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琪新歌《我們的基因》:明明不再留戀前度 為何卻如此難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除了早前麥浚龍(Juno)和黎明合唱的新歌《忘記和記》,謝安琪也推出新歌《我們的基因》,一起回到90年代,一起追溯董折與浦銘心相遇一刻。

有些愛情,明明早已不留戀,卻總是難以忘記、隱隱作痛?

謝安琪推出新歌《我們的基因》,呼應Juno《忘記和記》,一起回到90年代,一起追溯董折與浦銘心相遇一刻。(kaytse@instagram)

《我們的基因》-年少要任性 漫遊也怕蹉跎

有兩樣東西,閒來無事便要拿出來曬一曬,順道憶苦思甜。一,是初戀;二,是舊日子。因此,懷念的歌不怕唱,總是斷不了的。董折(麥浚龍飾)與浦銘心(謝安琪飾)的故事唱了很久,曲折得來也似現代愛情,二人年輕時遇上,乾柴烈火,上大學時懷孕結婚,捱過了世間的目光,卻敵不過柴米油鹽的平淡日常,由勇悍17歲走到暴烈34歲,二人離婚又各有新歡,沒有不浪漫,也沒有不美麗,不過尋常。

而《我們的基因》就回到董折與浦銘心相遇一刻,回憶那時的義無反顧與純真,世界簡單,世界也可以不簡單,只是時間會使人換了濾鏡。每每推出新歌,他們也會在個人Instagram上配上相關文案,這次也不例外,謝安琪附上:

「放空 回想

記得

頭碰着頭,望著天

總以為將來離我們很遠

一晃眼

各走各路,已走到

比我們想像中更遙遠的距離

要記得的總會念記

該忘記的......」

「要記得的總會念記 該忘記的......」(kaytse@instagram)

懷念,不一定是前度更可愛

《我們的基因》由林夕填詞,筆者看了又聽了不下數十次,愈覺初戀可貴,不在那位初戀男/女友,而時青春當旺,那一份隨心所慾、那份不成熟、而及那個「剛好」。基因合拼,就此糾纏半生,不過因為當初那份「剛好」。

懷念當初,不是因為初戀情人難能可貴,而是惜緣,那份剛剛好的緣份。剛好最任性時候,剛好最像一個「人」的時,那個他/她便闖進來,無限的承諾與幻想,恨不得將來立即就來,漫遊也怕蹉跎。二人快樂得不顧後果,不過人性,不過愛情。我們時時懷念這樣的情感,不是初戀可愛,或許我們只是被時間磨掉了一些「人性」罷了。

曲風與歌詞,雷頌德與黃偉文,麥浚龍(Juno)更邀來黎明合唱。(影片截圖)

《忘記和記》-懷念90年代的𡚒時光 向經典廣告致敬

《我們的基因》是念二人的情愛,一人的內心掙扎;《忘記和記》是懷一個時代,一個只要曾活在裏頭,都會覺得是經典的時代。麥浚龍(Juno)邀來黎明合唱,有人說兩首歌互相呼應,傾盡忘不了前度之情。

舊日子是不是都要美好一點?現在的小孩長大成日,又會否覺得2019是最美好的一年?或許懷舊,就是因為現在不夠美好,曲風與歌詞,雷頌德與黃偉文,乍聽也似回到了從前那百花齊放的90年代。

最後一句是這樣的:「誰可以揀/忘記或記」可以是記掛舊情人,也可以是記掛一個時代。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