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新娘】婚後不懂做愛 阿媽當陰道是個按鈕 一啪就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個女人,做了二十幾三十年人,她的「性」究竟歷練多少阻撓與恫嚇,終於來到新婚之夜,名正言順可行房「破處」了,從前經歷過承載過的都在身體裡,不會一筆勾銷。來到新婚之夜,不是皆大歡喜之夜,迎面而來卻是婚姻第一個難關,女人不懂做愛,女人無法做愛。聽說有夫婦處男處女超過二十年。

吳海雅博士是性治療師,也是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會長,她2004年的博士論文開始研究女人「性交疼痛」,即從前大家常講的「陰道痙攣」(Vaginismus)。那年香港剛出現首批經培訓的性治療師,在此之前,她已經接觸為數不少的女人沒有找誰幫忙,把秘密束之高閣。她也是自己研究題目的對象之一,27歲新婚之夜才驚覺陰道緊到無法做愛,花兩三年學習終於能行房。接下來的十年間,她治療的個案沒有隨著時代進步而減少,卻越見年輕。

吳海雅博士研究處女新娘,她們新婚前從未做過愛,結果不懂得如何做愛,一要做愛時就覺得丈夫像陌生人,陰道收縮得更緊。(iStock)

陰道痙攣症指環繞陰道口和陰道外三分之一部位的肌肉非自主性痙攣,多數患者性交時陰道痙、攣,疼痛,影響了正常性生活。現在正式講法為性交疼痛(Dyspareunia),被納入《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性功能障礙中,正式學名為生殖器-盆腔疼痛/侵入障礙。
Genito-Pelvic Pain Disorder

阿媽追魂call:唔好亂來

從前吳海雅與這些女人聊天,說到少女未婚未成年懷孕的新聞,把嬰兒棄置在公廁或山邊時,都疑問一句:為什麼她們年紀輕輕就識搞,自己難過登天?新婚處女與未成年懷孕,到底像一個錢幣的兩面,雙生而來的壞結果,追溯到或者發現根源原來相似。

家計會2016年曾出過一份調查,訪問了159位婦女,發現不孕的原因中,有15.1%女士經歷性交痛疼癥狀。這數字也與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2010年調查相近,調查收集了1000份問卷,14.9%的女性遇到性交困難。吳海雅指,英國的數字是15%而美國的數字17%,與香港數字相近。外國研究顯示,母親起了決定作用,因她最能建立女兒根深柢固的性觀念和性態度。「我27歲結婚,婚前從沒有試過,婚後無法行房,發現父母教導好大影響。」吳海雅提到一個故事,也是她研究個案之一,正好說明「管教」或「家教」去到極致之惡:

一對夫婦拍拖五年,結婚五年,整整十個年頭從沒有成功行房。拍拖那些年,每次女方周末到男朋友家休息,母親必定打來這通電話:「阿女小心啲,唔好亂來,好好保護自己。」對母親大人而言,註冊不代表完婚,擺了酒才算,這對夫婦即使註冊後阿媽依然每次打這通電話:「阿女未擺酒架,唔好亂來。」直到終於擺完酒要入房做愛了,當晚女方打給阿媽:「阿媽我唔識做,點算?」阿媽回她一句:「唔會架,你擺完酒註冊完可以做啦,得架啦!」

事後那女生對吳海雅形容,阿媽當陰道是一個按鈕,一啪就著。這些年在母親的嚴厲監控下,女兒的身體已變得條件反射,意識到一旦有外物進入就收緊,不懂打開,即使來性慾,但身體的防衛機制控制太厲害,陰道緊到連一根手指也放不入。

她也遇過一些個案,夫婦擔心懷孕生育,影響夫婦感情,結果影響了心理狀態,丈夫無法勃起,也無法做愛,好幾年二人仍處子之身。(iStock)

「這類個案的女人多被灌輸,破處好痛,或者阿媽猛叫你唔好做,處女情意結作祟,女人婚前做愛,價值就降低。」這是受家長恫嚇的心理結果,吳海雅見著另一類是受學校性教育的恫嚇。有個案畢業自女校,她問吳海雅,還需要更多「處女新娘」個案嗎?她手上有一大堆,都是她的舊同學。原來她們在學校集體經歷「童年陰影」,學校上性教育課播好多墮胎片,嚇到她們死,流血又見未熟透的胚胎,她們常幻想自己一性交就流血不止,要call急症。她告訴吳海雅,身邊好多同班同學畢業後結婚,從不敢碰自己陰道,不懂性交,因為想起課堂上見過的墮胎片,都不敢做愛了。

女兒:媽媽你不能講上床兩個字

「性不是天生就識,一經過社教化,可能變成唔識,甚至出現障礙。」吳海雅所指的社教化,種子已由孩子時就種下,她從女兒讀三年級見證,性如何地被邊緣化,甚至被扭曲。吳海雅女兒有枝可愛的象鼻鉛筆,但她不能帶回學校,班上的男同學最愛取笑捲起的象鼻,女兒很尷尬,因為它看來像性器官,性只有被惡意恥笑的份。

吳海雅從前讀哲學,研究人生問題,後來發現性也是人生一大問題,做與不做之間好多決擇,關乎倫理,關乎責任、社會建構及權力關係。(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有次我對女兒說,九點半了,要上床睡覺。女兒說,媽媽你不能講上床兩個字,學校會摘名。成人用的字眼滲入他們的世界,語言上區分,什麼好,什麼不好,已把所有性的字眼邊緣化及醜化,用來取笑。她本來一張白紙,什麼也不知道,先從語言建構了一套劇本。」由一懂性開始,我們講性的一套詞彙和態度,已一早定性了「性是不好」,提及性,嘲弄或取笑,結果一談性大家就聞風變色。

吳海雅推薦讀這本《性,伴你一生》,它提出性是神聖,性是親密建立的途徑。明白性是這種性質,生命可以好不一樣。(余婉蘭攝)

「男和女都應該把性的正面帶出,否則遲早出現問題。現在來到我跟前不只是陰道痙攣,而是夫婦對性生活各持觀念,女人覺得生了仔你不要再碰我,男人奇怪老婆為什麼冷淡,不理自己。中老年人身體健康,有性慾好正常,但被伴侶責備他的性慾,說仔大孫大還不正經,拒絕伴侶需要,他們被迫禁慾,性正常一面被扭曲。」吳海雅在前線做治療多年,覺得許多人的痛苦都是不必要。

在大學校園她想把性放入全人教育,想還性於本色,提出性與人正面的關係。她曾邀請修女來學校講性的題目,修女很激動在講台喊說:男女性交那刻是最接近上帝!修女一往情深相信,人被創出來就有性慾,它是光的一種,與人連結的神聖部分,也是人的本質。

「當性放入婚姻,明明不是污穢或不道德,我們仍覺得,性為滿足對方的性需要,與自己的性需要沒有關係,性與自己生命的關聯是什麼?性如何與相愛的人建立連結?」吳海雅問。

最後那對20年沒有行房的夫婦故事,也非我們想像般以悲劇註腳。吳海雅說這對夫婦是見的個案中感情最好一對,對性生活滿意度也高分──做愛除了插入,也有其他形式,如愛撫,擁抱等身體的親密交流,性交只是性生活中的一小部分,並不是全部。他們共識也共融這種夫妻生活,過了20年後再沒法生育,說不用接受性治療了。插入與否,沒有影響他們的親密感。原來這例子不是佐證「無性婚姻」的悲哀,而是挑戰我們對性行為裡親密感的想像。

吳海雅博士應「第八屆性文化節」的邀請,將在3月25日下午5時與家計會醫生郭威明主講「持久的性福」,有興趣了解多點夫婦如何在性愛中共融,以性建立親密感,大家可來聽聽,順道參加性文化節的講座及其他活動。

第八屆性文化節「性躍動 Sex and Sport」

活動:包括展覽、表演及講座,如變裝皇后表演、愛侶瑜伽體驗、性治療師講「持久的性福」,葉長青道長以道教房中術角度講「性與養生」,吳敏倫教授講「運動與性」,性別學者講性罪行的檢討等。

地點: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石硤尾白田街30號)
日期:2017年3月24日至3月27日
詳情瀏覽:第八屆性文化節面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