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盲目地愛、奉上身體 就是男生的「理想女生」?

撰文:許芷婷
出版:更新:

現實中得不到的,統統寫到小說裏。女生寫的我看得多,不論劇集還是小說,女主角萬千寵愛在一身,男主角不是「暖男」就是「高富帥」,好治癒。男生寫的又如何?女生要溫文爾雅?「入得廚房,出得廳堂」?原來這些都已經是太「小兒科」。我還未看石黑一雄,卻看過村上春樹。聽說看好書會邊看邊罵,口不對心,身不由己。看《挪威的森林》,由開首「罵」到結尾,整整400頁,用不到三天。忿忿不平,男生到底要甚麼?

《挪威的森林》於2010年被改編成電影,由松山研一、 菊地凜子及水原希子主演。(《挪威的森林》劇照)

《挪威的森林》:男生對理想女生的投射?

跟很多日本故事一樣,故事有青春的高中生活,有熱血的棒球,主線當然是愛情。高中時期,男主角渡邊最愛跟好友Kizuki 打棒球,也認識了他的女友直子。既是愛情故事,不說也知,「三人行,必有三角戀」。不同的是,這三角戀的展開是其中一人去世了,Kizuki 毫無因由地忽然自殺。渡邊愛上直子,甚至與她發生性關係,直子卻依然放不下Kizuki ,最後也「過不了自己」自殺死去。故事的主題很重,穿插著精神病、自殺和性愛,寫到「愛」卻很輕,特別是書中女生的情感。渡邊周旋於書中所有女性角色間,包括「朋友妻」直子、直子患抑鬱症時住療養院的院友玲子姐、和獨力照顧患癌父親、堅強又獨立的女生綠。無容置疑,這是一本很好看的書,逼使我一邊罵還是一直追看下去,但究竟是我孤陋寡聞,還是這是男生對理想女生的投射?

垂手可得的性愛

玲子姐彈結他在彈直子深愛的歌曲。(《挪威的森林》劇照)

不用性愛,女生們就不能表達愛意嗎?書名是《挪威的森林》,除了是書中直子最愛的歌,必定與書的主題有關。《挪威的森林》(Norwegian Wood)本是Beatles 的歌,歌詞唱到被女生邀請坐到床邊,聽說那是約翰連儂(John Lennon)寫自己的婚外情。有人說“Norwegian Wood”是那是時輕的挪威製家具,比喻像女生一樣垂手可得;也有人說那是“isn’t it good, knowing she would?”(知道她願意讓我做,不是很美好嗎?)的諧音,約翰連儂是否真的這樣想,甚至大膽把這些情感放進歌詞中,村上春樹不能肯定,當然我也不能。但可以肯定的是,書中的女生確如歌詞一樣,垂手可得。

表達愛意的方式有千百樣,書中的女角卻都偏愛用性……

書中主要說的三位女性,都與渡邊有性關係,或希望跟他發生關係。表達愛意的方式有千百樣,書中的女角卻都偏愛用性,這是我大感不解的。直子明明對男友念念不忘,卻沒由來的跟渡邊發生關係,或許她也喜歡渡邊,尚且由她;趣怪女生綠一直單戀他,雖然大家只是朋友,曖昧間也想渡邊「抱」已是很牽強,但也算他說得過去,那為何一直充當「樹洞」的院友玲子姐,一直開解因為直子而鬱鬱寡歡的渡邊也會跟他成為“Friends with benefits”?不想批判性愛應不應該「隨便」,或許於男生眼中,這是最直接和最簡單的方式去表達愛意,性愛隨手拈來,不負帶任何其他。

性愛可以填補靈魂的洞?

(《挪威的森林》劇照)

另一個大我不明白的地方,是男主角渡邊安慰直子的方法。因為男友Kizuki放煤氣自殺,沒有留下一字一句,也因為看到親姐姐吊頸自盡,直子一直鬱鬱寡歡,依書中的描述,她似有抑鬱傾向。那天是直子生日,渡邊到她家中為她慶祝,要走時直子卻忽然失控的哭起來。渡邊先是摟著她,然後突然關掉房間電燈,先脫去直子衣裳,再為自己寬衣解帶,做起愛來,那還是直子的第一次。他不是乘人之危,他的解釋是「但我那時除了這樣做之外沒有其他辦法。她情緒很激動,又混亂,希望我能使她平靜下來。」不知是甚麼驅使他會有這樣的想法,我只知完事後直子還是哭個不停,甚至去了療養院。

書中個個千瘡百孔,卻一直期望用性愛去安慰別人或獲得安慰,結果當然是適得其反。女生抽抽噎噎的在男生面前哭了起來,安慰的方法有很多,可以是擁抱、說笑話、請她吃東西等等,即使甚麼都不說,只是陪伴也是安慰的一種,就是沒聽過用性愛作安慰。要是我是直子,哭得面都花了,最不希望的就是忽然被人脫去衣衫。身體接觸對情緒的確是一個慰藉,但試圖用身體去填補靈魂的洞,卻是得不嘗失,只會像是在本來已傷痕果實纍纍的身體上再扎根針而已。

女生把自己看得很低很低?

綠發現自己喜歡渡邊,便毅然跟本來的男朋友分手。(《挪威的森林》劇照)

一說到愛,把對方放到無限大,壓倒自己。村上春樹筆下的女生是這樣,這我相信。直子深愛kizuki,卻不知因由「身不由已」沒法跟他睡,為此她自責不已,千方百計要作出補償。而綠發現自己喜歡渡邊,便毅然跟本來的男朋友分手。眼見他雖然跟自己曖昧,但心中耿耿於懷的卻是直子,沒有生氣,反次是一直在旁鼓勵,陪他走出直子自殺的陰霾。不說她們對錯,基於愛會把自己看得很低很低,不求回報的付出,這種女生不只活在字裏行間。

當喜歡一個人到盲目了,又怎會望到自己身處位置低不低。遠的我看過張愛玲愛胡蘭成,愛得低到塵埃裏去了,還是期望從塵埃裡開出花來;近的我看過朋友明明是品學兼優、「人靚聲甜」、性格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好最溫柔的,卻因為跟男友分手而把自己貶得一文不值。

其實我也是村上春樹的忠實而又盡責的讀者,一邊「嘖嘖稱奇」,一邊還是乖乖把書看完。就是女生們有點「獵奇」表達愛意的方式,不管是真有其事,還是作者對女性的投射,我還是會照單全收,至於怎樣解讀,就是個人的事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