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女班打造「良心」偵探社:除了捉姦,我們也可以修補關係。

撰文:許芷婷
出版:更新:

幽暗的房間、煙味混著霉臭味,窗前站一個背著我的偵探,唯一的陽光從他身後滲透而出,寧死不開燈。福爾摩斯明明都是這樣的。我一踏進這全女班偵探社,這些幻想都一一幻滅。她們不但會開燈,辦公室井然有序,個個笑意盈盈,送水請坐,賓至如歸,加上創辦人文顯楠(Philic)一句「我就是想給客人家的感覺。」不說我還以為自己在看樓盤。
攝影:Bowy Chan

文顯楠(Philic)從小便喜歡偵探,實現夢想後卻不能接受公司的不道德手法,便離開另起爐灶,創辦宏智偵探社。
每個客人來的時候都是心痛的,但我希望他們離開的時候是寛心的。

「來的人經已很傷心,我不想她或他還要擔心這裡的環境。」剪一頭利落短髮,宏智偵探社的創辦人文顯楠(Philic)這樣說時帶點英氣又不失溫柔。宏智於2009年成立,全女班,打破一般人對偵探社的印象。不只替人查個水落石出,也有「售後服務」,房間一角放了張按摩椅,供客人邊吐苦水邊放鬆,安撫客人情緒。近年流行「透明公開」,她們也要緊貼潮流。全因當年痛苦經歷,誓言實行七字真言:「錢財要取之有道。」

Philic模擬跟蹤目標人物,她現在不會再在前線工作,但仍會到場指揮。

初試做偵探 見盡行業醜陋

現在小朋友的暑期活動離不開興趣班、補習或運動,再不就到外國,可Philic小學時卻到親友經營的偵探社「幫手」。當然好玩刺激,從此「偵探」二字不再只留在書上漫畫裡。及後,畢業撞上金融風暴,就讀文科的她誤打誤撞入行,忽然實現了兒時夢想。說故事的通常就此打住,因為他們不想提的就是夢想裡也有很多不完美,要不妥協,要不放棄。Philic那時上天下海,跟著目標坐飛機搭郵輪, 關關難過關關過。唯一一個過不了的是自己的心理關口。

這是一個說起來像電視劇,卻有血有淚的故事。當年,有位女士懷著寶寶,老公卻有外遇。她沒有工作,當然也沒有收入,絕望之下走到當時Philic工作的偵探社求助。Philic 形容這是一個局,他們不斷的誇大找證據的困難,另一方面又說服她到不正當的財務公司借錢。Philic負責帶那位媽媽去借錢,走到中途,停下來說:「接下來我告訴你的事,一定不要告訴我老闆,要不我會橫屍街頭。」真相難以啟齒,也總算說了出來。媽媽跪在地上痛哭,崩潰了。

女孩子觀察力強、細心。裝扮上變化很多。別人對女性戒心亦較低,很適合當臥底。
宏智偵探社有別於一般偵探社,縱然有些資料要保密和保持神秘,但形式和運作則可透明開放,更拍下宣傳照。相中是Philic與她的後勤團隊,因此不怕露面。(受訪者提供)

女偵探以柔制剛

福爾摩斯是男人,柯南是男生,金田一一也是男生,在故事中女生頂多負責被壞人捉。幾年後Philic成立宏智偵探社,全部女孩子,事出有因。她沒有否定女性柔弱性質,反之更是加利用,道:「我們會鬥力,但更重要的是鬥智。彈性高是一個很好的優勢。女孩子觀察力強、細心。裝扮上變化很多。別人對女性戒心亦較低,很適合當臥底。」

秘密武器

臥底?像特務一般!馬上想起周星馳的《國產凌凌漆》。戲中羅家英飾演的達聞西也為特務阿漆預備了很多「秘密武器」。「表面上是一個風筒,實際上是一把剃刀」的儀器在現實中真的存在,而且十分重要。

+1

做偵探 兼任關係輔導員

「偵探不一定是捉姦、分身家。我們也可以修補關係。」Philic道。我本以為是像《溏心風暴》般的劇情,原來是《真情》,就如我以為上來求助的大多都是中年婦人,沒想過可以是中學生,也可以是父母結伴而來。

今時今日,還有父母棒打鴛鴦。女兒十七歲,戶口的錢忽然用光,嬌嬌女忽然說要做兼職,突然又穿上熱褲,化妝品不斷往臉上堆,父母懷疑她援交,歸咎於25 歲的男友。老土情節於是上演,父母不讓女兒上學,禁止她用電話及上網。但哪困得住?女兒離家出走,幸得Philic一早查到男子住處,父母愛女深切,報警處理。一到醫院,不得了。女兒確診患上嚴重抑鬱症,不斷自殘。住院期間,男生天天到醫院守望,那時Philic心想,這男生未必如想像中壞。天下父母都先怪別人子女,他們是專業人士,自覺高人一等,道:「我女兒不會這樣,一定是那男子帶壞。」不知愛沒有高低。偵探們於是當起社工來,與女兒做朋友,錄下心聲, 罪魁禍首是「怪獸父母」逼得太緊。Philic 事後感概:「現在女兒好多了,甚至四人一起去旅行。若那時不幫助,可能是一條生命。」

偵探不一定是捉姦、分身家。我們也可以修補關係。
Philic也喜歡福爾摩斯。
Philic稱要是她沒有正面思維,不能在這行業立足十年。她仍相信人性是美好的,關係並不脆弱。

每個女孩子都是偵探

深信你我都曾金田一一上身,調查對象是自己男友。可是當查到有問題時,卻一定不能像金田一一般興奮地叫道:「一切謎底都已解開了!」那只會是傷心、氣忿又失落。「每個女孩子都是偵探,有心總會找到端倪,但找到又怎樣?我們更希望大家在出現問題前解決它。」Philic 深信關係未必如想像中跪弱,若好好維繫,關係是可以修補的。除了提供事後心理輔導,她們計劃走前一步,開Facebook群組來教大家如何維繫關係。

「每個客人來的時候都是心痛的,但我希望他們離開的時候是寛心的。」我突然明白為何這兒真的有點像家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