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女生職場自白 坐的士上班:奢侈的快樂更快樂,因為不應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前讀張愛玲的小說,讀到《紅玫瑰與白玫瑰》的一句:「可是振保的快樂更快樂,因為不應該。」那時就想,不知有沒有機會嘗到那種帶點反叛的快樂呢?直到完成學業,發現世間浪漫事不多,那不應該的快樂,竟源自那「嗶嗶」響的的士咪錶。

不想My Little Airport的歌迷鼓譟,只能說他們大概太明白我們的心意了,我與他們是志同道合,覺得在的士買來的快樂,是在忙碌生活中,最直截了當的快樂。

而根據友人跟筆者的非正式統計,偶爾坐的士上班的人,絕對不少。大多都抱着偷情般的快慰,卻又帶丁點兒的罪疚感。以下,讓筆者替你找籍口。

《搭的士上班去》精彩歌詞節錄==>

坐的士上班,讓工作更快樂嗎?

除非跟爸媽在一起或到機場,若是自己遊玩逛街,甚少會想到的士的。只是說到上班,總是時時有把聲線告訴自己:「大不了便坐的士吧。」特別是從前當空姐,只是想不到,那種習慣著陸後都戒不掉。

縱然有多愛自己的工作,也總有累壞的時候。不想上班的念頭在腦海打轉,可是責任感還是深深把你壓住了。於是你想到一個暫時哄自己的方法,就睡多個多小時,省去地鐵及巴士的厭悶及乘客,直接騎上那紅噹噹的車廂。正所謂,能買到的快樂,怎算貴?

(《瑪嘉烈與大衛 綠豆 》劇照)

坐的士上班,好說服自己還有任性的空間吧?

好端端一個憤世嫉俗的青年,怎由會畢業那一刻開始,就成了一個乖乖聽話的社會人呢?會憤怒與抱怨,是必然;與世界合不來,走走停停,也是必然。但在社會上磨得更久的人,習慣了自己的憤怒,給了後輩一些名字,其中一樣叫「不成熟」。

於是,「現在這幫90後」等等,為了「成熟」,一咕嚕甚麼吞下去,撕裂出一道微笑。友人跟我笑說:「我想報復,做十惡不赦的事,可我最後只是吃了一份麥記套餐,加大的。」我想了又想,「麥記」會令我發胖,還是的士較適合我,也算是對這世界的一種最善良的發洩了。

(《瑪嘉烈與大衛 綠豆 》劇照)

坐的士上班,是說服自己:沒甚麼解決不了的。

還在讀書時,筆者覺得沒甚麼比預科困難了,特別是中史,洋洋灑灑六小時,兩本答題簿,還有甚麼解答不了。不過,不久我便發現,有好些事情,是「加紙再加紙」,都解答不了的。

「高質」的問題,解答不了;「低質」的,不過時間與距離,的士至少能幫一丁點忙。正如,從前上班又攻讀碩士;又如現在你們前一晚在睡前偷私人時間,以至未能準時起床;又或,有好些人工作外又發展興趣,或是兼職再兼職。

記得上次訪問編劇莊梅岩,她跟我說:「樓,重要嗎?當然重要!但你死時帶不走。但在做你喜歡做的事,就是享受現在,現在已經即時賺了。」於是,我覺得在那紅色小車廂內,也有一種咪錶計算不到的宏大志願。

(《降魔的》劇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