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博物館】狠撇細心專一消防男 受不了猜疑不安

撰文:張碧尤
出版:更新:

分手後,昔日的信物應該如何處理?紀念品還在,紀念的人卻已離開,同一件信物,不只蘊含著甜蜜回憶,還夾雜點點沒能開花結果的苦澀......《香港01》網上「分手博物館」,讓你放下「愛情遺物」,放下遺憾。

Rachel的前度,是十分稱職的男友,拍拖一個月的時候,也是女方投考紀律部隊的時間,他提著一束花、一條頸鍊去迎接她。當時頸鍊上的兩顆心連在一起,但分開後,這兩夥心只淪為裝飾品。(受訪者提供)

控制狂男友,可能是世界上最差勁的男友類別之一,他們不相信另一半,透過不停質疑和控制,他們嘗試抓緊點點安全感,證明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地位。Rachel(化名)的前度男友之一,也可納入控制狂的類別,「其實他是很稱職的男朋友,很疼錫我,又專一,每個人都會有優點和缺點,如果我們當時有好好處理溝通上的問題,我可能已經與他結婚了。」

他們由在交友app邂逅,直到分手一刻,只有短短半年。當時女方正打算投考紀律部隊,遇上身為消防員的前度,受到男方貼體問候,加上不時陪伴她操練體能,令剛回復單身不久的Rachel,終於答應踏出一步,再次展開新的關係。他是一個稱職的男朋友,這一點無庸置疑。每逄假期的時候,他的時間總是盡可能與她渡過,若然要他在假日與朋友飲酒、睇波,她說,他總會自覺拋棄她一個而內疚,反而是女方堅持要他跟朋友消遣,他才會放心外出。當上Rachel工作至凌晨時,他總會買好宵夜,乖乖站在巴士站等待她下車,然後二人一同食宵夜。為了她,每次提起賺錢,他總會變得興奮雀躍,目的就是要與她結婚、買樓、組織家庭。他的好,她全部都知道。

要求刪走所有男性電話

可惜他的溫柔體貼,也附帶質疑、不安、指責。他的第一個女友,曾經背著他跟他的好朋友「偷食」,自那之後,他變得極具疑心,愛得有多深,質疑得多重。所以由交往第二個月開始,她已經不時會提出分手,「我跟他說,『你真的迫得我太緊,可否對我有多點信心?你常懷疑我,會令我很辛苦,簡直有種無法喘息的感覺,我怕我會捱不住。』」二人相處時,他除了要求她刪走電話簿上所有男性朋友的聯絡號碼外,她不時會聽到他說「女人都是賤格、靠不住,始終都會偷食怎樣怎樣」等說話。她的另一個前度,也是位消防員。有一次,她不小心輸入對方錯誤的輪班時間,他的即時聯想到是她與前度藕斷絲連。每一句的轟炸、質疑,都令她少一份呼吸的自由,多一份反感,於是她頭也不回,轉身離開。

「我當時是十分忿忿不平,因為我從來沒有偷食過,既然他經常覺得我偷食,不如我偷食一次,但我無法做出這種事。其實我有一個模式,只有少少事情不合我心意,我便會要求分手,因為在我的角度,我必然可以找到更好的人。」雖然對方是個顧家、專一、勤力又細心的男人,雖然她曾經打算與他結婚,但不出半年後,她還是無法承受壓迫感,正式與他分手。

「在我們聊天的過程中,我聽到很多他付出和不足的地方,那麼你又為他付出了什麼?」記者最後問。

她蹙蹙眉頭,思索了好一陣子才開口,「我為他付出了半年青春。」

你也希望在我們的「博物館」展示你那段情的「遺物」和關於它的故事,藉此放下昔日的遺憾嗎?請把「愛情遺物」的圖片及聯絡方法傳至hk01(請註明《分手博物館》)。

請進入《香港01》「分手博物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