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說明書】當港姐不再是偶像:是她們差了,還是我們要求高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8港姐「出爐」,冠亞季三位佳麗有兩個共通。第一,是學歷高。不知是時興還是甚麼,近年都好像更著重「智慧」,不是要在問答環節牙尖嘴利的佳麗,而是實實在在的一張張「沙紙」。

第二,則是最殘酷的,原來港姐們已經比我們年輕了!

2018年香港小姐冠軍陳曉華(01娛樂圖片/梁碧玲攝)

不管喜歡港姐與否,小時候也總覺這幫女生是「女人」,而自己則是女孩。從前一歲一歲是數着數着長大的,課堂太長,暑假又太短,忽爾霎眼到了今天,不禁反思:「怎麼自己似是老女孩?」

2018年香港小姐冠軍陳曉華(herachann@instagram)

+5
+4
+3

由「女孩」到「女人」,就要穿高跟鞋、三點式?

(《Ladybird》劇照)

筆者兒時對「女人」這概念膚淺得很,特別是那「電視撈飯」的年代,所謂「女人」不就是一年一度香港小姐的那幫女生嗎?印像中,她們踏高跟鞋,穿三點式,兒時天真幻想她們似是一出生便是這模樣,不似曾有童年。雖然沒有想過去選美,單純地覺得穿成那樣會着涼,但也曾幻想自己到了那年紀,便會「自自然然」地變成那樣。

結果?今年「25+1」,只在外地的陽光與海灘才覺穿比堅利舒適;高跟鞋?不了,腳掌受罪,我寧愛工人靴Timberland。或許還沒有成為自己想像中的「女人」,但原來自己也不成為那樣的「女人」,卻有一種想法在萌芽,就是所謂「女人味」的體驗有千百樣,如十年前若在論身材,今天我們在說學歷,說思想。看着年紀比自己小的女生參賽,雖有一種「啊,我老了」的感慨,但隨即反思,由「女孩」到「女人」,或許需要比「高跟鞋、三點式」更複雜的東西呢?「老女孩」也是一種生存的方式吧,而誰還需要靠一雙高跟鞋來證明自己是女人?

港姐不再是偶像,不是她們差了,是我們要求更高了

2018年香港小姐冠軍陳曉華(herachann@instagram)

從前港姐選舉,似是一年一度的「盛事」,回校總要跟好朋友討論;現在?比賽完結了第二天早上才看到娛樂新聞報導,不太關心賽果,也不覺冠亞季有多吸引。不知是從前沒有太多娛樂,看電視也大多只會看那一、兩台,而現在選擇多了,也就不看了,還是佳麗們真的沒有從前的漂亮?

朋友們在茶餘飯後討論今屆冠軍陳曉華,看她放在IG的相片。有人說:「漂亮是漂亮,但不似明星。」圍坐的人都點點頭,又有人說:「對!看以前郭藹明、李嘉欣!那才是明星!」筆者也無可否認,但「星味」是比「美」更為抽象和主觀的東西,我想是一種韻味,也是一種距離感。或許是資訊太發達,她的照片、資料就在彈指之間。又或是,她年紀太輕了,也與我們太近了,築不起「明星」應有的距離。

【港姐】向海嵐離開TVB為尋找自我:試過四個月在家投閒置散!

【100種女生】辭去空姐教瑜伽、跟機師丈夫離婚:我要完全做自己

別成為那種:看不起「女孩」的「女人」!

(《穿著prada的惡魔》劇照)

在朋友堆中,還有一句說話:「嘩!才剛畢業!好年輕!」隨之而來的一定不是甚麼好說話,總是滲着點酸溜溜,年輕似是一種原罪。

心中暗暗思忖,終於快到有點不上不下的年紀,人生經驗如是,若幸運的話,成就事業如是。每每聽到這樣的說話,或是有時候自己也會忍不住有這樣的想法,我就馬上打住:「千萬別成為那種自以為是、一副看透世事模樣的井底蛙!」

猶記得在一次訪問中,《短暫的婚姻》的編劇莊梅岩跟我說:「別成為那種疾妒別人的人!那樣太恐怖!」我便記在心中了。二十有二十的擔當與快樂,三十也有三十的擔當與快樂。只記掛從前與不屑那些「妹妹」,不會令自己「高貴」一些,只會突顯自己的「小器」而已。我想,成長與老去是必然的事,與其「力挽狂瀾」,倒不如學學認真、優雅地老去。

記得在一次訪問中,《短暫的婚姻》的編劇莊梅岩跟我說:「別成為那種嫉妒別人的人!那樣太恐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