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吧!】共居生活真人show:同一屋簷下,真的只有愛火花?

撰文:許芷婷
出版:更新:

以前喜歡看愛情偶像劇,總會有「連環不幸事件」發生在女主角上,到最後會無家可歸,便大刺刺住在男主角家。二人同一屋簷下,朝夕相對,歡喜冤家才易擦出愛火花。在劇集中,男女主角愛上對方後當然會繼續一起居住,往後便是“happy ever after” 「從此開心快樂地生活下去」。可是,於現實中,真正的「愛情故事」卻是發生在這段日子中。同居生活,現實不及想像浪漫,日本真人Show「雙層公寓」(Terrance House)便可以讓我們看看一起生活的甘苦與共。

(《雙層公寓》劇照)

「雙層公寓-都會男女」由日本富士電視台與Netflix 聯合製作。互不相識的三男三女一起居住,把三個月的生活濃縮成18集的真人Show節目。沒有劇本,但可以想像的是男女朝夕相處,很難不互相吸引。雖說是素人,但選角還是以漂亮為標準,年輕亮麗,背景各異。由互不相識到相愛或相惡,同居生活是先甜後苦,還是會回甘?不試不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只有甜味。我常覺得所謂真正的愛情和友情是發生在衝突中的,而「同居」就是一個很好的考驗。

+1

最真實的一面,不能掩飾

(《雙層公寓》劇照)

在喜歡的人面前,總會把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而掩飾自己的缺點。但同居生活卻會逼不得而把彼此的所有都表露無為,小至生活習慣,大至性格凹凸。節目中的三位男角中,本來大學生棒球選手長谷川慎非常討好,是典型的陽光男孩,皮膚黝黑,時刻掛著親切的笑容,夢想要進甲子園,簡直就是漫畫裏走出來的人。三位女生都對他印象都不錯,但同居生活卻把他的真性情表露無遺。「追夢」二字很吸引,連同追夢的人都很吸引,但把「夢想」掛在口邊卻又不付諸實行的人多的是,長谷川慎便是其中之一。六人聚首談夢想和未來的方向,或是醫生、或想開一間咖啡店,沒有高低,但各人都努力向前,只有長谷川慎不斷抱怨,但又被室友被發現他偷偷不去練習,身為運動員又不控制自己飲食,女生們對他的印象立即大打折扣。

現在都市人小心謹慎,衝動結婚不如先同居。美麗的謊言有時是關係的潤滑油,但很多時候卻是毒藥。只是平常一星期一兩次的約會或許還可以裝,但同一屋簷下便很難掩飾了。畢竟是「終生事業」,以同居作為「試用期」絕對需要。

生活大小事要分工合作,二人相處不是只有娛樂

總有一兩個男生總習慣吃完便拍拍屁股便走人,由得一桌杯盤狼藉讓女生們去收拾(《雙層公寓》劇照)

約會或旅行都是娛樂,一起生活卻是場修煉。節目中沒有多著墨他們的生活細節,但也躲不過一日三餐。日本女生是不是特別愛下廚,我不敢妄下判斷,但在節目中都是她們下廚。她們喜歡的話並無不妥,有時候為愛人弄一頓晚飯,看他吃得津津有味也是種享受。但最讓我這香港女生看不過眼的是一兩個男生總習慣吃完便拍拍屁股便走人,由得一桌杯盤狼藉讓女生們去收拾。

同居生活,光想是浪漫的。二人有自己的小天地,假日不用往街上擠、沒事找事幹,窩在家裏一起「廢」也是一種享受。但沒有想到的是,最讓戀人們跨不過去的竟是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瑣事,起居飲食樣樣都需要合作,離開父母卻離不開「少爺仔」和「公主」的身分那可不行。到現在還覺得男女有些既定角色一定要遵守的實在太守舊,不一定要「男主外女主內」,但一定要分工合作。

友人同居?更要磨合溝通

節目中女生都是住在同一房間。(《雙層公寓》劇照)

同居不是戀人專利,朋友亦然可以。「相見好,同住難」這不只適用於戀人,朋友亦是如此。有不少人想離開家庭嘗試獨立生活,但又負擔不了昂貴租金,便會與朋友一起居住;但這也有困難之處,生活習慣是一環,是非又是另一環。生活習慣要互相遷就,這就不多說,但「是非」也是要同居需要面對的難題。先前提到的長谷川慎與其他男生也漸漸相處不來,主要還是因為他說是說非,髮型師內原達也與他傾訴與醫學生悠里子約會時十分緊張,與另一女生美月卻很自在,慎卻斷章取義把這些話告訴悠里子,弄得三人關係緊張。主持人說慎說話不經大腦,我則認為他是專程這樣做的。幸好最後悠里子直接問達也事件原委,才得以解除誤會。

能夠離開家人獨立生活,是不少新生代憧憬的生活模式。但現實卻未必如憧憬般美好。一起居住除了能享有自由、樂趣和與好友們互相陪伴,亦代表需要妥協和放低一些堅持,還要面對一些個人的弱點。「都會男女」只是「雙層公寓」的第一季,但卻最能表達都市同居男女的生活點滴,不論是朋友或戀人「同居」,也未必如幻想般美好,不只有快樂時候,也有彼此都需要努力的時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