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罪犯讀白.上】日子那麼悶 老師鬧我、爸打我,於是我逃跑

撰文:李慧筠
出版:更新:

記者問我以前有幾壞,我坦坦白白說:好頹廢、好壞,打交、盜竊、逃學和欺凌我都做過,開初我說是因為悶,中學時代日子重複又重複,於是我往外面跑,慢慢我記起所有事情都總有個前奏,老竇打我我就跑,被學校老師不分青紅皂白針對所以我逃學,那個我總是想要自由,想要好玩,其他的事沒想太多。
攝影:黃寶瑩

(編按:記者整理受訪者錄音後以第一身書寫。為保護受訪者,受訪者及其少年朋友名字均為化名。)

日子很無聊 打交貪得意

我今年20歲,變壞的大約是12歲至18歲的我,但總像一段記不起的日子,在記者反覆詢問下,社工阿臣有時會提醒我已經遺忘的細節,我慢慢重新拼湊——11、12歲的時候在中學被人恰,我跑出街,本來在網吧打機,結果識了好多人,跟他們出去玩,說白了就是圍威喂:落酒吧、返大陸,有時朋友被人嘈,一個電話打來,大家就衝去圍毆。其實打交都只是貪得意。

那時電話還是摺機呀,每日只能看電視,有什麼娛樂?放學好悶,沒事做,跟村屋的細路一齊出街玩,見到細過我們的就追,拿起他的書包周圍扔、或是把空的膠水樽扔在地上,大聲喝他叫他不要走,能跑的就跑到屋企報警,不能跑的跌在地上,我們把水淋在他頭上,又用空膠樽敲他的頭,嚇到他幾乎要瘋了。「現在想回頭,真的好衰,周圍蝦細路,那時見到人驚好開心。」我說。

以前阿月睡上格床。

總是玩到深夜才回家,阿爸阿媽沒我辦法,就算他們鎖起大門,我也有辦法溜出街去,於是他們開始不理會我,無王管,見你都長牛高馬大唔通打你咩。我回家就問他們拿錢,他們太錫我,不會不給。

老師說:我鬧你因為爽!

記者常常問我「為什麼」,我都答不出來,我不明白她是想問「為什麼我會變壞?」抑或「為什麼那些人要這樣對你?」很多事情都沒有原因,事後我只能去猜。

例如學校老師為什麼要針對我?他們認定我是滋事分子,但我做的事其實都很無聊,以前我在英文堂,塗改液有筆蓋的嘛,你有沒有試過把塗改液擠到蓋子裡去?我把它擠得滿滿的,哈哈,只是為了看看放一陣子它會不會乾掉一塊,班主任看到就過來搶,一搶就灑得自己全身也是白油跡,她穿黑色衫呀,幾乎發癲地扯住我頭髮把我拉出走廊,她一邊扯,我一邊笑。事後她跟學校其他老師唱衰我,結果沒教過我的老師也好憎我。

回到自立堂阿月表現很開心,想起過去他也是以笑帶過。

最不喜歡的一件事,我記到現在。另一個班主任,傻的,那時我也不好,作文堂遲到了,他把我調到很乖的同學附近坐,他們不說話的啊,我問他們作文題目怎樣解、怎樣做,旁邊的人不理我,我問前面,班主任就說我撩人說話。我們爭執,我問:「你鬧我做乜,我做錯什麼?」他突然就發癲鬧我:「我鬧你就係為爽囉、開心囉,點呀?講粗口鬧我呀,你唔係最鍾意講粗口咩?定係想走,我而家就畀你走!」

那時是冬天,班房門是開著的,其他班房都聽到,一到小息就討論是誰被人鬧,大家都知道是我,那晚我想,返學想認真讀書,又被人窒,如果我無心學,我為什麼要很早起身返學,為什麼不趴在桌上睡覺,就是有心學才問同學,但老師沒有嘗試了解我呀,第一句就鬧了。很不開心,中二年尾逃學,之後一年就沒再去上學。那年我學得最壞。

「其實老師沒什麼,如果不是我個底太花,他也不會這樣吧。」對於記者的「為什麼」,我只能這樣答。

坐在沙發上跟宿友聊天,或是各有各按電話,都很自在。

老竇拿椅車我 阿哥他賣毒

以前我在街上碰見我爸,我不會叫他,只會直行直過,用粗口鬧他。我老竇由細打到我大,所以我不喜歡黐家,他一打我就走。連食飯也不想跟他坐同一枱,不想見到他,好憎他,他因為我做功課太慢而打我,拿起椅子和棍就車埋嚟。細個覺得他好仆街。不想留在家裡,才會走去識些無聊人。

他說我不夠阿哥聰明,我心想,兩兄弟總有個醒目有個不醒目,我不醒目就要被人打。哥哥是混黑社會的,也賣過毒品,我不多不少也受他影響。他好錫我,常叫我不要出去玩。我沒理他,那時我覺得被捉到或者坐監,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被判感化令的一件白痴事

記者問我16歲那年因何被判感化令,我不想答,難以啟齒的不是什麼揭瘡疤令我傷痛,而是整件事太白痴,說出來很尷尬。真的要說嗎?是盜竊案,幾個o靚仔叫我去游水,他們走去偷嘢,我呆在那邊睇水,結果我和其餘一兩個人被捉了。現在回想,真的覺得自己好蠢。

因為這件事上庭,感化官本判我在家裡守行為,但足足三星期我都沒有聽感化主任電話。我被判入男危機中心,在那裡跟七、八歲的小朋友一起住,根本沒話題,我以為之後再轉去男自立堂都像這樣無聊,於是玩到好串。「主要是騷擾大家吧,還有當時叫你搵工,但你見工表現不太好。」社工阿臣提我,我才記得起那件好笑事。

他們要我見工,我隨便應付一下,等公司職員拿表格給我填的時候,哼了兩句歌,我還記得是周柏豪的《夠鐘》,老闆聽到後,跟我的感化官說我見工時表現很差。不過那時我的態度的確惡劣,初初見阿臣, 不認識他嘛,對他態度也很差。因為一連串的事,感化官也是迫於無奈要我入壁屋冷靜,等評估報告。那時覺得,坐監不恐怖啊,剷光頭,只不過是入去住幾個月,食個飯,怎想到後來入壁屋(壁屋懲教所)坐,發現入面黐咗線。

請看下集。

2016年青少年犯案數字

少年罪犯(10-15歲):1074人
70%為其他罪案,包括盜竊、刑事毀壞等
27%為暴力罪案,包括傷人、非禮、襲警等
2%為防範性罪案,包括藏有攻擊性武器、遊蕩等

青年罪犯(16-20歲):2292人
73%為其他罪案,包括販毒、詐騙、盜竊等
22%為暴力罪案,包括傷人、嚴重毆打、行劫等
4%為防範性罪案,包括藏有攻擊性武器、遊蕩等

資料來源:2016 香港警察年報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