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種女生】一人出發 卡車野遊非洲56天:要有獨個兒死去的準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嚴格來說,Kobe Wong說這次非洲之旅並不算是一個人的旅行,因為在五十多天的非洲行程中,她是乘坐旅遊卡車,有別的團友,只不過全都不認識而已。旅程中就只有數天是獨個兒遊歷,然而這個旅程的起始,比她自己一個人旅行更覺弧獨。

攝影:楊程

讀書時已習慣一個人四圍去,但第一次獨遊非洲經驗,對Kobe來說仍是十分難忘。

Kobe很習慣一個人旅行,她在英國讀書時每逢放假便會周圍去。十多年前在上海工作,沒家人朋友在身邊,周末也是穿州過省一個人到處走。Kobe本身從事財經傳媒十多年,後來突然轉了開私房菜,生意做得很好時又覺太困身,不能去旅行「個身就像有蟻咬」一樣,最後將生意賣盤變成自由人,亦決定去一趟從未去過的非洲,最後還自資出版了《你都非得起》一書。

非洲多國太陽猛烈,一不小心就會曬傷。(受訪者提供)

防蚊防矖防寒要做足 非洲其實可以好凍!

人家去非洲旅行多是動輒六、七萬的豪華團,但Kobe去共五十多天才萬多元,可想而知行程有多「在地」。「因為五十多天的旅程中,四十多天都需要露營,所以我買了頗貴的睡墊和睡枕,另外防蚊防曬用品都要帶備充足。有數名團友只曬了一小時已嚴重曬傷,我帶了多支防曬霜也是剛剛夠用。」至於簽證,由於非洲共有五十多個國家,各處鄉村各處例,但理論上除了肯雅要做落地簽證,其他國家用特區護照都是免簽證的。

(受訪者提供)

「然而非洲部份地方電腦系統還是比較落後,如我在贊比亞職員不懂分辨中國和特區,結果還是要付費才能入境。在津巴布韋亦出現同樣情況,職員花了個多小時去查核,最後一個肥叔叔走出來着我立即飛回香港重新做簽證,當下心情感到崩潰,原來他在捉弄我,不過都足以嚇破膽了。」出發非洲前,也必須要打「黃熱針」、配備虐疾、破傷風等藥物,「今次去了八個國家,有五、六個都是疫區,過境時都要踏消毒盤和消毒雙手。其中一個地方馬拉維愛滋病還很嚴重,每100個人裏面便有15人染上。關卡放了一盒避孕套任居民取用。」常有錯覺非洲就是很炎熱的地方,然而晚上溫度往往只有幾度,「外國團友多帶了小背心,其實長袖衣褲既可防蚊亦能防寒防曬,去非洲才是最佳衣着。」

Kobe這次非洲行不是豪華遊,花費大多用在戶外裝備上。(受訪者提供)

出發前 先準備「身後事」?

對於非洲的印象,小編還是停留在「歷蘇」的印象中。當然年輕讀者甚至連歷蘇是誰都未必知道。但原來Kobe去之前腦裏也有相同的影像,今次也有特意去歷蘇的家鄉布什曼村落去看過究竟,那裏是刻意保留着當地的傳統服飾、泥屋和傢俬。「但非洲其他地方已非想像般落後,當然有富裕的城市,也有貧窮得很的地方,大致感覺就像八十年代的中國一樣。」

出發前我跟保險經紀說,如果你幾天沒看見我上網,最好找找我,都沒聯繫上可能我已死掉……

那究竟非洲旅遊危險嗎?「其實一個女孩子,我是絕對不建議去,即使我今次算是單身出發,實情也是參加卡車旅行團,有導遊有團友。好像是坦桑尼亞,當地人看到你舉起相機就會很敏感,相反南非就很歡迎遊客,但導遊還是會勸我們晚上不要外出,因為南非每天平均都有四十多宗謀殺案,強姦案就更甚,所以無謂博,最好都在一大班人一起的情況下才出動。衣著亦最好深色低調,拿的都是當地人街市膠袋,若有人來打劫,就乾脆把所有東西給他,不要反抗。出發前我跟保險經紀說(她本身是我朋友),如果你幾天沒看見我上網,最好找找我,都沒聯繫上可能我已死掉,請告訴我媽媽我買了保險。」

單身上路 全因情傷?

話雖如此,Kobe卻發現幾乎整架卡車有三分二都是單身女子,起初她以為是因為女生都比男生大膽,又或者不太介意獨個兒去旅行,在某夜促膝夜談間,才驚覺全部都受過情傷的,這個不是苦戀十二年無結果,那個就是剛被拋棄了,全都是在旅程「療傷」中,當團友發現她有一個拍拖多年而且穩定的男友時,都感到十分驚訝,然而Kobe心裏更覺詫異,以為自己去錯怨婦俱樂部。

一人出發參加卡車旅行團,滿卡車都是不認識的團友,對Kobe來說是另一個挑戰。(受訪者提供)

獨遊前先作身心評估  孤獨比死更可怕

一個女生外遊,要注意的地方當然有很多,尤其是這些落後地方,首先要為自己來個身心評估。「要在非洲找一個像樣的廁所並不容易,導遊通常帶你到山邊,男一邊女一邊在樹後便要解決。食水也沒有衛生可言,雖已放淨化劑,但肉眼看都能看出不潔物,最後還是照吃下去便算。還有,在非洲真的經常吃非洲雞的,要是揀飲擇食的話,就沒什麼好吃的了。」

在香港很多東西都很方便,我們都被縱壞了,慢慢亦成了刁民……

非洲本地人早餐Supu kuku,是用走地雞煮成的雞湯。(受訪者提供)

不過Kobe說,這些都只是外在的條件,心理因素還更需要衡量。「出發前知道要坐很多長途車,但之前也有搭乘西伯利亞鐵路的經驗,所以知道自己不怕坐悶車;又有澳洲餐車旅遊經驗,不怕每天又搭又拆帳營的麻煩。可是我卻沒意想到自己抵禦不了被排擠的感覺。我在肯雅上車,大約兩星期左去到坦桑尼亞,那時候我真的想過放棄,因為兩個星期裏,整團人沒有人跟我說過話,甚至可說歧視我是華人,拍照時愛在我後面戚眼扮鬼臉(外國人愛這樣恥笑華人的樣子),也刻意幾個人高談闊論時裝作我是透明。當時天氣又熱至37度,肋骨又弄傷了,洗澡和刷牙時又發現水是鹹的,人很暴躁的狀況下想馬上訂機票回香港,可是卻發現上不到網。這時導遊跟我說他當了導遊七年,就只接待過兩個日本人和一個中國女孩,同樣都受到外國人弧立。那兩個日本人自己繼續自閉,而中國女孩就在這個地點之後離開了。我聽後就有不能輸的念頭,於是就決定繼續撐下去當獨家村。」

孤獨的感覺比死更難受,轉捩點在於一次Kobe大發雷霆,「在進入贊比亞前,導遊着我不要把贊比亞不好的地方寫上網,於是我就突然憤怒地要他道歉,又不只是我有Facebook,何以只提醒我一個?其他人看在眼裏知道我並非善類吧?而以後團友再說我什麼不是時我便立刻反駁,慢慢有溝通下,成見少了,了解多了,最後大家竟然成為朋友,所以我常笑說我是一個人上車,一家人下車的。」

本來充滿矛盾的團友,到最後成了好友,是旅程中最難忘的事。(受訪者提供)

慢活無罪  不要自視過高

其實一個人旅行已經很多次,不過這次旅程還是有些意想不到的得着。「香港人總是自視過高,之前覺得團友不理睬自己便算,其實自己也有點高竇,很多事情也源於不理解和成見。我們也不要做井底蛙,非洲早也不再是歷蘇和埃塞俄比亞,南非的支付系統比我們先進得多,在非洲很多地方坐Uber也比香港方便。在香港很多東西都很方便,我們都被縱壞了,慢慢亦成了刁民,人家走路慢一點又鬧人,但人家又不趕時間,慢行無罪啊!再者,經歷過這次野遊後,身心的意志都鍛練了不少,相信也再沒有捱不過的苦了。」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