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星星的人】夥拍香港電台 自製13集節目:香港自閉史上首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第一次上錄音室看電台節目《星球人有話兒》的錄製過程時,現場忙作一團,不斷有人進出,小孩嗚哇大叫。他們一晚錄三集,竟然把幾集的嘉賓相約在同一時間,結果有的嘉賓在呆等,有的出外吃飯。錄音師BoBo 沒好氣的說:「你哋得罪哂啲嘉賓啦! 」一時又說:「就算專業DJ,一晚錄三集都做唔掂!」有集內容講自閉症患者奇怪行為,他開玩笑說:「訪問我啦,而家我最清楚。」同樣坐在錄音室的主持人Box (化名) ,聽著聽著,只好尷尬地摸著頭。

四人之中唯一願意出鏡的主持人阿甘。 (黃寶瑩攝)

但13集節目最終如史詩般完成了。《星球人有話兒》是香港電台社區參與計劃節目,由高功能自閉症人士 (即智商超過80的自閉症人士)親自籌劃,沒有社工專業人士代言,自己發聲。4位主持人之一的Box不無自豪地說:「我想這是香港自閉史上第一次。」

自閉症人士喜愛說自己來自另一星球。 有自閉症的畜產學學者Temple Grandin,就稱自己為「火星上的人類學家」 。自閉症為一種腦部發展障礙,但患者的狀況多樣化,有的智障,有的終生不張口說話,但有的卻比一般人聰明。一般自閉症人士主要有兩大類障礙,一是社交溝通,如難明白弦外之音、缺乏眼神接觸、不能了解別人感受;二是固執及重複行為,如興趣狹窄,不容易接受改變等,如部分自閉症人士都熱衷研究巴士及飛機型號,卻不擅與人交談。

下集:
【來自星星的人】被鬧負累、屢被解僱 自閉人士:我想做個人英雄

4個個性鮮明的星球人

地球人與星球人溝通,需跨過幾個星系。我約了主持人們在旺角一起午飯。才剛出地鐵站,其中一位就請我改去大角咀,而且指定去麥當勞。又一次, 離約定時間還有10分鐘,某主持人就急不及待打給嘉賓所屬機構:「請問呀邊個係咪去錯地方呢?仲未見到嘅?」他卻可能不知道,問問題跟催促之間微妙的差別,以及對方聽到後可能的感受。

但星球人之間卻講著同一語言。4位主持人Box 、阿甘、李笨及CY在一起時,從一話題忽爾轉入另一個,順暢無礙,只不過旁人聽卻摸不著頭腦。阿甘自稱是「自閉特質」最輕的一個,中文系哲學碩士,還已結婚生子,但卻因不擅應對社交,當過老師也做過木工、保安,現為兼職導遊。 李笨是說話最「激」的一個,但傾向迴避人眼神,也最保護自己。Box 快人快語,喜歡掌控大局。CY 則是20出頭的可愛男生,說話措詞正經,而且不時分享以前暗戀女神的經歷。

年少的CY常常談及愛情。暗戀女神多年的經歷,讓他明白要放下自我,多為別人設想。 (黃寶瑩攝)

自閉負面新聞多 「做好事亦會被蓋過」

「好得意,我哋啲人好有個性,好執著堅持,個個都覺得自己啱哂,天生難合作。」阿甘說。但是星球人還是決定聯手,望地球人張開耳朵聽他們的聲音。Box說,他想製作此節目,是因為有感自閉人士長年受歧視。「社會對我地印象太負面。」他不忿地說,也從不會掩飾對社會的憤恨。曾有報紙專欄刊出一句:「多行不義必自閉」,把自閉症人士等同妖魔。此外,報紙上亦常見標題如「自閉男縱火」或「自閉男攜槍出街」等。Box說:「其實企喺保護角度,唔應該大肆宣揚,講到好似自閉症人士會成日犯事咁。」他有點灰心地說,無論自閉人士多努力的做好事,還是會被一宗「自閉男xxx」的新聞所蓋過。

李笨是也認同:「外國統計指,A仔(即自閉症人士)犯罪率同普通人冇差別。我哋只係唔識用正常人表情同眼神溝通,成日俾人誤解。」「星球人有話兒」節目一共13集,內容如介紹自閉症人士就業狀況、戀愛結婚、社會福利政策、以至如何改善「古怪行為」等,既希望「A仔」觀眾能得到更多資訊,也希望接觸到更廣大的公眾。 節目亦表達不少問題,如自閉症人士雖同時是智障,才較大可能申請殘疾津貼;自閉症人士往往因難適應職場環境及不擅社交,難以打長工,但拿著一張「份份工做唔長」的履歷,早已被HR篩走,所以許多都長期失業。

自己發聲拒絕被代言 「起碼隔少層」

自閉症的黃金治療時期是6歲前。但他們四人皆出身基層, 父母不知如何應對:有的父母從不發現問題,有的則即使確診自閉,父母也不尋求治療。對自閉人士而言,父母如何偉大如何犧牲只是神話。「見人哋父母為孩子仆心仆命,我哋父母乜都唔識拖後腳。聽「世上只有媽媽好」,難聽過粗口。」甘說。 生於錯誤的家庭,是他們幾個一直介懷的事。

所以幾位主持人更覺得要自助互助。今天「自閉症」一詞雖已普及,但往往出來抒見的都是家長、專家及社工。「我哋唔係由一班專業人士用佢地既角度去睇我哋嘅問題,呢啲其實等如被『去權』。」CY說。Box 也說:「我哋講嘅嘢, 起碼隔少咗層,真摯啲。社工始終都係幫人打工,佢哋無咁幫client出聲。」

比如說,在講婚姻愛情的一集,CY抑揚頓挫的說:「我所有愛情史都係單戀史。」大家毫無防備聽到這樣坦蕩的肺腑之言時都笑翻了。在講社會歧視的一集,李笨也分享道:「我之前返工,都有試過俾人用間尺篤住個頭。」因自閉症成人較難適應新環境,也容易說錯說話,得罪人不自知。自閉症人士在職場、愛情中「第一身」的感受經歷,的確難以被代言。

幾位主持人耐心地剪接節目片段。(黃寶瑩攝)

社會期望人人面面俱圓

幾次進入錄音室,都會見到Box頭髮剪得精短的後腦斜歪一邊,認真的聽著錄音片段。今次製作節目,對Box來說意義重大:「我次次見工,人人都問我點解做得咁短。我想證明能力。」但其實,早次幾位主持被其他自閉朋友潑冷水,指他們說話衝動、「好激」,說他們會節目中出洋相。愛寸他們幾句的錄音師Bobo其實口硬心軟。他很欣賞幾位主持:「我初初知道係自閉症人士做節目,有啲擔心。 但慢慢我發現佢哋諗得好清楚,好知自己要乜,好犀利。」

一方面,幾位主持人有參加復康機構輔導,學習社交技巧,以適應複雜的社會;另一方面,他們亦希望社會能行前一步,包容他們。「十隻手指有長短,冇可能有個人完全完美。我哋只係唔識社交,但唔係殺人犯。」Box說。僱主可考慮聘請自閉症人士,媒體也可選擇報導更多自閉人士的正面新聞。

「老套咁講,『和諧唔係一百個人講同一樣嘢,而係一百人講唔一樣嘅嘢』。可惜社會希望個個人一樣:細心、善解人意,面面俱圓,但每人有不同性格係應該的。」Box說。他們或許看來彆扭,有時說話太直,或打開玻璃門走過去沒有理會身後的人;但他們的心亦清澈澄明,無視世間煩亂,專心致志埋首自己單純的世界裡。

下集再講主持人Box的個人故事,看看他如何在社會歧視下走過來。

香港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節目《星球人有話兒》逢星期四20:00-20:30於普通話台 (AM621,部分地區(如跑馬地、天水圍、將軍澳) 可以FM 100.9或103.3 收聽) 播出。

公眾亦可上 http://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p0332_a_child_a_guy或者用 RTHK Mine 手機 apps收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