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席地而坐|奪金像獎4小時長被譽神作 29歳導演得獎前自縊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今日(5月6日)在網上直播,金像獎主席爾冬陞宣讀所有獎項的得獎結果,《少年的你》獲得8獎,成大贏家,「最佳男、女主角」分別由太保憑《叔‧叔》與周冬雨憑《少年的你》獲得,最佳亞洲華語電影則由已故導演及作家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奪得。

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亞洲華語電影由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奪得。(《大象席地而坐》劇照)

片長近4小時卻被所有看過的人譽為神作 首映前自縊亡終年29歲 

《大象席地而坐》早前贏得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最佳改編劇本,是次再下一城,贏得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亞洲華語電影。電影改編自導演胡波的小說集《大裂》,是他首部,也是他最後一部長篇電影。電影首映前,他在住所的梯間自縊身亡,完結只有29歳的人生。《大象席地而坐》片長長達4小時,卻只說「一天」的故事,不少觀眾看後,都十分震憾,卻又覺過於抑壓沉鬱。不少人揣測,胡波是因為與合夥人意見不合而走上絕路,也有說是被分手。不過,與其八卦花邊,不如仔細地看一看他躲在鏡頭背後所說的故事,也算是一種最具尊重的八卦。

《大象席地而坐》每天都是在太陽出現前,還有太陽下山的兩段時間拍攝,每天只能拍攝4小時。(《大象席地而坐》劇照)

胡波:有一𣊬反思自己 便知每天都在美化自身生活

《大象席地而坐》由數個故事交錯而成,主要的有四個:黑道上了朋友的妻子,朋友因此跳樓而死。黑道為了避風頭,去見了一個自己想追的女人卻沒下文;高中生與家人關係不好,為了朋友,打死了作威作福的同學,因此想要逃走;女高中生學務長搞曖昧,被全校公開,於是也想逃跑;老人要被兒子送老人院,於是他帶着孫女,騙她說要帶她去看大象,想拐到滿州里去-滿州里有關大笨象的傳說,就是整奪電影的中心:

在滿洲里的動物園裡有一頭大象,他就只是坐著,人們用叉子扔他他不予理會,人們扔給他食物他不知理睬。他就只是坐著,除此以外甚麼麼都不做。
《大象席地而坐》

不少觀眾看後表示十分震撼,認為劇中的精準的厭世台詞引起極大共鳴
點圖即看電影「厭世」金句==>

整整四個小時,有觀眾留意到,主角們處處碰灰,沒有一絲笑容。在《人物》的雜誌的一則訪問中,問到有人評論他的作品太抑鬱,而他卻回答

每天醒來,臨睡前,或者上班時去飲水機接水的時候,只要他有一瞬間反思過自己⋯⋯真正可貴的事物,是在世界的夾縫中,而不是悲觀在世界的夾縫中。認識到這一點,也許會對整個生命的秩序有由衷的感動。
胡波

要是沒有十分的喜愛,也沒有十分的悲痛吧?

《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波的偶像匈牙利導演Béla Tarr說:「你該如何保護一個長久處於暴風眼中的人呢?他不接受世界,這世界也不接受他。」(《大象席地而坐》劇照)

「他不接受世界,這世界也不接受他。」

中國作家胡波,以29歲之齡,於北京家中上吊身亡。死後留下三本小說集,三部短片與一部長片。他最崇拜的偶像匈牙利導演Béla Tarr曾找他合作,拍攝電影,可是來不及跟偶像合作,胡波便已離去。

Béla Tarr參加中國西寧電影節時表示:

他贈書給我,上面寫給我的獻詞是「教父」。我為自己沒能保護他而内疚、羞愧。但是,你該如何保護一個長久處於暴風眼中的人呢?他不接受世界,這世界也不接受他。
匈牙利導演Béla Tarr

《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波,故意匿名開微博,吸引真正的讀者後,又改名並關閉搜尋,卻又為真正的讀者而高興。(《大象席地而坐》劇照)

完全不理人情世故、絕不妥協的人生觀

胡波筆下的角色總是逃離,而他在現實生活中,也鮮有妥協。《大象席地而坐》每天都是在太陽出現前,還有太陽下山的兩段時間拍攝,每天只能拍攝4小時,為的就是捕捉那一層「灰」;他的小說受文壇的賞識,但他卻故意匿名開微博,吸引真正的讀者後,又改名並關閉搜尋,卻又為真正的讀者而高興;認識他的人都說,完全不理人情世故,整天得罪人。他也曾說,一旦為了錢而拍攝電影,往往的作品也脫不了那味道。

曾看到一篇報導,有人把他比作日本作家太宰治,但筆者卻覺得,不是所有尋死的作家都一致、都相似。只是,離開的故事從不好說,離開的原因總有千百樣,而要明白通透,大抵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這或許只是一道選擇題,就似他曾在《人物》的訪問中說到:

現在我二十八歲了,十幾歲時還奢望理想的生活狀態,現在不這麼看待這個問題了。壓根不存在理想的生活狀態,就是你要選擇具有哪種缺憾的生活。
胡波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