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周恩來的武術老師——韓慕俠

撰文:武備志編輯團隊
出版:更新:

韓慕俠(1877—1947),本名韓金鏞,出生於天津靜海縣大韓莊一個貧苦家庭。他自五、六歲開始便跟隨外祖父學習迷踪拳。十二歲那年,他與父親去到天津東北角柴市做買賣,途中遇到了流氓鬧事,韓慕俠憤然出手教訓了對方。這事剛好被天津大戶張錦文的管家兼鏢師周斌義看見,便推廌他們父子倆在張家當長工,而韓慕俠則藉機向周斌義學習八卦掌。

韓慕俠搬進張家不久後,張錦文便與鄰縣的李姓鹽商發生爭執,對方設局困住了張錦文。關鍵時刻,韓慕俠趕到制服了鹽商,順利救出了張錦文。這一役不僅令張錦文對韓慕俠另眼相看,更使周斌義生出了愛才之心。他將韓慕俠介紹給好友「閃電手」張占魁,自此韓慕俠便在張占魁門下學習八卦掌。期後,韓慕俠又認識了形意宗師李存義。在他們兩人的教導下,韓慕俠的進境一日千里,很快就在武術界闖出名堂。

1906年,武技漸趨成熟的韓慕俠接受了張占魁建議,啟程遊歷全國、遍訪名師,並先後得到了車毅齋、李廣亭、應天文等九位名師的指點,其中尤以應天文的影響力最大。

應天文,生卒年不詳,有言他是八卦祖師董海川的師弟(有人甚至認為他是韓慕俠杜撰出來的人物)。按韓慕俠介紹,應天文掌握了與董海川一脈截然不同的八卦掌技法。而他不僅將之悉數傳授予自己,連「韓慕俠」這個名字亦由應天文所改。姑勿論應天文身分的真假,韓慕俠的確在這次旅程中獲益甚豐,終於躍升為當時武術界的一線人物。

民國初年,不同的政界要員都曾經邀請韓慕俠授武,例如湖南巡撫楊文鼎及袁世凱等。然而,一心在民間及軍中發揚武術的韓慕俠,卻對仕途無甚興趣。他倒希望能夠與同道合組一所武備學堂,實現國術救國的夢想。這個構思得到了師傅張占魁、李存義等人的支持,他們一同上書給直隸總督陳夔龍,最後因為各種條件所限沒有成事,傳授北方武術的重責則落在了中華武士會身上。

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圖片擷取自http://bit.ly/2HPj7Z9

1915年,南開學校校董嚴范孫和校長張伯苓聘請韓慕俠為武術教員,專責向年青學子授武。因此機緣,韓慕俠得以在天津一帶廣收門徒,其中便包括了日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總周恩來(1898—1976)。據聞兩人惺惺相惜,周恩來更親筆為韓慕俠的武館寫下「韓九師堂」四字,以示韓慕俠有九位師父之意。1917年,周恩來東渡日本讀書,而這段短暫的師徒情誼,則成為了一樁廣為傳頌的軼聞。

1918年9月,「俄國力士」康泰爾在北京設擂,並特意向中華武士會递送挑戰狀,是為「萬國賽武大會」。張占魁、李存義等人遂率眾到達北京中央公園,務求當眾擊敗康泰爾。主辦方見來者太多,恐防發生意外,最終決定取消比武。9月13日晚,韓慕俠與師門一方直奔康泰爾居住的東交民巷六國飯店,迫令康泰爾接戰,結果康泰爾完全不是對手。他將自己的11塊金牌送給了韓慕俠,並立下字句,公開承認自己技不如人。

從現時的歷史考證來看,這宗事件的疑點甚多,連這位「俄國力士」康泰爾的背景身分也是不盡不實(有關問題詳見《學功夫 打洋人》一文 )。然而這事確實成為了當時的全國熱話,韓慕俠乃至整個中華武士會的地位都更上一層樓。可惜的是,這亦是他們的最後輝煌。

康泰爾事件之後,韓慕俠與師傅張占魁日漸交惡。據聞在一次切磋當中,張占魁出重手把韓慕俠打至吐血,師徒二人正式反目。韓慕俠亦離開了武士會,轉而成立自己的「武術館」,並在1919年定名為「武術專館」。期後在友人的安排下,韓慕俠與張占魁雖然重新握好言和,但其時中華武士會已經四分五裂,終於在1928年完成歷史任務。

韓慕俠與眾弟子在武術專館前的合影,身穿馬褂者為韓慕俠,前排最中間者則為周恩來,圖片擷取自http://bit.ly/2vthb5Y

就在「武術專館」成立的同年,韓慕俠上《萬言書》給當時的大總統馮國璋,懇請他能夠協助開辦武備學堂。然而由於軍閥混戰,馮國璋很快便被徐世昌趕下台,武備學堂的建言終究未能成事。

1925年夏天,東北少師張學良(1901—2001)來天津看望父親張作霖的姨太太,因而結識了韓慕俠,其「以武救國」的志向贏得了張學良尊重。1927年,張學良成立了由1000名士兵組成的武術團,由韓慕俠擔任團長。起初韓慕俠專以形意槍法訓練武術團,後來為了更好地對付日軍而改授大刀,武術團也因此被改成了大刀隊。但是由於軍餉長期不足,大刀隊最後無奈解散。

往後十餘年間,韓慕俠一直過著清貧生活。1947年10月,韓慕俠因痢疾逝世,享年70歲。雖然晚境坎坷,但韓慕俠的傳藝事業並沒有就此停步。其子女韓幼俠、韓小俠、韓少俠都能繼承家學,把韓慕俠的形意拳、八卦掌傳下來。而韓慕俠與周恩來的師徒情誼,亦讓這位宗師在新時代下,繼續揚名四方。

 

主要參考資料:

楊祥全。2013。《津門武術》。中國內地:山西科學技術出版社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