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爛聲照錄音監製藝琛拍枱鬧 J.Arie:真係唔想㗎嘛大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攝影:梁碧玲 黃浩晉

雖然J.Arie參與今次《我不怕唱歌》,但其實入行第2、3年,佢都怕過唱歌,仲覺得當時有啲「一蹶不振」。J.Arie表示:「好辛苦呀!嗰一年有少少一蹶不振feel,試過做節目做到喊,成年都係咁。 入行第2年,踏入第3年嗰個階段時間係怕過唱歌。」

J.Aire形容自己當時係「衝出嚟嘅o靚仔」,對每一樣嘢擺到自己個期望好高,成日好想有回報;到入行第二年發現自己又跟不上外界的要求,心情非常波動。

到入行第三年情況更差,斷斷續續病咗成年,聲音狀態冇好過,情緒跌到落谷底,J.Arie話:「唯有硬住頭皮,沙聲呀,唱幾take又冇聲呀,咁樣習慣咗呢一種低谷嘅情況,踏入16、17年,個身體機能又好轉番,個人又開心番。」佢講到:「雖然Artist係好情感牽連嘅動物,但係我都好希望可以個人平和一啲,EQ好一啲。」

聲線狀態差,仲要俾監製鬧,J.Arie形容當時跌落谷底。

雖然J.Arie心情與身體狀況都跌落低谷,幸好可以向身邊嘅監製藝琛大吐苦水;不過拍住藝琛原來好大壓力,J.Arie仲試過俾藝琛爆粗鬧。J.Arie話:「儘管已經唱咗4、5年,每一次錄一隻新歌都係新挑戰。同埋佢(藝琛)每一次都會X我嘅,每一次少不免有呢個過程,每一次錄音錄到忟,錄到鬧『點你個狀態又會係咁㗎!』不過呢一年好啲喇,之前仲係拍檯鬧!」雖然過程辛苦,但錄出嚟嘅成果過到自己嗰關就乜都抵番晒,《冰島》 係佢暫時最滿意嘅作品,而且亦係最花時間。

 

J.Arie聲線狀態差仍然硬住頭皮錄音,但照樣要俾監製鬧,J.Arie諗起都好激動:「係呀!喂!我真係唔想㗎嘛大佬!但係身體唔聽話,病完一次第二個月又病過,自己都好嬲自己!但係一齊做嘢、錄親音又會俾監鬧『點搞呀你!』都會忟嘅!」

當時狀態咁差,J.Arie都好嬲自己。

近來J.Arie較多幕前演出,會否因此忽略音樂,失去時間創作?答案竟出人意表:「反而唔係喎!其實要拍係用好少時間㗎!基本上,上年我有大部份時間我係匿咗喺Workshop度寫歌,錄音室度錄歌。其實我仲有一啲存貨喺到未推出嚟,真係爭拍埋個MV就可以推出,今年希望可以將之前一路寫落啲Demo真係可以成事。」

J.Arie透露將會有一段時返內地,但仍然希望演唱廣東歌:「我希望係帶廣東歌俾大家,我唔會忘記個語言,即使佢好難唱。」早前不少香港歌手都參加過內地選秀節目,但因為語言問題被淘汰,J.Arie會否對此有顧慮?佢表示:「呢啲顧慮唔到我諗,呢一個階段我認為有咩歌最能夠表現我嘅感受,同埋我擅長去演繹,而我能夠賦予一個新生命畀呢首歌,我就會唱。我冇諗太多一定要我唱國語歌就去唱國語歌。你想冇咁玩自己嘅話咪揀國語囉,但係我覺得廣東話呢個語言一定要帶去有華人嘅地方,我首選係廣東話。」

雖然J.Arie覺得廣東話唔容易唱,但唔會忘記呢種語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