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唱摧毀機」泳兒狀態回勇 失聲後曾有陰影:好多風格都做唔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些歌手在樂壇中,年年衝著獎項而去,誓奪樂壇第一人之位;也有些歌手避其鋒芒,在主流中另覓出路,不求與人相比,但求找到知音。泳兒Vincy大概就是這樣的一位歌手,2006年出道,短短兩年間已進入音樂生涯的春天,當時在香港樂壇中唱功數一數二的女歌手,泳兒佔一席位應該沒人會不同意。不過歌手的路途漫長,幸福來得快,亦意味著很快要面對另一問題,到底如何能屹立在樂壇當中,才是實力派的真正命題。

攝影:葉志明

makeup:Chris Lam

hair:Zivyeunghair @haircorner

outfit:@MARKET LIBERTY / @KOYO

venue:The Wave

出道以來建立了明確的實力派形象,泳兒曾經歷過失聲的階段,今年重踏演唱會舞台,要再次找回對唱歌的自信,是她目前最需要面對的命題。

經歷了一段長時間唱Hi-Fi碟的生涯,今年泳兒終於積極籌備新系列,以花為主題,先後推出了《明日花》、《野木蘭》、《花心》等作品。除了統一以花為題,歌曲亦走偏鋒,不如《花無雪》大路,卻在三首作品中尋找到泳兒迥異的風格。《明日花》整體感覺空靈;《野木蘭》搖滾中帶硬朗;《花心》編曲古典華麗,以往大家可能較熟悉泳兒柔弱的一面,Vincy直道:「咁多年以嚟,我經常會被大眾定型為柔弱、多愁善感嘅女仔,當然呢啲都只係我其中一面。但我有時候都好剛烈,尤其身邊人發生咩事,我都會挺身而出行出嚟。近幾年,其實屋企都有啲突如其來嘅事情發生,例如媽媽病咗,會令我責任心更重、更勇於做決定。」但今年她的新歌,硬朗中總覺得帶著點點「女版Eason」的味道。

說是女版陳奕迅,可能你會覺得有點誇張,不過再聽聽《野木蘭》,其實甚有陳奕迅《黑擇明》、《裙下之臣》這類作品的暗黑風格,而這種非主流情歌類型的歌曲,也不是人人可以扛得起。對於「女版Eason」這稱號,Vincy回應:「做呢首歌嘅時候,我冇刻意去諗要做女版Eason,不過無可否認,我的確好鍾意Eason呢類型嘅歌曲。其實寫到呢種作品嘅音樂人唔多,絕對係可遇不可求,徐浩寫《野木蘭》之前,聽到我喺《蒙面唱將》上面唱《易燃易爆炸》,亦成為咗佢嘅靈感來源。」要知道,當時泳兒在《蒙面唱將》上,也得了另一種稱號,叫「原唱摧毀機」,意指在她的翻唱下,原唱也顯得黯然失色。

今年泳兒不少作品也跳出了舊作框框,甚至逐漸浮現出一種「女版Eason」的味道。

提起「原唱摧毀機」,又不得不提她一系列的翻唱Hi-Fi碟。在2014年後,泳兒推出首唱Hi-Fi專輯《愛. 情歌》,獲得金唱片之餘,更勇奪多個IFPI獎項,包括「十大銷量國語唱片」及「十大銷量本地歌手」,這樣的成績絕對證明了Hi-Fi碟的市場價值,以及泳兒的強大定位。不過對於泳兒來說,似乎她從未打算要把任何原唱給摧毀掉:「我自己做翻唱碟,永遠都希望將首歌改到面目全非,因為我覺得無論如何都冇可能超越到原唱,尤其Hi-Fi碟當中嘅作品都一定係經典,我亦冇打算要超越原著。所以做歌嘅時候會好掙扎,因為我唔想復制一首歌出嚟,但改得太勁,聽眾又未必接受到。」

雖然翻唱發燒天碟奠定了泳兒在樂壇中的位置,不過她又坦言:「最希望可以將舊作品改到面目全非。」

經歷過一段低潮期,Vincy因家裡有事而無緣無故失聲,本來每次唱歌,手裡的咪高峰也是她的信心來源。但聲音出現問題,Vincy給予自己的壓力也變得非常沉重:「因為大家認識我咁多年,對我總會有一定期望,知道我應該唱到一定水準,但我知道自己做唔返同樣水平就會好怯。甚至會覺得見唔到將來,即使有好多嘢想做都做唔到,出歌都唔敢諗咩音樂風格,因為最寶貴嘅聲音已經唔喺度。」為了恢復狀態,Vincy笑言自己什麼方法也嘗試:「西醫中醫,咩療法都試,祈禱又試,玩水晶又試,甚至搬屋我都試過。」後來狀態慢慢轉好,她也生怕失聲會隨時再次降臨:「一定會有陰影,唯有襯自己狀態好嘅時候,盡力去唱。」

即將於10月16號晚於九展舉行《重新感應演唱會2019》,雖然狀態經已恢復,但泳兒也坦言自己有想過,今次演唱會會否是最後一次?她又補充:「因為以前做每件事都會留力,覺得唔好去到太盡,企喺安全嘅界線去唱。但經歷過失聲,反而提醒自己,本來擁有嘅聲音原來隨時都會冇,所以更加要把握每一次機會盡力去做。」

經歷過失聲的低潮,狀態逐漸回勇,反而令Vincy在面對往後的演出更放盡全力去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