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麵包】黃偉文為方包填詞:麵包不用捱 人需要夢想的品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繼「公屋論」後,又興起一段「生命麵包論」。筆者不解,想說點甚麼卻都也有點辭不達意,卻想起了2009年推出,由郭偉亮(Eric Kwok)和陳哲廬(Jerald)組成的SWING作曲及主唱、黃偉文填詞的《麵包生命》。

相隔十年,為方包平反。

SWING在2009年推出專輯《武當》,將《我有貨》、《麵包生命》及《Let it go》三首歌組成了三部曲,更仿《射鵰英雄傳》拍成了MV。(MV截圖)

《麵包生命》-「麵包不用捱來延命/麵包生活層次跳昇」

藍白方格,紅色封口,包裝是紙不是膠,相信是不少90後的早餐與下午茶的回憶。或烘或不,烘時等它彈跳出來,看軟軟牛油攤放溶掉,是一大樂事;或是聽怕麻煩的媽媽說服:「麵包剛買來趁新鮮,烘甚麼烘。」白綿綿軟軟一片,塗一大匙果醬或花生醬或軟芝士,那快樂到現在筆者還是十分貪戀。每次在烘、焗、炸之間,都覺有無限可能,袋裝麵包中,總有種「我作主」的錯覺。充飢以外,總有別的。

筆者只是嘴饞,但作詞人黃偉文則把方包帶到另一層次,想不到相隔十年,歌詞可為方包平反。平平無奇一塊方包,有人只為充飢,也有有心人造成甜點,又或是炸成麵包糠,豐儉由人,任君選擇。貪歡應是人性本能,哪種食法,或健康或不,最重要是大口大口咬下去,是滿足而不只是飽足。他寫:「麵包不用捱來延命/麵包生活層次跳昇/應該多失去常性/努力覓餘興」

歌詞把麵包比生命,在這時候聽,有一種與別不同的飽足感。

《紅玫瑰和白玫瑰》中嬌蕊叫振保為她的麵包塌花生醬,振保不忍拒絕,就給她多抹了一些,嬌蕊抿嘴一笑,說:「你知道我為甚麼支使你?要是我自己,也許一下子意志堅強起來,塌得極薄極薄,可是你,我知道你不好意思給我塌得太少的。」(monshasha@instagram )

麵包中有一種奢侈 是卡路里計算不到的

說到麵包與塗醬,就記起張愛玲在《紅玫瑰和白玫瑰》中嬌蕊叫振保為她的麵包塌花生醬,振保不忍拒絕,就給她多抹了一些,嬌蕊抿嘴一笑,說:「你知道我為甚麼支使你?要是我自己,也許一下子意志堅強起來,塌得極薄極薄,可是你,我知道你不好意思給我塌得太少的。」

在書中,塗醬也可成調情環節;現實?世間浪漫事不多,沒有嬌蕊的風情萬種,假手於人,或只會落得「公主病」的名銜。所以,現今世代,「港女」要是真意志堅強的話,就自己塌得厚厚的,失意時更應塗多點再塗多點。筆者失落時最愛到茶餐廳或熟食中心,一人吃下午茶餐,拋開平日的怯生生與吃甜點的內疚,理直氣壯地要求與發洩:「多醬。」發胖了再減肥,不也就又找到人生意義了嗎?

也似歌詞中唱到:「你或忘掉了/人除了每天盤算夠卡路里吧/都需要夢想的品味」快樂,向來都需要代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