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球衣被誤以為是啤酒妹 球迷女生當上球證:為港足出分力!

撰文:許芷婷
出版:更新:

球證是球場上的黑衣裁判,揮旗舉牌,判決球賽生死。在香港足球仍然是男性主導的運動,香港的女球證只有10人,女生愛足球的話,大多只能擔當「打氣」角色。今年24 歲的Season卻不甘只做「專業球迷」,決心要為香港足球作一點貢獻;她於上月剛成為香港足總註冊新球證。
攝影:黃寶瑩

Season 在利物浦交流後,就迷上了利物浦球隊。

愛上足球:因為90分鐘以外的光景

修讀新聞令她看得更深入,認識了球會的文化和歷史後,她便開始發掘有關利物浦的一切,熱情一發不可收拾。

跟筆者一樣,Season一開初看足球只是覺得22人追著球跑,究竟為了甚麼?「很多人看到我對足球的熱愛,問我是不是爸爸或男友影響,可是不是。」那時她就讀樹仁新傳系,參加了政府的交流計劃,到利物浦做交流生,半「被逼」參觀有關球會的博物館。開初還在喊悶,看著看著,卻看到一場球賽90分鐘以外的光景。

1989年的希斯堡足球場人踩人慘劇,96名利物浦(Liverpool F.C.)球迷被活生生壓死。當局裁決球迷是死於意外,原因是他們不守秩序,警察失職、救援延遲等責任卻推得一乾二淨。Season感到莫名感的痛心。「讀新聞或許令我看得更深入,原來一場球賽、一個球會背後也有很多歷史、時事。直到去年,球迷終於沉冤得雪,翻案成功,檢控相關人士。原來足球也可以這樣觸動人心。」就是這樣,Season便開始發掘有關利物浦的一切,熱情一發不可收拾。

足球是不分男女的熱情

回港後,她第一次自已一人到酒吧看球賽。雖然開初還是有點怕,畢竟對足球認識不深,但她還是「膽粗粗」,在酒吧的一角坐下,整個酒吧也因為球賽而熱血沸騰。她很快就融入其中之一,直到看到入球,她拍掌歡呼,整間酒吧忽然靜了下來,全部人都轉過頭看著她。原來,那是不計分數的「越位入球」,而那時的她並不知道。

這小小「挫敗」沒有減退她的熱情,反而,她愛上了一班人看足球的熱情,也令她更好奇有關足球的一切。她開始下載足球的手機應用程式,球賽前半小時就會提醒她,好讓她緊貼足球資訊。足球成為她生活的一部份,刷牙洗臉都在看足球,星期六、日晚一定不會約朋友,因為有球賽要看。她還加入球迷會,她坦言最喜歡球場上的刺激,但球迷的聯繫也十分吸引:「或許這樣很傻,一大班人喜歡十萬九千里外的球會。大家都甘心為了那一班不相識的球員,凌晨三點起床看球賽,甚至不眠不休。每年用那麼多錢買球衣、一班人看球賽一起說粗口、一起歡呼、一起哭、一起笑⋯⋯旁人真的難以理解。但球迷的激情和忠心真的很吸引。而這份熱情,不分男女。

最吸引的,就是球員的表現,亦是球迷的聯繫。一班人看球賽一起說粗口、一起歡呼、一起哭、一起笑……而這份熱情不分男女。
+5

女生穿利物浦球衣    遭「巴士阿叔」挑戰:「何謂越位?」

「今年利物浦來香港,一片紅海。全部人一起唱歌、一起叫slogan,那一份激情很難在其他活動上找到。」(受訪者提供)

社會如何開放,還是會有些「隱形歧視」。Season的球迷朋友大多都是男生,雖然都知道她投入,一開始還是不相信她是真心愛看足球。看了足球約4-5年,大概被人問了十次甚麼是「越位」,似是以此來取笑女生不懂足球規則。沒想過的是,就連身穿利物浦球衣,在車上也會遭「巴士阿叔」「挑戰」。

「阿叔」看她一身紅色利物浦球衣,戴著球會頸巾,便走過來搭訕。知道當晚會有球賽後,竟誤會她是「啤酒妹」。Season於是解釋道她只是球迷。想不到「阿叔」還未肯「收手」,冷笑一聲問:「哦。那你說說甚麼是『越位』?」Season當下氣結,已不想再與他對話,便走開了。她坦言這些年來都遇到不少「歧視」事件。在酒吧看球賽,敵對球迷輸了,看她興奮會打趣問她是否只愛「靚仔球員」、女友人也會問她:「入球會識男生?」,就連在臉書上男球迷穿球衣,就只是單純的球迷,但女球迷就會被人評頭品足,論樣貌身材。

她開始反思如何在香港參與足球,她決心從看枱上走下來,腳踏草地,不能當球員就當球證.。

當上女球證:「要為香港足球出一分力。」

看了數季球賽,有人問她:「那你有沒有看香港球賽?」她便開始反思如何在香港參與足球。她獲邀看女子足球比賽,心裏納悶:「怎麼男子足球比賽,是男球證。女子足球比賽,也是男球證呢?」於是她決心從看枱上走下來,腳踏草地,參與在球賽當中。她有兩個選擇,一是當球員,二是當球證。她打電話到足球學校,發現沒有成人女子足球的課堂,因此她便一心向球證之路進發。

香港有約300位註冊足球球證,女球證則只有10人。Season每星期都會跑三次步,每次計時跑10個圈,下班就趕到大球場上課,還要抽時間鍛鍊其他體能。她坦言要熟識球證條例不難,畢竟「背書」是女生比較強,最難是缺乏「實戰經驗」。她沒有踢過足球,唯有靠多看、多觀察。最終在上月通過測試,正式成為香港足總註冊新球證。「最感動是師兄師姐們的幫助,考模擬試時師姐們在旁不斷提點,她們都希望希更多人入行,數個女生互相幫助,讓我感受到Girls’ power 的力量。

女球證被人注目   因此要做得更好

球證的紅牌和黃牌。

Season於上星期剛剛完成第一場賽事,穿上黑衣已聽到有人竊竊私語:「今天是女球證!」她坦言,很多人把性別和表現掛鉤,明明是歧視,她卻寧可轉化成動力。「既然惹人注目,就要做得更好!」

對自已要求高的她,坦言不滿意自已第一場的表現。「或許因為十分緊張,我對自已的判決沒有信心,亦有懷疑自己。」我不相信她真的如她說的那麼差,而是當你十分喜歡和重視這件事,眼裏才會容不下一顆細沙。「當我做球迷時,我罵過球證。球證的每一個決定會有很深遠的影響,因此我責任重大。而球賽規模我大小不會影響我判決的重量。」街坊球會也有它的球迷,判決也對球員十分重要。「可以走到多遠我不知道,但是我會一直走下去。」

這位女生由球迷到球證,把興趣變成專業,在這男性主導的運動當中,走過歧視與偏見,實現夢想,卻不是為了追隨男生影子,「真正的女性主義不是男生做甚麼,女生就要做。男女有大不同,不用依靠證實自己來當獨立女生。反之,女生應該有選擇,而非挑戰男生。兩性不必對立,可以是互相幫助。」

或許你覺得足球與你無關,但筆者卻在Season身上看到的,當你真心喜歡一件事,必須認真對待。由看台走到草地,需要的不是他人肯定,而是自主個性。Season最後笑言:「若我再碰到『巴士阿叔』,現在的我大概會把越位條例一字不漏給背出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