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點其實會令你更可愛?缺憾美不美,關鍵在於……

撰文:許芷婷
出版:更新:

對於完美,我第一個印象是來自周大觀一本名叫《我還有一隻腳》的書。這位周大觀其實只有十歲,因為癌症截肢,然後寫下這本詩集,記錄抗癌點滴。那時我只得八歲,其實看到書的封面是周小朋友單腳站就怕,只是看到書很薄又少字便拿來做讀書報告。就讀教會學校,老師說那是上天給他的考驗,我心裏默念:「不必大費周章,我速速信教就是了。」及至多年後我的恐懼才缺稍稍減退,才發現完美不一定是毫無缺憾,就如信任何東西前先要信自己。

「牙縫明模」Lara Stone懶理主流的審美觀,堅決做自己。(vogue.com)

周大觀哥哥那時沒有給這我這個小妹妹任何鼓勵。我只是覺得他很慘很慘,而我不要跟他一樣慘。失去一隻腳是缺憾,跟別人不一樣是缺憾。我只道或許癌症是天生的,而不知我們每個人都是生來就不完美。直到現在,我才知道他的勇氣和樂觀讓他的缺憾/斷掉的一隻腳不算是一回事,原來缺憾美不美最決於自己。

我不是完美主義者,甚至有時有點「hea」。與其寫「不完美也是一種完美」這種說了等於沒說的話,不如我具體的跟你談談為何你不用怕「不完美」。

加拿大模特兒Winnie Harlow 患皮膚疾,白斑滿身。她曾有自殺念頭,但後來克服心理關口,更參加美國超模新秀大賽。(Winnie Harlow Facebook )

錯得可愛,反而更多朋友。

英國「雀斑名模」Lily Cole小時候曾經討厭自己一頭紅髮和臉上的瑕疵。現在卻成為了她美的標誌。(Lily Cole Facebook)

完美是人人都想追求的,但誰人完美呢?在工作上,生活上總會有犯錯的時候,要執著實在是跟自己過不去。一些無傷大雅的小錯誤反而會令人更喜歡你,因為人人都會犯錯。他們即使沒說,心內讀白也是:「啊,怎麼跟我一樣。」好感由此而生,也令你感覺更平易近人。

「我還未做功課。」「我也未。」我跟我最好朋友的友誼是這樣開展的。一開始只是「partners in mistakes(一起犯錯的同伴)」, 可是及後是發現這些所謂的「缺憾」實是很平常,我並不孤單。直到現在,我們的友誼延伸到:「剛作工作被人罵呢。」「我也是呢」,一起錯,感覺又不是太錯。

放下憂慮,根本沒有人看著你!

《我還有一隻腳》封面(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要是一個男人獨自在樹林中說了一句話,而沒有女人聽到,那他還會錯嗎?偷換了概念,我想說的是,有時你的錯誤會被旁人的目光放大。而更重要的是,或許根本無人留意你。有時我們不僅是怕自己不完美,更怕是別人介意。又或是轉一個角度,就是留意到了,跟你要好的人不會人介意,不要好的管他呢。豁達一點,縱然要從錯誤中學習,但「一笑置之」的態度也是需要學習的。

還是怕別人笑你?取笑的最高層次是自嘲。有次在地鐵下車,人頭湧湧,我一腳踏空到縫隙中,伴著尖叫聲,整個人矮了一節。幸得有位「俊男」在那剎那間一把扶起我,要不我就要卡在列車與月台中。我臉一刷就紅了,環顧身邊,卻根本沒人在看,我預計會放聲大笑的朋友,也只是輕輕的說了一句:「Please mind the gap.」 現在說起,不痛不癢。

 

相信自己,擁抱缺憾。

(Nick Vujicic Facebook)

常聽人說,愛人先要愛自己。同樣道理,想要別人接受,你先要接受自己的缺憾。這說易行難。女生們拍一幀相片,常常都是說自己那兒胖了,眼睛腫了,嘴巴歪了,而奇就奇在旁人根本覺得並無異樣,只是人有時總會「嚴己寛人」。其實,或許唯一的瑕疵只是你不夠自信?人生來便不完美,各有長短,學會擁抱自己的缺憾便可寬心。而這不只是在於外表。

及後我長大了一些,到中學又上了一課關於「缺憾」的課堂。那時克・胡哲(Nick Vujicic)來我的中學說講座,我十分高興,因為不用上課。Nick 因病而四肢發育不完全,可他在台上自信滿滿,說到自己的信仰和奮鬥史。他會游水,也會寫字。說他的生命並沒有因這些缺憾而帶來任何界限。他甚至拿自己開玩笑,揮動小小的手臂問我們是不是很可愛。他也組織了家庭,有兩名可愛的兒子。在我看來,他的生命很完滿。

最後,我懷疑老師也沒有看過那本書,因為那時我寫周大觀最後是快樂地生存至今。事實是周大觀參與自己最後一次「醫療評估會議」,於日記中寫下「我要勇敢的走出去;醫師是法官,宣判了死刑,但是我是病人不是犯人;我要與癌症惡魔爭健康,向上帝要公平,我才只有十歲,我不只有十歲,我還有好多個十歲。」不久後,便走了。

他只有一隻腳,可是卻走得比誰人都遠。我四肢健全,又怎能為自己的「不完美」而卻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