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6位暗藏爆笑因子的香港歌手!唱歌可以Chok 一放低咪笑爆嘴

撰文:KKBOX
出版:更新:

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低潮,香港人大都被社會緊繃的氣氛,弄得心情沉重、寢食難安吧?當日子愈是刻苦難熬的時候,我們愈要注意精神的健康、為自己尋找方法調解壓力!現在我們不如齊齊停一刻鐘,盤點以下幾位歌手的「搞笑經典」,放鬆心情吧!

1. 鄭中基:情場浪子變成搞笑諧星

曾幾何時,蓄著長髮、個性浪子的鄭中基(Ronald),憑經典情歌如《晴天.陰天.雨天》、《我代你哭》、《時間.人物.地點》和《無賴》等,為大眾所熟知。但自從Ronald轉戰影圈當演員、成為好老公和爸爸後,他舊日的「無賴情歌王」形象逐漸褪去,取而代之,大家開始迷上他於《行運超人》裡男扮女裝整古做怪、《龍咁威》系列的演龍威傻氣爆發,以及《低俗喜劇》做重口味廣西黑幫老大暴龍哥等人物。

如此轉變,為本性怕醜內歛的Ronald,意外開通了一條「搞笑諧星」的表演路線,多首由他主唱、感覺生鬼過癮的電影歌曲如《猛龍特警隊》、《死啦D青春痘》等,都變成了歌迷的另類至愛。年前Ronald搞演唱會,也風趣地跟Joey Tang、KB及梁柏堅創出新組合「嚿飯咁」,回應大家的熱情。歌迷亦漸漸除歌手身份以外,將「搞笑」和Ronald劃上「等號」。

2. 張敬軒:從斯文到爆笑的變化

張敬軒(軒仔)出道至今16載,一直行實力唱作人路線,本來氣質斯文、官仔骨骨,但隨著這將年發展漸見穩定,他的心態開始愈見豁出來,不介意對外展現內心多嘴又調皮的一面。

+2

軒仔經常惡搞老友容祖兒(Joey),以「火龍果」扮對方起舞歌唱,又不介意醜化自己,露腳毛穿膠袋衫二次創作對方MV,並且在Joey入行廿年的《Pretty Crazy》紅館演唱會上,互相取笑生活事以至感情事,在現場大放笑彈;早前另一友好王菀之(Ivana)拍廣告時,就以鬥氣情侶角色示人,為Ivana測試肌膚狀態時取笑她的皮膚乾如沙漠,自讚本身皮膚勁水潤,是天生麗質的「天喱Ger(Teenager青少年)」。

此外,軒仔還喜歡自嘲,早年曾將個人歌曲《酷愛》改為「越南搞笑版」,於自家演唱會更去到盡,以造型爆笑瘋狂的「女歌手降兩度」,自己做自己的表演嘉賓,在紅館舞台上盡情娛樂觀眾;不唱歌的時候,還多次拍出惡搞笑片, Mean人之餘也不失自我調侃的幽默。

3. 李拾壹:少少幽默多多趣

在香港地要做獨立歌手,絕對是一件極具考驗性的事,像唱作人李拾壹雖然擁有實力,但平日除了做音樂創作之外,也要兼顧多重身份,譬如節目主持、音樂監製、配樂師等角色,方可累積經驗、維持生計。

唱作人李拾壹雖然擁有實力,但平日除了做音樂創作之外,也要兼顧多重身份,譬如節目主持、音樂監製、配樂師等角色,方可累積經驗、維持生計。(IG@subyub)

這種營運模式,無疑是辛苦的,不過同時卻又練就了李拾壹在表演上靈活性,懂得怎樣運用搞笑本領、結合實力去打動觀者的心。除卻平時演出時說話鬼馬等特質,他的音樂也別有味道,像曾經嘗試將港式英文融入廣東歌,製作成「拾壹學長英語教材 - 港式唱K學英文」的短片,名義上做英語教材,實際上做出跟網民分享創意的二次創作短片,思考香港語言獨特性,歡笑中也不失生活小智慧和小道理。

4. 農夫:由內搞笑到外再到內

由陸永與C君組成的「農夫」,等同與「搞笑」二字劃上等號,近來最最最笑死人無命賠的例子,必數8月時,兩人為容祖兒紅館演唱會《Pretty Crazy》紅館演唱會做嘉賓時,竟然被內地網民「認錯樣」,將C君當成議員快必(譚得志),將陸永錯當成社運者梁天琦,再留言指罵的荒誕事。

看農夫躺著也中槍,實在令人戥他們陰公得來,也忍不住想笑。撇除這椿小事,平日兩人的搞笑形象,確又真的深入民心,兩人除了音樂創作上盡見鬼馬本領,像早年跟風水師麥玲玲合唱《風生水起》一曲,Rap到街知巷聞、變成賀年K歌之選;於《BOOM支筆》用非常生鬼的方式呈現獨到的Beat Box手法;在2010年推出的專輯《O'Fama》及同名歌曲中,用上近15分鐘跟陳冠希、Eason等唱盡工作辛酸、於《娛樂圈殺人事件》瘋狂諷刺娛樂圈,令人笑出眼淚。

近年兩人經常伙拍鄭裕玲(Do姐)齊齊做綜藝及旅遊節,三人的合作火花不斷、笑料百出,互相激發幽默與活力,叫人有感農夫舉手投足也是喜劇人物的材料。

5. Serrini:妖姬之音解放人性快感

自從去年5月,參加完Serrini於旺角麥花臣場館舉行首個最大型售票演唱會「Serrini的童話世界」後,不少港男港女都紛紛表示當夜於人潮中領受過這位「教主」的「摸頭祝福」、「灑玫瑰聖水」及「鞭打」後,已然成為了她的忠實信徒,如此現象可真是另類的音樂狂熱。

能夠令歌迷如痴如醉、甘願歸依,多少因為Serrini混身散發一股神奇的「邪氣兼靈氣」。不像多數女歌手入行先賣乖乖玉女形象,Serrini打算出道已經以曲風多元、談情說性等出位形象示人,經典歌曲《蘇菲亞的波霸珍珠奶茶》唱盡本地少男少女的情感秘密。而她去年推出的專輯《邪童謠》,更開宗明義「反童話」,運用充滿民謠特色的音樂,反轉演傳統公主故事的正邪善惡觀,令人想入非非,念及共鳴處,還會自動會心微笑。

另外,Serrini的歌不僅聽得過癮,也深具視覺以至觸覺的快感,皆因她平常的演出方式並不嚴肅,而是極其在地和狂野,譬如她喜歡稱呼入場者是參與祝福儀式,並會自備工具給大家祝聖、摸頭等,跟主流歌手遠遠在台上、與觀眾留有距離的作風,大相徑庭,故此每個Serrini演唱會的人,幾乎都可盡興地笑著離場。

【本文獲「KKBOX」授權轉載,按此收聽文中歌曲,立即下載KKBOX App收聽4000萬首中外日韓歌曲!】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