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家暴】雙親離異後母毒打 兩度婚姻失敗 賠光積蓄更遭強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阿娟(化名)從小就怕黑、怕行雷閃電的轟隆聲響, 因此不敢一個人入睡。她渴望結婚成家,以為終找到入黑的依靠,卻跌入更深處的黑。第一任老公把她打拼回來的店舖賠掉了;第二任老公打她、把玻璃杯往她腳擲去。

最後一位社工,把阿娟拉出泥沼——雖然今天她講起身世仍不禁流淚,也許她還是怕天黑、閃電,但她也更堅強了,並希望其他有相同經歷的女子更有勇氣站起來。

阿娟離婚之後,本來打算全心全意供養女兒:「當時離咗婚,我諗住唔嫁㗎啦,自己過,搵啲錢供個女讀書。」(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自小父母離異 渴望成家以改變命運

在廣東河源農村出生的阿娟,4歲時父母離婚,阿娟跟隨爸爸生活,她頓時多了4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從此成為了「灰姑娘」。阿娟中學返學前要擔水回家,放學後要洗淨全家的衫褲。後母時常打她,更會用繩索綁起她手腳,再以麻繩鞭打。阿娟說起就不自覺流淚:「當時嘅日子真係過得好苦。」

阿娟很想離開這個不堪的家,21歲時她遇上一個改變命運的契機:「人哋講,女人搵個好人家,掌握自己命運,改變吓。」在親戚介紹之下認識了第一任丈夫,阿娟結婚時好開心,心想終於可以有自己的家。怎料,這個男人不顧家之餘,更是個「爛賭鬼」。後來,丈夫家裡欠債,阿娟要交出獨力經營數年的店舖還債。兩夫婦最終結束了16年的婚姻,女兒與爸爸生活,阿娟隻身去深圳工作,定期寄錢給女兒。

在廣東河源農村出生的阿娟,4歲時父母離婚,阿娟跟隨爸爸生活,她頓時多了4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從此成為了「灰姑娘」。阿娟很想離開這個不堪的家,21歲時她遇上一個改變命運的契機。(資料圖片/VCG圖片)

+2
+2
+2

再婚離開傷心地 

「當時離咗婚,我諗住唔嫁㗎啦,自己過,搵啲錢供個女讀書。」後來,親戚向她介紹一個同樣離過婚的香港男人,親戚好言相勸:「總係要搵個家。」阿娟最終決定一試,至少能離開河源這片傷心地:「有個家,搵個瓦遮風擋雨。將就下自己嘅命運啦,嫁個家庭過埋下半生就好喇。」她拿著雙程證來港認識第二任的丈夫,兩年後登記結婚。

【視障者的愛情.一】最深的寂寥 一個不能結婚的盲人

來港後,阿娟人生路不熟,大多數朋友親戚都在內地,唯一的依靠就是丈夫。起初她還未有身份證不能工作,每天的生活只有買餸和煮飯:「唔畀你識朋友,控制你。錢你又無㗎啦,緊係無自由啦。」丈夫有時收起她的電話簿,不讓她找朋友。

所謂好醜命生成,面對這些事,阿娟覺得全因自己的問題:「出世又出得咁唔好。莫怨天莫怨地,怨自己嘅八字唔好吧,應該承受呢啲嘢。我原諒佢,過咗就算啦。反正唔嫁都嫁咗。」(顏寧攝)

被掌嘴、掟玻璃杯依然啞忍 歸咎自己命運差

結婚兩、三年後,阿娟第一次被掌嘴。阿娟記得當時丈夫罵他,她還口反駁,他繼而出手「啪」一聲打她嘴巴;又有一次,阿娟勸他不要食煙,開玩笑地拿走他口中的煙,他隨即大發雷霆,拿起手中的玻璃杯擲向阿娟的腳。幸好阿娟及時縮開,但也有兩處被割傷。更甚者,丈夫有時在不顧阿娟意願的情況下強暴她。阿娟時不時聽到丈夫大力擲物的聲響,在家中時刻膽顫心驚:「夜晚佢會鍊死我都唔定。」

【賣豬仔記.一】印女逃離家暴 流落重慶大廈:中介要我跟男人睡

或起比起肢體暴力,難聽的說話更傷人。有一次,阿娟和丈夫出外買餸,阿娟去廁所去久了,丈夫不耐煩就向她破口大罵,由街上、的士,一直罵到回家:「死X街,去咗咁耐去咗邊度!」一回到家,阿娟的眼淚終於忍不住流出來。

有天晚上激烈的吵鬧後,丈夫明知阿娟怕黑,輕言說:「你咪走囉。」阿娟真的走了——那夜正值冬天,她獨自走在漆黑一片的圍村中,走著走著最後還是走回路。「我真係好想走,但係嗰度好荒蕪、黑鼆鼆,好驚。」

所謂好醜命生成,面對這些事,阿娟覺得全因自己的問題:「出世又出得咁唔好。莫怨天莫怨地,怨自己嘅八字唔好吧,應該承受呢啲嘢。我原諒佢,過咗就算啦。反正唔嫁都嫁咗。」 即使丈夫大街大巷鬧她,她都不敢反抗,怕還口會在街上被打,反而會更無面。

自卑的阿娟後來患上抑鬱,可幸的是遇上家訪的社工扶她一把,最後走出家暴陰霾,堅強地獨自生活。下集請看:

家暴受害者遇社工家訪 鼓起勇氣離婚 「唔好嘅家就唔好要」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