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出獄|黃藍都須終結激進 香港才能回復正常

撰文:凌益琛
出版:更新:

「但我懇請你們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在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因參與2016年旺角騷亂被判囚6年期間,曾於2019年就「反修例風波」發表公開信,在讚揚示威者展現無比勇氣改寫歷史同時,也勸喻大家必須保持理性,切勿過火。梁天琦上周三(1月19日)刑滿出獄,他眼前的香港早已歷盡滄桑,因為激進派為了「改寫歷史」,導致社會負上沉重代價,包括換來「國安紅線」和「選舉改制」。梁天琦得以回復正常生活,我們又應該如何從這幾年的激進化錯誤中吸取教訓,好讓香港早日重回正軌?

昔日「港獨」精神領袖梁天琦上周三(1月19日)刑滿出獄,他眼前的香港早已歷盡滄桑。(資料圖片)

從崛起到落幕
香港飽經風霜

「睽違四載,我想好好珍惜和家人重聚的寶貴時間,與他們回復正常生活。衷心感激各位的關懷和愛護。」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前日(1月19日)暴動罪刑滿出獄並在Facebook個人專頁留言後,淡出公眾視線。從他的崛起,到後來的入獄,再到如今的出獄,這六年時間,正好貫穿了狹隘本土和激進主義的興衰跌宕。

2014年為推翻「人大831框架」的佔領行動,不但使香港陷入「藍黃撕裂」,也令非建制陣營出現「和理非」和「抗武暴」的路線之爭,「暴力抗爭」因子「遍地開花」。2015年3月,就讀於香港大學的梁天琦加入由黃台仰創辦、主張「以武制暴」的政治組織本土民主前線,及後於2016年1月作為代表參加立法會新界東補選,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且在同年2月初爆發的「旺角騷亂」聲名大噪,以他為代表的「勇武抗爭」和「激進本土」路線也闖出名堂,得到大批年輕人的支持,雖然最後在「單議席單票制」之下以15.3%得票率(66524票)高票落敗,但號召力不容小覷。

半年後,梁天琦再次出戰立法會換屆選舉,但因「港獨」立場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不過臨時代替他參選的「青年新政」梁頌恆仍然成功以37997票當選,把「勇武」和「激進」聲浪推向高潮,扭轉以往由「和理非」主導的非建制政治版圖。然而,這種囂張難免引起中央關注,至2016年10月,梁頌恆和游蕙禎公然在立法會就職宣誓時宣揚「港獨」,迫使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104條進行釋法,有關人等因而喪失議員資格。

隨後,梁天琦於2018年6月因旺角騷亂被裁定「襲警罪」與「參與暴動罪」罪成判囚6年,對「獨派」造成不少打擊,本民前也隨著黃台仰潛逃沉寂一時。不過,深層次矛盾不但並未解決,而且隨著分配機制扭曲和產業發展不興而不斷疊加,政制發展的停滯就成了民怨出口,激進勢力又再蠢蠢欲動。香港在焦慮中走到2019年,遇上特區政府強行修訂《逃犯條例》,本民前率先捲土重來,在「612衝突」前夕發佈《抗爭手冊》,圖文並茂列舉抗爭裝備和策略,又煽動「DIE FOR HONG KONG(為香港而死)」,獲不少年輕人轉載。

「反修例」期間的折騰不堪回首,抗爭行動不斷升級,執法部門也變本加厲,連綿不絕的警民衝突成為極不正常的「新常態」。( 資料圖片)

激進走入死胡同
香港須回復正常

往後的折騰實在不堪回首,抗爭行動不斷升級,執法部門也變本加厲,連綿不絕的警民衝突成為極不正常的「新常態」,而衝突現場不時聽到「光時」口號和「港獨」旗幟,「爦炒」、「裝修」、「私了」等極端手段亦備受吹捧。如果要說「反修例」的激進化為香港「成功爭取」什麼,就是促成社會的空前撕裂,並將香港置身於不自量力的「中美搏奕」之中,迫使北京提高對港國安系數,劃下一道又一道以前根本不必挑明的「國安紅線」——頒布《港區國安法》,落實「愛國者治港」,修改選舉制度。

儘管有些人不願意承認,但直到目前為止,過去那些「激進化」的結果,就是將多年而來香港社會不同人士努力與中央協商而取得的「信任」橋樑和「民主」成果付諸東流。

如今梁天琦出獄,他曾高呼的「光時」口號在《國安法》相關案件中被視為煽動分裂國家的禁語;曾被他激勵和啟發的激進勢力亦相繼消亡,多個政治領袖入獄或潛逃海外,他所面對的香港已容不下未經深思熟慮的一腔熱血。

梁天琦說希望珍惜與家人相聚時間、回復正常生活,香港又何嘗不需要呢?他在審訊期間,曾多次反省暴力抗爭,而香港經歷這些年的挫折,又何嘗不需要反思?如何從激進中回歸務實理性,推動香港社會及民主發展,修補「兩個香港」的撕裂,將是整個社會不得不面對的「考卷」,亦是「回復正常」的必要前題。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宣佈退休,他在《香港01》的訪問中為「三十年民主運動一事無成」平反,指出部分年輕人動輒指責傳統泛民是錯誤的。(鄭子峰攝)

反思錯誤才能前行
理性務實才是出路

可是,每當社會上有聲音嘗試總結「反修例」的「錯誤」,並勸喻香港必須走出「極進化」漩渦時,總會招來罵名。

前不久,長年從事香港選舉及評論工作的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宣佈退休。他在《香港01》的專訪中為「三十年民主運動一事無成」平反,指出部分年輕人動輒指責傳統泛民是錯誤的,民主運動是需要「逐點逐點、長期地爭取,哪怕每次爭取到的東西很微小。」

蔡子強所言,可能是絕大多數「和理非」有口難言的鬱結。但現實就是,正因激進抗爭勢力不滿「務實」、「協商」、「循序漸進」,自大而盲目追求地「一種完全無妥協的角力」、「贏就要贏哂」,結果令過去30年民主運動所累積的「民主」和「自由」,在短短一年多被「一鋪清袋」。

可是,蔡子強的「苦口婆心」,難免成為「核爆都唔割」這種道德光環之下的「政治不正確」,引起激進派意見領袖群起攻之——先是被目前身處台灣的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撰文反駁指,即使沒有2019年的社會運動,中共仍會繼續掌控香港,良好制度和生活方式仍然會被打破,核心價值和本土文化都會落得被「被無聲無色奪捨的下場」;後又被流亡海外的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批判是在怪責被政權迫害的受害者,又指反抗的民意是被政權所逼云云。

新界北立法會議會張欣宇聘請曾發表偏激言論的楊振謙擔任議員助理,遭到「極藍」陣營狙擊。(鄭子峰攝)

給予機會改過自新
引導正確建設香港

在很多泛民政治人物鋃鐺入獄的時候,這兩位早已拍拍屁股走人,一個身處台灣一個遠在海外,自然不必對自己言行負責。然而,不論是哪一番言論,都是毫無反省的自欺欺人——不但沒有認清被激進勢力牽著鼻子走的錯誤,而且將所有問題歸咎於「強硬」的北京和與「溫和」的泛民,冥頑不靈地將香港置於國家對立面。

如果就算沒有「反修例」中共仍會「掌控」香港,那不正好說明香港與中央的憲制倫理和權力秩序絕非大家想像當中的「平起平坐」?而如果「沈大師」早就明瞭這個不能改變的政治現實,那他當初出席以「功能組別 每席必爭 光復議會 時代戰役」為主題的記者會、極力推崇「35+」到底所為何事?是他早有反抗中共對港管治之心,還是只是因緣際會地藉由「反修例」的契機「揭竿起義」?

可以說,香港社會沒有比現在更需要擺脫激進、回歸務實的時候。但除了「極黃」之外,「極藍」氣焰同樣值得提防,因為一些「戰狼」建制人士為了博取掌聲和選票,仍然高舉「趕盡殺絕」的政治路線,動不動就安插「港獨」、「分裂國家」、「顛覆政權」等罪名,以為萬事都可以利用《港區國安法》解決。

相信大家都不會忘記,去年東京奧運期間,「羽毛球一哥」伍家朗的「球衣風波」如何被民建聯的極端勢力鬧得滿城風雨。直到近日,立法會新界北議員、香港新方向張欣宇也因聘請曾經發表偏激言論的楊振謙擔任議員助理一事,遭到「極藍」陣營窮追猛打。然而,正如張欣宇就事件的回應——他作為一個管治體系的一員,面對國家教育意識的缺失,理應努力去幫助不慎失足的青年,引導他們回到建設城市的正軌上。

回想兩年前,「藍營」不時義正辭嚴批評「極黃」破壞法治,但兩年後,卻輪到「極藍」勢力小題大做、亂扣帽子、動輒發起政治狙擊,儘管稱不上違法,但無疑是在破壞社會和諧。如果這種高度政治化的敏感神經繼續被觸動,一些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只會繼續變得不太正常。香港必須走出激進化,而不是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種極端,甚或繼續用仇恨和鬥爭回答香港發展這份「考卷」。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