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後9年沒做愛 「完美夫妻」安全套放到過期 最後選擇離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Cally與前夫結婚十多年,由最初一月一次做愛,減至兩年一次,生了大兒子後的兩年半持續性生活不協調,Cally忍無可忍曾攤過牌。生了細仔後,性生活終於歸零。夫婦情慾一如預期必然隨年月遞減,讓位於親情或輸給了情慾的保鮮期?但「零」這個字聽來仍見驚心,二人無性時正值三十多歲壯年。

「安全套放到過期,一整盒扔掉。你有沒有聽過,安全套會放到過期?」Cally當笑話說了,但笑是苦笑。不得不以苦笑描述這段漫長的無性關係,因多年來Cally「敲門」卻一直不得入其門。

她的故事有多少香港夫婦的縮影?

無性夫婦的關係和距離這麼近那麼遠。(iStock)

無性婚姻 少於一月一次性愛或完全無性?

記者向家計會、明愛家庭服務中心性治療服務等組織查詢過「無性夫婦」,得到的答案都一樣:「我們不會用『無性』這字眼,多數求助個案希望有性生活,不過行房過程出現不同程度的困難。」聽來不至於絕望,有人仍在「有」與「無」之間努力著。

「無性婚姻」一詞由日本人首創,這幾年,它成為廣受關注的社會現象,諸如美國、英國、韓國等已發展國家,湧現為數不少的「無性夫妻」。以韓國為例,2016年數據顯示,超過45%韓國夫婦不再做愛,屈居於首位佔46%的日本。那香港呢?在香港一直缺乏相關統計,只可從一些婚姻關係調查、不育數字及性治療個案見端倪。

什麼謂之「無性夫婦」?日本厚生勞動省定義,沒有性生活或每月性生活少於一次的夫婦,即為無性夫婦。香港性治療師何慕詩提出的定義則較靈活,她覺得,無不無性更貴乎夫婦彼此期望和協商,如果雙方覺得三個月做一次,是適宜和舒服,即使三個月才做一次愛,也不算無性。

「當一方希望一星期做一次,另一方三個月才願意做一次,彼此期望不符合,性生活不協調,無法滿足,越做越少,才逐漸形成『無性婚姻』。」何慕詩說。

在香港,「無性」有兩種表現形式,一種是婚前從沒有性生活,婚後因為某些原因一直無法行房;另一種本來夫婦有固定性生活,但婚後次數越來越少,最後歸於零(香港無性婚姻的原因及案例見另文),不少更見於年輕夫婦。Cally與前夫的故事屬於後者,二人因為長達九年無性關係,最後選擇離婚。

我那備受折磨的無性婚姻

剛踏入40歲的Cally特別記得,提出離婚後前夫為了挽留自己,二人勉強一次做愛,那是熬完九年無性生活後的首次行房。「過程很痛苦,心想,什麼時候才完?要閉上眼幻想不是和他做愛。那一刻清醒過來,不能再和這個人一起。」離婚後Cally仍然愛著「這個人」,形容他負責任,窩心,心靈伴侶,二人外形都標緻漂亮,在人前是一對Perfect Couple。不過在人後,關乎性一切免談,無性婚姻耗損了他們太多太多,她不要再留在這段窒息的關係。

「如果在一段穩定關係中,性方面拒絕你唯一伴侶,他嫌你不好,你真的沒有辦法在其他地方獲得肯定。那幾年,他對我的身體沒有興趣。無論你如何正能量自我催眠:不是我有問題,不是我有問題。性方面一旦被拒絕,他不覺得你吸引,就已經the end of the world(世界末日)。」Cally夾雜苦澀的笑和開朗的笑憶述。

Cally婚後全職照顧家庭,和丈夫的關係有點像開了一間公司,只有二人,有時像困獸鬥。無性日子裡,每晚一人睡一邊,唯一的肌膚之親是手拖著手,中間大概放得下一盤水。Cally抑鬱得晨早睜開眼睛,反問自己一句:醒來為了什麼,人生有什麼意義。為了自強和由外注射快樂,她讀許多「Self-help」的書,轉吃素,瘋狂做運動,外人不知道她積極底下的萎靡。

Cally說,皮膚是身體最大的器官,性生活逐漸消失時,連身體的觸碰也沒了。(iStock)

在婚前,他們的性生活已經不算好,之前是「不好」,但後來是「差得好誇張」,她想重新學性,想找來性治療師幫助自己,從前不知道陰蒂位置,不懂自慰,未見過自己陰道,跟丈夫一樣對性事毫無認識,影響了性歡愉。但丈夫不想學,不想外揚,推說對性沒有興趣。每次一提起關於性的話題,他就丟下一句:「我們別再講這問題。」

「男人對於自己的肯定,和性很有關係。他怕講,怕別人知道我們性生活不好,一講就歸咎他的性能力,他好介意。」Cally說。夫婦做愛次數由一月一次,減至兩年一次,生了兩個孩子索性收工,不再做愛。

性像吃是基本需要 不滿足的話心靈免談

一談性,有人定義它只是慾念一種,精神性的愛比它地位更高,愛可以戰勝情慾云云,如果不以性比擬或對立什麼祟高的東西,就將它視為人的基本需要,可好?像食。滿足了人才能暢順生活,一旦壓抑就變出魔鬼。

「性是基本需要,當基本需要滿足不了,談什麼精神性?而我和他是,一切都夾,除了性之外。」Cally模仿前夫昔日擁抱她的動作——輕拍肩膀兩下,真的只有兩下,身子僵直,不是那種像互相扣起的擁抱,家裡他們常有這種突兀的擁抱。

Cally從那堆自救書看過一段,皮膚是身體最大的器官,沒有說話,你可以透過觸摸,感覺對方的情緒和能量。她特別能感覺,性生活逐漸消失時,連身體的觸碰也沒了,不是比喻,二人身體有著實實在在物理距離那種遠。沒有性,連碰也不能碰,一碰一攬就等於你想向我苛索性了。前夫為了避開性生活,連她尋求安慰、簡單的擁抱和吻也躲閃,越躲越疏遠。

「如果那段婚姻關係好時,性生活只佔兩成重要;如果關係不好,它就佔了八成。」在這個層面,性變成不是底層需求,它體現關係、親密感,自我認同,也連繫了Cally最巨大的懊惱和抑鬱。

「我以前困在婚姻中,像囚牢,伴侶就是你的世界,當時我發瘋地想找出原因,為什麼?為什麼?他是否同性戀?有否我有問題?但可能去到七十歲、八十歲都未必找到答案。」

Cally先回憶起起28歲結婚的自己,然後說,離婚是要過的一關,自己在婚姻中不快樂,兒子能感受到。(iStcok)

離開才找到答案

Cally回想,當初結婚的決定像任何一個尋常女子,到了28歲適婚年齡身邊有條件不錯的人就結,看著前夫標緻的一張臉,當時盡想像美好,生出來的孩子一定漂亮。卻沒有想過外表健碩的伴侶竟對性不感興趣,性生活最終歸零,幾年間牽連出幾多「關係」的計時炸彈。

生出個漂亮孩子又能怎樣?在人前是Perfect Couple又能怎樣?關上房門,問題一攤開就赤裸裸。

離婚後,她得悉前夫有其他性伴侶,才發現無性不代表前夫沒有性慾——他只是對自己沒有興趣,原來換了人就沒有問題。「如果他覺得我不ok,可能其他人覺得我ok,原來不是我有問題,不必為了一個人全盤否定自己。」直到離開這段無性婚姻,Cally才找到當初困擾自己問題的答案。

女人的愛與慾,不是禁忌!聯絡我們,分享你的情慾故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