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亨街市翻新.一】百萬裝修費再加租 基層檔主何去何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領展將青衣長亨街市外判予光亮實業後,並於十月一日開始大翻新,預計於明年一月底前完成。青衣現時只餘下一個政府街市,其他街市被外判或翻新後,新進駐的街市檔,部分名稱不同,背後卻屬同一集團。除了購物選擇減少,本來街市是街坊小市民做小本生意最適合的地方,面對翻新後大幅加租,他們如何抉擇?

有商戶相信街市翻新後整潔了、光猛了,或能街坊生意再起飛、開拓更多客源;有人不敵加租黯然離場,也擔心撇掉了商戶身份後,也還是長亨街坊,日後要捱貴餸、選擇卻更單一。

攝影:鍾偉德

繼區內的長發街市去年翻新,一年後剛好同一天,長亨街市也難逃同一命運。舊長亨將於10月1日正式關閉,翻新工程至少進行兩個月。

遭加租八倍   土炮式街坊髮廊結業

街市比較幽靜的一角,有一家由裝潢到工具,甚至運作模式都十分土炮的髮廊。王氏髮屋只有70呎大,剪、電、染工作均由老闆王小姐及助手包辦。這邊一個老伯坐下來,10分鐘不到已理好髮。理髮椅後方也放了幾張圓櫈,幾個街坊在等着。其中一個女人頭髮被保鮮紙包裹,髮際隱隱看到染色料。未幾,王小姐帶染髮女士稍移玉步——真的不過一步,便已到了洗手盆前,將她的頭按下,便幫她洗起頭來。店外還有個大叔在等着,他笑說,像他60多歲這把年紀,還顧甚麼形象。40元到樓下剪一個髮,省時、便宜才是最重要。

「呢個街市嘅店,只可以做屋邨生意,所以我哋呢度無得撈㗎喇。」王小姐說,9月29日便是髮廊最後一天營業。光亮早前和她洽談續租時,說翻新後會給她一個比現在大一倍的店舖,但租金由現時的3,000元月租加至23,000元;另外還得繳付10幾萬元的裝修費,造一個指定的玻璃閘門、並安裝水電錶。她說髮廊現時每天營業9.5小時,賺到的也僅夠兩餐糊口:「(23,000元月租)我一日做到黑都無咁多錢。」唯有10月起先回湖南老家休息,回港後再到其他髮廊打工。

冒險的人

有些人決定止蝕離場,也有些決定放手一搏:「不過都真係好搏。」幸運小食老闆歐哥就是其中一個。年青時由經營葵芳工廠飯堂,到搬入青衣邨,7年多前在青衣邨的屋邨街市開幸運小食。由於小店就在青衣邨的巴士站附近,青衣人從前早上上班前,或者都光顧過歐哥的腸粉燒賣。

與歐哥聊天,發現他總掛在口邊的,就是一句「無所謂㗎喎」。由工廠飯堂結業,轉戰青衣邨,2014年領展旗下的青衣邨商場翻新,翻新後沒有街市,領展着歐哥在領展旗下街市再找一個舖位,幸運小食只好搬到長亨街市。後來長亨街市的管理權外判了給光亮,又再翻新。幸運小食被加租一倍、由17,000元加至近34,000元;另外裝修、牌照費用等,還得再付近30萬元。

僅僅3年,又再面臨被翻新、被迫遷,如此折騰,不氣餒?

【長亨翻新.二】街市內有個印傭喘息空間 遭加租逾倍結業

歐哥笑笑:「無所謂㗎喎。」

他說:「或者已經慣咗,呢個係潮流嚟㗎喇。」也有街坊叫他:「肥佬,做啦做啦!」他說,翻新後環境更好,也有冷氣,相信可以吸引更多人流。所以日前他決定與光亮續租,兩年死約,第三年加租一成。他計算過,日後每天得做6,000元生意,才能營運下去。他已決定新店會由過去營業12小時,加長為16小時。訪問那天,他已滿有信心地想好新店經營大計——推新菜式、新張試菜大會,甚至車仔麵放題。

歐哥有腳患,但他說每天可以由青衣邨走路上長亨開工,也總比閒着無聊好。之前葵芳飯堂結業時,他休息了一年,那年他每天早上5時多醒來,便到青衣碼頭散步,再找張長椅坐一會,便去茶樓飲茶:「飲完,全日已經無嘢做。」這一次再要他選,他寧願「再搏一鋪」,也不要提早退休,每日到公園發呆。

歐哥(左)因牌照在8月底到期,已率先撤出街市。這天被管理公司要求回來拆招牌,招牌拆下,才看到牆上貼了張2014年時寫下的開張啟示:「開張嗰張都未搣,就已經要閂門。」

「無理由keep住個街市成30年都一樣㗎?」

長亨街市內,打算留下的還有囍媽。街市內最大、也是唯一的雜貨店,就屬於她父母。8年前,或者是母親嫌她太不聽話,想她定下來,遂着她在兩老的雜貨店對面多租一個舖位,開起海味藥房來。

現時連同父母那邊,一家人的舖位有2,000餘呎,月租8萬元;但光亮在翻新後,提出給她600呎的舖位,租金6萬元。連同裝修費、重新入貨等,這一次街市翻新,她或要花費近100萬元。囍媽說,她曾到別區的領展及外判商街市觀察,得知有些商戶選擇續租,翻新後不到兩個月,已陸續結業。

但她還是打算續租,問她可有信心在新合約的三年內回本?「搏㗎咋。」她解釋,如果在外另覓舖位,她也得重新建立一切。更重要的是,她不想與其「員工」囍囍——她的貴婦狗分開,如果要遠赴其他區開店,恐怕很難帶同囍囍上班:「我要確保店入面嘅『員工』將來都喺度。」

雖然有意續租,但新舖面積少了一大截,現在她只能拼命減價散貨。如此奔波,她還是覺得街市翻新,不失為好事:「老一輩一定唔想變,但無理由keep住個街市成30年都一樣㗎?成個街市愈來愈兜踎。」她直言現時街市晚上的衛生情況很差:「連我藥房隻貓都驚咗啲老鼠。」翻新後,更整潔的環境便有機會有新的客源:「都唔可以做來做去都同一班客人。」

藥房老闆囍媽說,長亨街市存在時,其父母的雜貨店就已存在,她自小已在這街市打滾。她認為街市有改變是好事,這樣才能吸引更多人流。

「街坊不會去想被壟斷街市的後果」

青衣邨、長發邨、長亨邨逐一被翻新、或被外判,區內的長康商場亦於數個月前被領展轉售予投資者林子峰,現時區內只有青衣街市一個公營街市。長發街市關注組成員林先生說,事實上,全港各區均面對同樣問題,領展及其外判商旗下的店無處不在。名稱不同,市民或以為跨區買餸有更多選擇,但其實不同名字背後,都屬同一集團:「很多街坊根本不會去想,有一天被大集團壟斷的後果。」

街市要發展改善,事實上街坊及商戶都一致認同。發展,是不是只有完全停滯不前、或是徹底的大翻新兩個極端的模式?

【長亨翻新.三】女街坊速寫街市檔 留住舊長亨街市面貌

他認為長亨翻新對舊商戶而言一定不是好事,想續租的商戶,要使用光亮所指定的裝修,因而要向光亮支付數以十萬元計的裝修費,並不合理:「點解商戶唔可以自己搵裝修?當中(裝修公司與光亮)有無利益?」

目前的局面,他直言小市民根本無力去改變甚麼。只有政府回購領展,又或是設立租務管制,以控制租金及加幅,才可解決問題。記者向光亮實業查詢續租及加租情況,對方回覆指,就舊商戶會否留低,公司目前仍與現有檔戶商討中。光亮又指,街市翻新後,行業增加,各檔戶需提升競爭力,包括品種、質量及價錢等,以吸引居民。

老街市尚未翻新,部分小商戶已提早離場。對異鄉人來說,他們失去的不止是一家店,還可能是一個小社區空間,甚至是宣洩不安與勞累的地方。街坊檔終將消失,長亨人又如何留住舊長亨的面貌?請參見此系列的其他文章。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