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戶咖啡店託管老人家 港幣7元全日任飲任食連繫社區長者

撰文:黃泳樺
出版:更新:

當你滿頭白髮,拿着拐杖,除了樓下公園,不停加價的快餐店,你還可以到哪裏渡日?如果咖啡店坐滿的不是文青,是老人家在喝咖啡、吃點心,更可以參與店內的電影放映會,吃「咖哩飯」聯誼,你會否開心一點?「台灣在宅醫療學會」提出以社區為基礎的整合式照顧服務,日本稱為「在宅醫療」,才可減輕超高齡社會的負擔。(學會曾派員到日本神戶,訪問當地人如何以社區連繫和照顧長者。下文內容引述自「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的親身訪問。)

台灣在宅醫療學會曾派員到日本「和諧咖啡店」,當日為咖哩飯日,飯後大家閒聊喝咖啡。(圖片來源:台灣在宅醫療學會)

100円任飲咖啡任坐一日 連繫老人

走人香港的護老院或康復中心,總見護理員身影飛快掠過,如子彈火車地工作;老人仿佛停留在靜止的平行世界,目光呆滯地渡日。這些地方,仍有5000名老人渴望等到死也未踏入一步。(據立法會秘書處的資料,5568位長者於2014年在輪候安老院舍宿位時離世。)

一絲咖啡香從神戶市的巷弄飄來,以為是什麼隱世小店:透射陽光的大落地窗、一排排書櫃,但內裏沒有文青、沒有年輕人,亦沒有自由工作者。白髮老人從這間和諧咖啡店步出,說是咖啡店有點不正確,這裏是黒田しづえ女士的家,現在是個共享空間,一週開放三天,歡迎區內長者來喝咖啡、吃點心。不論續多少杯咖啡、吃多少點心,坐多久,只收100日圓(約港幣7元)。店內設有捐款箱,大眾可自由捐助。

「如果是保健室好像就要有護理師,讓人覺得不是誰想進來就能進來,但是咖啡店是什麼人都可以進來的。」兩年前,居家護理師松本京子成立NPO組織「なごみ ホムホスピス」(home hospice),與黒田しづえ一同經營「なごみカフェ」(nagomikafe,下稱和諧咖啡店)。

店內椅子上的坐墊出自96歲的婆婆,她亦是咖啡店常客。(圖片來源:台灣在宅醫療學會)

咖哩飯吸引長者識朋友

「常客在路上走一走碰到朋友,就會拉著他進來。」松本笑說,而一個月兩次的「咖哩飯日」,每份500日圓,來的老人特別多。「長輩都喜歡吃,但是每次做咖哩都需要煮一大鍋,獨居長輩吃不完,再怎麼喜歡也無法煮,所以我們就做咖哩。」黑田穿着圍裙,如大家的媽媽,收拾完桌子又拿出藍莓乳酪,永遠擔心你吃不飽。

這間咖啡店每個月還有「電影鑑賞」、有醫師駐場的「癌沙龍」,「沒有癌症也可以來癌沙龍,跟醫師聊聊天,尤其妳腰痛,可以來問問治療師要做哪些復健。」松本對老人說。老人精神地分享,「咖啡店開幕前,雖然彼此住在附近,卻從來都不認識,有這個空間後超級棒,女性獨居後,很需要這樣的空間能夠聊聊天、交換資訊。」

「老化不只是醫療問題,但更重要的是,支援他們的生活,讓他們有活力的活下去。」松本說,如果老人可以在熟悉的社區內老去、甚至走到盡頭,至少他們會笑着。

香港65歲及以上的人數首次突破百萬。(陳嘉元攝)

托管老人 開心飲咖啡

日本是全球人口老化程度最高的國家。2016年,65歲及以上人口就有3,460萬人,佔總人口的27.3%。年輕人別以為人口老化是無關痛癢,日本厚生勞動省的《未來人口預測》到2065年,平均每名適齡勞動者幾乎要負擔一名老人。社區可以自發做什麼?

黒田以往是護理師,亦曾於大學教授社會福利相關課程,受到美國開放、公共的觀念,希望把房子變得更多元。黑田的丈夫和丈夫的母親去世後,她便讓社區老人進來聊天。她認為,「照顧」根本是生活日常的事情,咖啡店也日常,就像家中一個空間、一個廚房,街坊有什麼需求都可以即刻滿足。

家中的開放式廚房,中間擺著兩張大桌子、十張椅子,坐在桌旁的都是高齡老人家、獨居老人、癌症患者等,更有附近工作的居家護理師來閒聊。咖啡店還有「臨托服務」,如果街坊臨時未能照顧家中長者,松本和黑田會接他們來「喝咖啡」,一個月大約服務到80至100多人次。

人口老化問題為香港帶來昂貴社會成本,同時,政府又能否照顧到眾多長者呢?(羅君豪攝)

有些事要靠日常生活練習 醫療做不到

人口老化是全球問題,香港65歲及以上的人數首次突破百萬,達116萬,佔整體人口16%。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預計,2033年有三分之一人口為長者。屆時屋邨坐滿老人家,閒在社區,他們又可以做什麼?

神戶這個一星期只開放三天的咖啡廳,讓整個社區恢復了活力。松本說:「如果獨居老人只待在家的話,只會很被動地看電視,一整天講不到幾句話,但有了這個空間,來之前她要換衣服、要化妝,到咖啡廳要互動、要動腦、還要會笑,更練到臉部肌肉,這是重要的生活,是醫療做不到的。 」

台灣在宅醫療學會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