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喃嘸師傅工作揭秘:破地獄原來好考腰力 驅鬼時絕不能講大話

撰文:馬來西亞東方網
出版:更新:

所謂的「鬼」,指人死後化身而成的靈體。在這個世界上,能與鬼魂接觸的人並不多,以此為職業的就有喃嘸先生或褫公(又稱師公)。在喪禮上操持著整個儀式的喃嘸先生,唸著大家似懂非懂的方言,各種「奇難雜症」似乎都略懂一二,使這個職業處處散發著一股神秘的氣息,讓人倍感好奇。究竟如何才能成為喃嘸先生,而他們的工作又是什麼?

「喃嘸先生其實就像是人間的律師,幫助鬼魂到地府報到。」現年66歲的馬來西亞沙登萬福祖師壇壇主鍾法雄指出,許多人誤將喃嘸先生與道士歸類在一起,但兩者其實大不相同,前者主要為往生者主持道場,後者則是做神壇、廟會等。「雖然也有一些喃嘸先生會做廟會,但這類喃嘸先生並不多,所以一般以做往生者或神明的法會來做區別。」

表面看來,喃嘸先生只是負責主持喪禮,工作內容重複性高,容易勝任。其實不然,作為祖傳的普庵派喃嘸先生,鍾法雄指出,一位合格的喃嘸先生從學徒到出師需要約20年,當要學習的知識甚廣。「他們需要具備的三大基本功是為往生者打齋、做普度法事及廟會。」這幾點看似簡單,卻不易實踐,光是打齋的部分,就需要花數年的時間來熟悉整個道場的流程。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身為家族的第八代傳人,鍾法雄透露,家族裡的孩子從小就會被帶到喪禮上,先熟悉環境,了解流程,待接受了整體氛圍後再開始進行教學。「小孩剛開始接觸白事會感到害怕,我們讓他參與整個過程,一兩年後膽子大了、不怕了,就可以開始教一些簡單的流程了。」他笑說,自己未滿10歲便已經被爺爺帶到喪禮上學習,但到了自己孫子的那一代,則是十多歲。「雖然他們(孫子們)小時候也偶爾會跟我們去,大概知道流程,但並沒有正式學習。現代的孩子要以學業為重。」

官腔誦經溝通神明

「我們主要學習道場、符咒、經文、風水和論頭,5大類的知識。」鍾法雄家的祖傳手抄經文就有30餘本,光是要記下每一本經文的內容及唱腔就需要耗費不少功夫。正式上道場時,還需依據往生者的性別、喪禮操辦的天數來安排所需要誦唸的經文。詢及喪禮上誦唸方言聽起來與日常使用的不大相同,他解釋說:「那是官腔。」喪禮上需要上奏神明、燒奏章,因此需要以官腔與神明溝通。「在這些技能裡面,最難的要數論頭。」論頭點算分多種不同理論,就如數學般有不同的方程式,需要按照經驗選擇合適的「方程式」為當事人計算生死、相衝相犯等問題。

安龍奠土儀式及鍾家所用的招魂幡(點圖放大瀏覽):

談判解決「奇難雜症」

除了基本的5大技能,喃嘸先生也需要懂得醫治「奇難雜症」,平日里經常需要與鬼魂打交道。訪問當天,鍾法雄恰好需要出外為人醫治奇難雜症,訪問只得中斷,擇日再續。他笑說,做這行並不知道自己何時有空,因為隨時都可能接到求助電話。

他表示,與鬼魂打交道相等於談判,一般會發生在「鬼上身」,需要驅趕鬼魂的情況。「一般會發生這些情況,都是鬼魂有訴求或冤情,但我不會輕易答應對方(指鬼魂)的要求。」他說,尤其是有冤情的鬼魂,要特別小心,因為他們可能會想要報仇,而我們並不知道他說的話是否可信。「鬼也是會騙人的。」

他透露,遇到鬼上身並非如電視劇演的那般需要大動干戈,而是會先與之商談,請對方離開。一般遇上這類鬼魂,他都會寫「息心牒」來平息鬼魂的怨氣,甚至為對方超渡。面對那些忽然意外身亡的鬼魂,想回家見家人最後一面,他一般都會給予幫助,請對方的祖先來帶鬼魂回家。「我們不會輕易答應鬼魂的要求,但答應了就一定要做到,萬萬不可騙鬼。」

【相關文章】港產驅鬼師三戰大馬水鬼 掟細路落海極兇殘 多得超強老婆幫手(點圖放大閱讀):

+44

打坐、心法、功德增加「法力」

雖然喃嘸先生是家族的祖傳事業,但鍾法雄透露,並非所有子孫都能獲得傳承,需要看其性格、心術是否正氣才會傳承下去。「倘若是心術不正的人,學了之後可能會害到其他人。」他指出,喃嘸先生也需要擁有「法力」才能在這一行繼續走下去,而所謂的法力指的是打坐、心法及功德。「打坐時,靈魂會往外飄,會遇到的試驗、劫難也不同,因此祖師爺傳承下來的法也不一樣;心法指的是人心要正,每個人都有善惡兩面,但在面對誘惑及考驗時必須自我堅持,不能做壞事;而功德就是一般我們說的救人,救越多人就能累積越多功德。」

他指出,家傳的打坐訣竅是以口教的方式講述其中要訣,雖然會給傳承者一些提示,但要如何進入狀態,還需靠當事人自行摸索,研究出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雖然打坐是喃嘸先生的功課之一,但並無規定需要天天打坐,且並非一次就能完成,而是日積月累下來的成就。「所以我們平時有空就會打坐,放空自己,清空所學,才能學習更多。我一般是大法會前一個月開始打坐,為法會做好準備。」

符咒學問大

鍾法雄本身也收了一些徒弟傳授道場知識,惟一些知識只能「傳內不傳外,傳子不傳女」。在眾多成為喃嘸先生的技能裡,家傳的符咒寫法是不能外傳的精髓,唯有家族子孫才有機會學習。別看他們寫符咒時一氣呵成,猶如寫字那麼簡單,實際上需要用心法專心撰寫。只要稍微走神,該符咒就只能作廢。他表示,剛開始學習寫符咒時,需要先跟著符咒的樣板畫,待掌握了其畫法,才會正式傳授內裡的訣竅。「我本身看過的符書就不下20本,然後將這些精髓都集中寫在一本符書裡。符咒種類繁多,約有2萬5000多種,只是我們平日常用的來去就那幾種。 」

他從抽屜裡拿出一張符咒,指平安符會寫在黃布上,而喪禮上用於貼在大門、棺材的符則是用黃紙。符咒上的字分為黑、紅兩種,其實是分別以文將或武將的身份去寫,前者以硃砂撰寫,後者則以墨水(點圖放大瀏覽):

隨時代變通電腦打印法會奏章

時代的變遷對各行各業皆有一定的影響,鍾法雄透露,以往打齋需要從傍晚6時誦唸到清晨7時,共需12個小時,但如今已經改為從晚上7時開始至凌晨12時。「以前,我們一天誦唸12本經書,來到現代,一天最多誦唸7本經書。」他笑說,整體過程並無偷工減料,誦唸的經文仍是一字不少,只是將法器奏樂的時間縮短,務求在限定時間內完成。

如今,在法會上需要上奏的奏章,也由手寫改為用電腦打印在黃紙上。鍾法雄透露,以往農曆七月的普渡法會都會用手寫方式撰寫奏章,然而普渡法會的場次眾多,無法一一用手抄寫,因此在孫子的建議下改為用電腦打印。「只要沒有寫錯字,都是能接受的。」回想起兒時自己跟著爺爺學習時,因手抄字體不美觀而被責罰,需要重新抄寫,他感嘆現代能藉助科技的幫助完成工作實在太方便。詢及會否擔心這樣做會破壞傳統,他則笑說喃嘸先生也需跟著時代的步伐變通,否則下一代可能會因為覺得麻煩,而不肯繼續傳承下去。

對於喪禮上的一些流程,他也認為將可能隨著時代漸漸被淘汰。譬如在做「破地獄」儀式時,喃嘸先生需要後仰下腰,但隨著子孫那一輩推遲了學習的年紀,很可能會因年紀較大,身體柔軟度不佳而漸漸淘汰這個動作。「這個動作我從小做到大,現在66歲了,還是能做這個動作。我的孫子們從小看我們做這個動作,也還是能下腰,但他們還沒進入這一行,平日很少做,等要做的時候已經差不多20歲了,有一定的難度。」

【相關圖輯】日本鬼屋疫情下變招求存 首創自駕地獄遊 安坐車中隔窗「撞鬼」卻同樣恐怖(點圖放大瀏覽):

+5

不強求子孫繼承

雖然喃嘸先生是家族事業,但鍾法雄表示不會強迫下一代進入這一行。他笑說,自己的4兄弟裡,就有一位弟弟對這個行業不感興趣,投身是化驗行業。目前也僅有他和最年幼的弟弟仍在這個領域裡。「孫子那一輩暫時只有大孫子投身這個領域,其他孫子還在唸書。」即便希望子孫們都能將家業傳承下去,但他仍認為需要給他們自由選擇的權力。「畢竟做這一行除了心術要正,也還需要有興趣才能繼續下去。」

俗語說「師父帶入門,修行靠自己」,說的正是喃嘸先生這個行業。家業的傳承使喃嘸先生之路能走得順一些,但在傳授口教後,能領悟多少、修行多深入,就要看當事​​人本身的機遇及心志。他指出,無論是在外拜師或傳承祖業,心都要足夠堅定,包括遵循行業禁忌,以及抵抗各種花花世界的誘惑。「自己的修為就得自己負責。」

【相關圖輯】茅山師傅自述最驚嚇經驗:在富士山最猛鬼旅館意外靈魂出竅(點圖放大閱讀):

+23

【相關圖輯】台通靈級命理師神預言:當天不要出門!台婦安守家中下場卻超悲慘(點圖放大閱讀):

+18

延伸閱讀:

專才‧速成‧線上學創意營銷開班!

二次創作與網絡傳播

【本文獲「馬來西亞東方網」授權轉載,原文:學徒出師需廿年喃嘸先生是怎樣煉成的】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