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海寧親上連登回應傳聞 曾壓抑自己討好觀眾:以前頭髮都唔敢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婚姻合伙人》進入大結局,高海寧(高Ling)的訪問約在旺角,甫一見面,她彷如普通人外出,沒有半點遮掩地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頭上。藝人外出通常要「全副武裝」,戴上口罩、太陽眼鏡,為何她沒有?「從前我出街很怕被認出,每逢出街就會戴口罩、眼鏡,現在我覺得這樣最舒服自在。」

還不止於此,她趁《婚姻合伙人》熱播,親自上連登討論區開account(帳戶)回應網民,貼地又夠薑,誰敢說她只靠身材和「好命」?

「別人話我講大話,我真係冇!」高海寧說的不是身材演戲,是始終如一她從不隱瞞父母在女人街擺檔的背景。(黃寶瑩攝)

高海寧21歲入行,當初還只是個入世未深的懵懂少女,戴著港姐光環,走入娛樂圈事事都規行矩步,為了事業,遺忘了自己。十一載過去,經歷過抑鬱、迷惑,她決定做回忠於自己的高海寧。

攝影:黃寶瑩
場地提供:老二花廳

【率真】觀眾眼中的「壞女孩」:選完港姐抑鬱,我肥咗30磅

大概每個女觀眾,都對高Ling有過「壞」印象。有著「不科學」的姣好身材,對同性而言仿佛就是原罪,潛意識中有種自然產生的妒恨。她參選港姐那年,在加勒比海出外景,幾乎天天穿泳衣,高Ling因為身材成為大熱。少不免的是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而且往往把焦點放在她的性感形象。縱然她只有21歲,只是個涉世未深的小女生,觀眾的惡意批評並不會因此而留情。「當時有很多嘩眾取寵的不實報導,讓大眾對我留下負面印象。」初接觸社會,面對一片罵聲,她無所適從。

+16
+15
+14

情緒總要有個出口,選完港姐的一個月假期,她把自己鎖在家中,拉起窗簾。作為家中長女,她大概習慣了不讓父母擔心。趁父母不在家,把雪櫃裏可以吃的全部煮掉,一個月間胖了暴肥三十磅。眼淚只能趁著洗澡時流,利用水流的聲音掩蓋哭聲。

高Ling出身草根家庭,小時候住過天台屋,父母在女人街擺檔,有人說她不承認父母是小販,一向重視家庭的她,此番謠言直戳痛楚,再次憶起,她仍不禁哽咽,「我從來沒有說謊,隱瞞自己的背景,我覺得做人要光明正大。」媒體的渲染報導,讓觀眾為她貼上許多標籤,「他們覺得性感就是壞女人。」當時高Ling還只是學生,初接觸社會,面對一片罵聲,她無所適從。「當選完港姐,大家都依依不捨,我卻是鬆了口氣。」經歷過抑鬱、暴肥三十磅,高Ling早已從磨練中學會面對流言,她卻依然率真如初,到了今天終於熬出頭成為女一,訪問當日説起往事,她仍是坦蕩蕩,走到女人街拍攝,她也毫不介意。

+3
+2

高海寧自言身體內住著老靈魂,因為小時候在南京的生活並不富裕,猶如活在六、七十年代:

+4
+3
+2
入行以來,我都只為了觀眾而活,從來沒有為過自己。
高海寧

觀眾從前只憑著媒體報導認識高海寧,只把焦點放在她的身材,這讓她很難受。(黃寶瑩攝)

「或許受到媽媽影響,她即使到了現在仍然每朝起身推車仔擺檔,她教我無論多辛苦,都要靠自己。」
高海寧

【倔強】靠自己性格自幼煉成:媽媽仍然每朝起身推車仔擺檔

最近無線播出她首次主演的劇集《婚姻合伙人》,觀眾終於看到高海寧的不同可能性,劇中飾演小時被父親拋棄,因而變成貪錢地產經紀的貝競枝。她自言在貝競枝身上有幾分自己的影子,「我從來都是靠自己雙手賺錢。」娛樂圈這個花花世界中,充滿著誘惑,高Ling卻永遠能保持著自己的一份「倔」,「這個圈子有好多人會給不同offer你,但我覺得要懂得拒絕。」她不但要靠自己,還從不走捷徑,「我的道德觀很重,可能和家庭教育有關。」這一份倔強,或許讓她的路更難走,她也只是不徐不疾地建立自己的事業,捱更抵夜拍劇、拍電影、出外景,從來沒有喊過苦,「或許受到媽媽影響,她即使到了現在仍然每朝起身推車仔擺檔,她教我無論多辛苦,都要靠自己。」靠自己,或許不能一朝成名,但高Ling不倚仗別人、默默用自己雙手建立的一切,卻同樣地不會在一夕之間倒塌。

點擊看她在《婚姻合伙人》中的精彩表現:

+19
+18
+17

然而,在圈中生存難免要迎合觀眾。過去她為了擺脫「只得性感」的形象,做了很多事證明自己,只為了改變在觀眾眼中的形象,「之前只為了觀眾而活,他們覺得女星應該是長頭髮,我就一直不敢剪頭髮。他們覺得經過蘭桂坊就是「蒲精」,我就故意避忌。」

過去一直活在別人的評論之中,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入行以來一直都不快樂。由當初把負面評價都「照單全收」,到今天不再上心,高Ling直言只是一瞬間的念頭。大多數女人將三十視為「大關」,害怕年老色衰,她卻在步入三十前轉念一想,學懂自愛。「活到了30歲,我開始想人生至今,我為自己做過甚麼?」

「我其實係咪都要諗下自己呢?」於是,她開始穿自己喜歡的衣服,剪自己喜歡的髮型。今日的她,留一頭短髮,外出不再遮遮掩掩,被認出也毫不介意。「我覺得過自己喜歡的生活才是「私人空間」,正常裝束走出街,正常地約朋友吃飯。」放下過去的束縛,她不再害怕觀眾的評論,誰也不能迎合世上每個人,「既然不知道觀眾喜歡甚麼,不如做返自己。」做回自己,卻反而更討好,拍攝當天,高Ling毫不遮掩地走出街,大眾投以的目光,無一不是善意的,更有不少人大讚她在劇集中的表現,花了十年,終於有人漸漸看到這個女生的另一面。

30歲的她,學會讓自己開心。(黃寶瑩攝)

「我覺得選男人,就要選一個賺十蚊會給你九蚊的,如果他賺一百蚊只給你十蚊,再有錢又如何?」
高海寧

【感性】選愛情不選麵包:佢賺100蚊畀你10蚊,又有何用?

然而,高Ling又不全然是貝競枝。劇中的她因為「貪錢」而傷害了所愛之人,甚至因此而與其反目成仇。現實中的高Ling也捱過窮,卻不如角色般重視金錢,「小時候雖然生活不富足,但幸運的是,我在一個很有愛的家庭環境下成長,父母都對我們好好。」小時候曾經在南京生活,物質還不如在香港般富裕,「小時候用過上一輩才會用的熱水壺、痰罐,仿佛回到了五、六十年代。」即使嚐過物質缺乏的滋味,在愛情與麵包之間的抉擇,她仍然毫不猶豫地給出了愛情這個答案。「我覺得選男人,就要選一個賺十蚊會給你九蚊的,如果他賺一百蚊只給你十蚊,再有錢又如何?」金錢換不來真心,雖俗套卻是真理。她雖倔強,仍保留著內心柔軟的一部分

愛情與麵包,高海寧毫不猶豫選擇愛情。(黃寶瑩攝)

記者:周咏詩

拍攝:詹郭敏、呂志豪

剪接:呂志豪

造型:林芷欣、程佩敏

製作人:林芷欣、潘諾兒

服裝提供:Whistles

首飾提供:Monica Vinader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