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道獨白】結婚十年老公無法進入 為生仔奮鬥做愛像人體實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做愛從來不享受。以前為了治療自己的性交疼痛,每晚做練習,放入一支陰道擴張器,我腦中浮現同一個畫面:好像你通要圍村一間石屋,石屋裡有天井,要行五步幽暗的路到達。每次放入陰道擴張器,潛意識催眠自己,走過五步跨過那門檻,進入天井位,就不再疼痛,那裡陽光燦爛。
Rainbow 49歲

訪問時她再三叮囑,不露臉,不能曝光身份,因為這是一個結婚十年陰莖卻進入不了陰道的故事——後來為趕及四十歲尾班車前造人,做愛不得不像躺在光燦燦的實驗室裡做人體實驗似的,歡愉免談,而且裙拉褲甩場景狼狽,只為勉強交合。她說從沒享受過性交,她說自己「變態」、「異類」,過著不正常的夫妻關係。明明相愛,要廝守一生,老公的陰莖卻無法進來。

性治療師吳海雅說,女人被灌輸要保護自己,潔身自愛。性觀念去到了極端位,一旦有東西進入陰道就立即關閉、緊合,她竟不知如何打開。(vcg)

像刀子拮入來 十年不給老公進來

Rainbow用的動詞不是「進入」、「插」,而是用「拮」,像刀子一樣拮入來。她說差不多是這種恐懼,每次身體像迎接一把刀子。前一秒身體濕潤酥軟,當丈夫預備進入,她必定魂魄歸位,醒過來,下一秒兩腳夾實,像刺蝟豎起一副自我保護的姿勢。此時陰道乾掉了。她28歲結婚,婚後第一次性行為,以至後來無數次的性行為都是這樣結束。「好怕做愛,每次最驚他說,不如試下插入去,那一下我就灰咗,啊?又要試......」結果是婚後十年不給他進來。

Rainbow分析過自己這類「異類」女人,能不給插入十年老公必定超級包容。「你怕痛他不敢『監粗嚟』,他一路沒有怨言你就拖字訣,一拖十年過去。」當心情好時,老公向她打趣,娶著你真唔好彩,外表時髦但性方面就像黃曼梨,黃曼梨在粵語片專做阿嬤角色。「她一句就貼切地形容我。」Rainbow說。但當老公容忍到某個極限,就「夭」她,你不是一個好老婆,未盡老婆的責任,還補多句,性愛與生俱來,係人都識做。「他暗示我有問題,不是他有問題。」長久以來Rainbow覺得虧欠老公,因為主流世界定義一段正常婚姻,可以進入,可以生仔,她說她偏偏「失效」。

「每次被老公夭完,匿入厠所喊,我學歷不算低,又搵到錢,一切正常,唯獨這件事我做不到。你不能找人訴苦,當年找不到適合的治療方法,很煎熬。」Rainbow 十幾年前上網搜尋「性障礙」,只找到不舉、偉哥和泌尿科,以前性的關鍵字都是關於男人,女人性障礙資料是不存在,試想像,香港首批經過培訓的性治療師2004年才出現。「或者老公說得對,性愛與生俱來,係人都識做。找到的資料都是給做到愛的人,沒有給做不了愛的人。」於她,被人唱「食咗隻豬」和被人唱插不入是一樣污名,頭頂要貼返個標籤,但標籤上連寫什麼她不知道,好多年後她才知道這叫「性交疼痛」(Dyspareunia)。

有的女生受性交疼痛之苦,有機會連這支最小型號的陰道擴張器也放不入。(潘思穎攝)

陰道痙攣症指環繞陰道口和陰道外三分之一部位的肌肉非自主性痙攣,多數患者性交時陰道痙、攣,疼痛,影響了正常性生活。現在正式講法為性交疼痛(Dyspareunia),被納入《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性功能障礙中,正式學名為生殖器-盆腔疼痛/侵入障礙。

為什麼不能做愛? 阿媽起決定作用

家計會2016年曾出過一份調查,訪問過159位婦女,發現不孕的原因中,有15.1%女士經歷性交痛疼徵狀。這數字與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2010年調查相近,調查收集了1000份問卷,14.9%的女性遇到性交困難。Rainbow沒想過有這麼多女人像自己,她一直自以為屬於少數的「性變態」。

「性不是天生就識,一經過社教化,可能變成不懂,甚至出現障礙。」性治療師吳海雅博士曾告訴記者,外國研究顯示,有性交困難的人,她母親起了決定作用,因她最能建立女兒根深柢固的性觀念和性態度。後來Rainbow接受性治療師吳穎英醫生的治療,猜想人生哪階段埋了驚恐的伏線,她也想起母親,和一些往事。

「十四歲那年父親過世,阿媽擔心我這個女兒行差踏錯,由小到大,不停灌輸,要潔身自愛,不好亂來。24歲認識我老公,到28歲結婚前,每次去他家過夜,阿媽必定打通電話來叮囑,哪,你要好自為之。好自為之,我好記得這四粒字。也許這話進入潛意識,我不知道。婚前和丈夫不是沒有親密行為,卻只限於此陰道入口前。

一直以來覺得性行為等同犯罪,覺得它是污糟,不正經,覺得性器官好噁心,我從未親眼望過自己的陰道,一望更害怕做愛吧?十幾歲時,第一次聽見女同學炫耀自己破處,她說好痛。好痛,於是我又記住這兩粒字。十八歲另一個女同學告訴我她墮胎,描述鉗子伸入陰道勾些什麼血肉模糊,我眼前一黑,暈眩,感覺換成是我躺在手術台。父親去世,我就要揹起頭家,好怕突然懷孕,好怕生活明明安定時搞到阿媽。我當時想,唔攞黎衰就唔會行到呢一步,十八歲女仔不做安全措施走去墮胎,好作賤自己,覺得做愛就等於要墮胎。

結婚後,家婆催促我們生仔,說,未生過仔女的女人,不是真女人。我笑說,是啊奶奶,我明天生鬚囉。不敢告訴她真相,她只會覺得你異類,老一輩從沒有聽過做不了愛。連阿媽也開始催促我生仔,我坦白告訴她,阿媽,你知不知道他插不入來啊?阿媽答我,好簡單啫,初初會痛但試多兩三次就得。她好像形容一個開關掣,按個on掣就插得入。我好想對她說,不是這麼容易,我有心理障礙啊阿媽。

我也擔心女兒的性教育,下一年她升五年班,學校開始性教育課,我應該保持什麼態度教育她?我當然不想她步我後塵,但學校只教你不要濫交、安全性行為戴套,我卻最擔心她將來不懂做愛……」

Rainbow說,為了成功插入,她試過飲酒,可是不勝酒力,整晚噁吐、發燒,結果要老公服侍自己;也試過睇四仔增情趣,可是她不敢望性器官,又失敗了。(iStock)

趕尾班車 為生仔目標奮鬥

「當年想叫醫生開迷姦水給我,暈了叫老公自己搞掂,我們不過求生仔。」38歲那年是Rainbow形容的懷孕尾班車,容忍到那些日子她和丈夫吵大鑊,因他想要孩子。

「那算最後一次機會,死就死啦。我的決心是要生BB,不然有機會離婚,我也不想拖住他。」後來她找到性治療師吳穎英醫生,用行為治療方式,叫她練習使用陰道擴張器,讓陰道熟習放入東西的感覺。Rainbow第一天接受治療,醫生教她找陰道口,教她親手把透明的擴張器放入陰道,她成功,哭了出來。接近四十歲人,陰道第一次被進入。

Rainbow記得練習陰道擴張器三個月後,換老公親身上陣,「我猛叫他快點快點,我側埋塊面,忍受疼痛,不想他見到我扭曲的臉。吳醫生有告訴我,性愛快樂,美好,即使後來成功,我仍沒辦法享受插入,正式和老公做愛那幾次,心態像做功課,我們的共同目標是懷孕,不是性歡愉。」那幾年人人趕尾班車,她見著身邊的朋友為生仔去到好盡,有朋友為了通輸卵管,忍受比生仔更痛的痛;也有朋友花好多錢做試管嬰兒,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對比之下,我反而輕鬆多,行房七、八次就成功。」39歲那年,她懷孕,說生了女兒,任務完成,而人生完滿。儘管Rainbow仍然像從前的她,厭惡插入式性行為,依舊不敢直望自已毛茸茸的性器官,一做婦科檢查放老虎鉗時變成孩子般依哇鬼叫,她依然自稱「病人」。別人好奇夫婦二人如何獲得高潮,性滿足夠嗎?她說性滿足限於陰道外,或者她用手幫他一把。「我們的婚姻有愛,有包容,不是插得入去就是婚姻,愛排第一位,所以這件事排第二位。」而性愛除了插入,也有其他親密方式。

從前那些「疼痛」練習、以懷孕為目標的日子,她從未如此接近過自已陰道。她感覺它,就像一條隧道,或像一間圍村石屋,頭五步走得好辛苦,一步,兩步,三步,她逐步數,直到第六步,她說那裡有陽光曬進來,抵達天井,豁然開朗。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