天然的味道,不像Cappuccino來得熱情,冰滴咖啡的香氣隱隱約約,沁人心脾,收集一壺後,便放到雪櫃儲存1至2天,便可沖調。

記者點了一杯椰皇冰滴咖啡,坊間少見,Leo先是拿出新鮮椰皇,用刀劈掉頂部,然後倒出椰子水,再拌入冰滴咖啡。他解釋:「美國很流行喝椰子水,但真正的椰子水不能儲存太久,我試過很多款,發現新鮮泰國椰皇的椰子水最清甜,能平衡咖啡的苦味,適合怕苦的客人。」他選用烏干達的咖啡豆,這種咖啡豆帶一股獨特的熱情果香,配上椰子水,解渴清新。

做了的事就千萬不要後悔,好好努力!店名Valor是西班牙文,就是英文的Value,希望以此一直鞭策自己,在人生做一些有意義的事!
Leo

冰滴咖啡的製作好比成長,需要時間沉澱,留在長洲發展,比在市區打拼更好?誰也不知道。有人說,年輕就是本錢,不過更重要的是,若你願意實際行動,無論年紀多大,亦不算遲!

 

啡寮 Valor Cheung Chau
地址:長洲新興街4號地鋪
電話:6699 589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