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實測】香港人接納導盲犬嗎? 有食肆拒入內:拎走啦唔該你

最後更新日期:

早前英國失明男子Amit Patel在導盲犬狗帶上安裝鏡頭,拍下平日被途人歧視情況,《BBC》及《每日郵報》等外國媒體都有報道,並引起社會討論。

《香港01》記者透過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聯絡導盲犬使用者Andy(徐文俊),得悉Andy都有被歧視經歷,於是「照辦煮碗」,到食肆及乘坐不同交通工具,觀察香港人對導盲犬接受程度,結果可能是你意料之外。

手機App用戶請按此開啟瀏覽器,以便瀏覽動態圖片。

記者與視障人士Andy、導盲犬Tobi走訪港島3區,觀察途人反應。(黃樂怡攝)

Andy今年26歲,約18歲時因視網膜脫落而完全失明,與導盲犬相伴近2年。實測當日早上,記者先到Andy住所,會合Andy與導盲犬訓練員,並在Tobi狗帶上安裝鏡頭,然後一起出發。走到巴士站期間,街坊都對Andy及Tobi表現友善,有一名中年男子更主動逗Tobi玩。

記者在導盲犬Tobi身上安裝鏡頭拍下導盲犬外出情況。(黃樂怡攝)

5間食店1間拒導盲犬入內

不過,當Andy與Tobi踏入西環一間粉麵店時,即遭「伙記」制止,說:「拎走呀好無?拎隻狗入嚟我哋唔得㗎。」儘管Andy解釋Tobi是導盲犬,店員仍拒絕讓一人一狗入內,說:「唔得㗎,人哋驚㗎,拎走啦唔該你」。店內一位「阿姐」食客附和說:「你(Andy)入得嚟,其他狗都入得嚟架啦。」

藝人政界齊齊支持導盲犬 鄭秀文:牠們受過嚴格訓練 不用太害怕

採訪當日,有粉麵店拒絕讓Andy與Tobi進入食店。(導盲犬鏡頭影像)

當日Andy與記者走訪西環、灣仔、中環區,共到訪5間茶餐廳及粉麵店,可幸的是除西環一間粉麵店外,另外4間都准許導盲犬入內。雖然不少店員一開始都表示狗隻不得內進,但當Andy解釋Tobi是導盲犬後,大部分店員都熱心引路,安排Andy與Tobi就坐點餐。食客看見有狗隻進店大多都表現詫異,與友人交頭接耳,但都沒有人開聲反對。

Andy表示平時經常乘坐的地鐵及小巴路線都沒有太大阻礙。(黃樂怡攝)

乘巴士被要求讓座

過去曾經有失明人士帶同導盲犬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時遇上不快經歷,記者當天與Andy及Tobi一同乘坐4種交通工具,包括巴士、的士、電車及港鐵。不論是哪種交通工具,Tobi上車後都會乖乖踡縮在Andy腳邊,不會騷擾其他乘客。例如搭巴士時,Andy都會與Tobi坐在下層關愛座,從Andy家到西環的車程中,有一位年老婦人走到Andy身旁,請Andy讓位。Andy解析有導盲犬坐在腳邊,該名婦人雖然面帶疑惑,但最終都走到附近座位安坐,沒有投訴。

Andy乘坐巴士時,通常會與Tobi坐在關愛座,或是輪椅位置。(黃樂怡攝)

導盲犬被電車門夾頭腳

記者與Andy乘坐電車,導盲犬Tobi首先踏上電車,但司機卻突然關門,碰到Tobi的腳和頭,Tobi沒有吠叫,表現冷靜。司機其後應該意識到Andy是視障人士,有需要帶著導盲犬,就讓Andy及Tobi在車頭上車。Tobi如常坐在Andy座位下,下車時司機提醒Andy:「睇樓梯呀!」

【01百科】導盲犬講究血統? 若遇上謹記「三不一問」

港鐵乘客圍觀 熱心市民帶路到月台

Andy與Tobi乘坐港鐵時,乘客多會投以奇異目光,有些更拿出手機拍照。在灣仔港鐵站,Andy因不熟悉站內佈局,一度迷路,入閘後找不到月台去路。一名中年男乘客上前帶路,將Andy帶到月台。當日車廂非常擠迫,入到車廂後,乘客都刻意讓出位置,讓Andy與Tobi在輪椅位置安頓好。

在港鐵月台,不少乘客都圍觀Andy與Tobi。(黃樂怡攝)

的士司機豁免動物附加費

根據運輸署的士收費表,每隻動物或鳥類乘坐的士,司機可收取5元附加費。記者與Andy和Tobi乘坐的士,司機表示並非所有行家都願意接載狗隻,「佢見到你有隻狗都唔載㗎啦,停都唔停啦」。該司機表示,自己曾經養狗,因此不抗拒,而今次是首次接載導盲犬,更與Andy閒聊導盲犬相關知識,最後並無收取5元動物附加費。

Andy憶述被的士司機拒載經驗,「有時喺街截,(司機)問我去邊度,之後又話去唔到咁遠啊,或者唔識路呀,又或者話差唔多交更呀咁樣囉」。因此,現在Andy如需坐的士,通常都會先以召的App預訂願意載導盲犬的的士,以免在街上狼狽截車。

記者與Andy及Tobi在街上截的士,成功上車。(黃樂怡攝)

Andy:大眾對導盲犬接受程度有進步

「有啲細啲嘅茶餐廳,主要食嘢嘅地方,佢哋都知道法例唔畀狗去,的士都唔會畀上。」即使多番解釋,某些店員和司機都不願接受。「佢哋猛話係狗,但只係工作犬但人哋又唔明」。被拒絕的時候,Andy指:「當時會無奈,但唔會話嬲」。不過,總結兩年來體會,Andy認為社會大眾越來越接受導盲犬,例如在人多地方迷路時,總會有途人出手相助,「香港人好好囉,有咩情況都會嚟幫我哋」。

Andy兩年前遇上Tobi

大約2年前,Andy成功與導盲犬Tobi配對,Andy一開始抱著不妨一試的心態,後來漸漸發現有導盲犬的好處。Andy表示:「有狗帶我行方便好多嘅,因為(導盲犬)始終有眼,訓練完之後識得避開一啲障礙物。」Tobi平時在家玩得不亦樂乎,Andy用一個布偶玩具就哄得Tobi發出低沉而興奮的聲音,更在地上反肚打滾。但一穿上「工作服」,Tobi就知道要上班去,馬上變得沉穩安靜,準備與主人出發。

Tobi在家中與Andy玩得不亦樂乎。(黃樂怡攝)

導盲犬為家人

雖然現在Tobi與Andy步伐一致、相當合拍,但Andy坦言一開始Tobi搬去與他同住,都花了一段時間磨合。「生活作息調節下,定時定候陪佢去廁所,餵嘢畀佢食」。有了Tobi作伴,Andy生活變得更有規律,「自己時間要調節吓,生活要有規律當佢係家人照顧」。

導盲犬出生後三個月,會先在寄養家庭適應人類日常生活,受訓後再配對到視障人士家中居住,因此對狗隻來說,不停轉換環境心裡上亦需時適應。Andy憶述:「啱啱嚟要磨合會扭計,唔係好肯去廁所,又成日想問有無嘢食」,「會覺得係咪舊主人唔要佢」。

Tobi很愛睡覺,一停下來就會小睡片刻。(黃樂怡攝)

自首隻導盲犬來港已逾40年

1975年香港從澳洲首次引入兩隻導盲犬,可惜缺乏導師跟進,兩隻導盲犬最後分別因疾病死亡。時隔36年,香港再有兩隻導盲犬抵港,並於2012年成功與視障人士配對,而生於台灣的導盲犬Google,則是首隻由香港訓練的導盲犬。時至今日,香港服務中的導盲犬數量少於30隻,但坊間歧視情況仍然存在。

現在Andy和Tobi基本上形影不離,「好多地方都會去,去過迪士尼、海洋公園,沙灘,出去見下朋友」,但不是所有人都接受狗隻進入自己的處所。Andy是一名兼職按摩師,提供上門按摩服務,客人大多都接受Tobi,但亦有客人表明不讓導盲犬進屋。Andy表示偶爾都要留Tobi在家:「咁唔俾咪唔帶佢去囉」。

香港有法例保障視障人士與導盲犬進出公眾場所,包括交通運輸設施。(黃樂怡攝)

法律保障視障人士與導盲犬進出公眾場所

香港有法律保障視障人士與導盲犬自由進出公眾場所,當中包括食肆及交通工具。根據《殘疾歧視條例》(第487章),「任何人士如拒絕視障人士攜同導盲犬進入容許公眾人士進入的處所,或拒絕向他提供服務或設施,則可能被視為觸犯《殘疾歧視條例》。在該條例下,有關處所,服務及設施的涵蓋範圍包括酒店、銀行服務設施、教育設施、娛樂設施、康樂設施、交通運輸設施等」。

《食物業規例》(第132X章)第10B條就列明,雖然食肆不准狗隻進出,但「本條不得解釋為禁止為完全或局部失明的人充當嚮導的狗隻在任何食物業處所內(食物室除外)出現」。

Andy表示現在坐小巴都大致順利,尤其是平時經常乘坐的小巴路線,司機都已習慣接載Tobi。(黃樂怡攝)

Andy:望市民慢慢接受導盲犬

從被拒入餐廳的例子可見,坊間仍有人對導盲犬抱有成見,Andy就希望大眾可以接受導盲犬:「導盲犬佢哋都係溫馴嘅狗,唔會亂叫咬人」,「要大家慢慢接受」。導盲犬服務中心訓練員彭愷婷認為香港已開始逐漸接受導盲犬,訓練導盲犬時都得到大眾理解:「我自己無受過啲拒絕」。彭愷婷舉例指乘坐交通工具一般都非常順利,「巴士司機其實好好,我搭開嗰條線有啲司機會特登降低地台」。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