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挑逗官感的戲碼 艷舞老師要女人明白:美艷是氣場是自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這狹小的空間,黑椅附近空無一物,僅有那如鮮紅的燈相伴,空間不懂事,木獨又生硬,直到人踏進去的瞬間,它才會忽然活過來。

芭比,學艷舞三年多。(黃寶瑩攝)

「艷舞如一台戲,一場挑逗官感的戲碼。」她說妝容得比日常濃,尤其眼影要冶艷,這樣才最能勾起觀眾慾望。娶妻求淑女,但在外,還是這樣的女子最誘惑。穿好舞衣,芭比掌握這空間,起初是甜美的笑容溶化陌生冰冷的氣氛,漸漸彌漫是教人沉溺,純粹的慾望。

舞場上,她永遠都是自信的一個,這樣才能使觀眾拜倒在她之下。(黃寶瑩攝)

衣著性感是當然,但赤條條又未免太不解風情,最好是舞動於看見與看不見之間。跳艷舞要很看得開放得下,既然要上場去跳,請把腿張開,不過適當時用手遮一遮,若隱若現才有幻想空間。底牌一來就揭穿,遊戲不刺激,也不值得期待。

「美艷是一種氣場,3分鐘就3分鐘,sexy到底。」音樂起,雙目別想離開她,就這麼的數分鐘,展示身為女人的全部,毫無保留地把最誘人的一面揭開。扭動柔軟的臂部,坐到椅上,想像騎在觀眾的大腿上,身體左右擺搖動,燃起最原始慾望。

艷舞也是一場自我催眠,說服自己永遠也是美的。(黃寶瑩攝)

偶爾有已婚熟女請教芭比艷舞,想在房事中為另一半帶來新鮮感「第一件事教佢哋望自己,大部分女人就連望自己都怕。」可這不是場獨腳戲,講求與對象交流,肢體以外,眼神亦然。社會鼓勵女性收起自己,優點要收起不自誇,壞的更要藏拙,最後習慣得連自身都不再正視自己,要不就永遠只看到自己的不完美。

「當示意看著自己,問佢哋在鏡裡看見了自己的什麼,佢哋最先會說皺紋眼袋和肥肉、其次是不雅體毛。其實我最想佢哋看見舞動的頭髮或是烈艷美唇。」接受自己,是建立自信的第一步,要是自己也不願欣賞自己,憑什麼要對方定睛看你。「學艷舞係學自信、提升自我,學會自私地搶佔所有觀眾的心。要自我催眠自己最美,你要自豪得令你的對象拜倒在你腳下。」

觀眾在享受,也被玩弄。(黃寶瑩攝)

 不過很多學生,跳著跳著就會擔心跳錯,怕跳錯舞步怕跟不上拍子。「艷舞其實好freestyle,跳錯冇人知,唔好驚,執生,順住落。」說是舞,但不如拉丁、芭蕾般有特定嚴格遵守的舞步,比起刻版的套路,不如專心觀察對象,怎能撩動他的本性,哪處是他最敏感的地方。此刻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挑起對方的慾望,翻到他的深處,揭露他最原始的那份慾。

乍看之下,舞者是在「服待」對方,真相卻是舞者把對方如獵物般把玩,至少,對方的情緒全在舞者掌握內。柔軟的雙臂從對方背劃過,指尖沿膊胳而下,停在大腿。艷舞要放也懂收,一味放,高峰一下子就到,沒趣。情緒升溫如蟻咬,心癢癢,也是最吸引。又放又收,對象越心急想要,越是不給予,這樣才能享受至高潮前的期待。

「點解我鍾意跳艷舞,因為夠簡單。」
芭比

曾經壞得徹底,現懂收放自如。(黃寶瑩攝)

芭比跳艷舞三年多,艷舞僅限私人場所,賣藝不賣身。偶有接下私人或慈善團題的授課,學員男女比例各半,最近也試著教男跨女的學員,希望她們從學習跳艷舞提升自信。

(黃寶瑩攝)

大部分女人終身目標都是當個好女人,相夫教子,蹈規循矩;她卻自認是壞女人,更戲稱自己是只適合出現於婚禮前單身派對的女人,「壞女人有時係一個形容詞,有著『最壞的』作加持,那還有什麼跳不出來?小丑唔醜哪好笑?跳艷舞唔張腿亦然,決定要做,點解唔徹底做﹖」

艷舞觀眾無分男女,想要女人欣賞羨妒男人傾心愛慕就必需要做得徹底。工具投資不可或缺。舞衣六千,高跟八千已最基本。「女人條路係要用靚鞋走出嚟,舊鞋爛鞋要快啲掉。」

「我覺得女人就好似一個藝術品,胸彈纖腰配美臀,好靚。」在這女權高漲的現代,身為女人卻認為女人就如藝術品,於她,不為父權,不為主次,僅僅美麗,就能擠身藝術行列。「不過我覺得自己唔夠大,所以在未來會在日常工作減產,把時間投資在自己身上再練好身材。」

好女人、壞女人終究抵擋不了年月洗禮,三字頭的她說早已比不上那些年輕的舞者,青春無敵,不過舞還是會跳,畢竟這是她的興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