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場黑洞】視障人士實測行商場:60萬呎APM只得五條主要引路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世傑摸著摸著,終於找到了升降機的按鈕。他站在門前等候。𨋢門打開,裡頭的人走出來,外面的人走進去。𨋢門關上一刻,世傑仍站在原地,左右張望。直到𨋢門第三度打開,途人提醒世傑,他才握著手仗入𨋢。原本只需一分鐘的過程,世傑足足花了五分鐘才完成。

39歲的世傑患上遺傳黃斑點退化,視力不足一成。身患眼疾仍無阻他到處逛商場「食好嘢」,但商場的無障礙設施不足,等𨋢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視障朋友會到商場消費,我都鐘意周圍飲飲食食,但有時候入到商場都好無奈,有時會唔知自己係邊,或者搵唔到間鋪頭。」

現時香港有17.48萬名視障人士,面對障礙重重的商場,究竟他們的限制是眼疾還是欠缺同理心的設計?

測試一:搭電梯——沒提示聲響 呆等被路人撞 

午飯時間,觀塘apm商場的白領及西裝客來來往往。世傑捉著我的手臂在他們之間走著,經過的途人像調快速度的片子,我們的節奏搭不起來,有途人更差點撞到世傑。「我跟朋友試過站在原地不動,都可以被人撞倒至少五次。」低頭族、趕上班的白領並非心懷惡意,但對周遭環境的漠視足以令視障人士帶來困擾。

世傑看到的世界並非一片黑暗。他形容,眼裡的四周像被水蒸氣包圍。光線充足時,他勉強看到重重身影。商場談話聲、店舖宣傳聲音、音樂此起彼落,世傑猶如置身嘈吵的迷霧。我們從入口轉右踏上扶手電梯,健視人士毫不費力的動作,對世傑來說已是難題。「這個扶手電梯沒有提示聲響,我是弱視大約都摸到電梯在哪裡,但完全失明的人不會知道;也不會清楚,電梯會上去邊一層。」世傑踏上扶手電梯的梯級後,腳掌的前半是懸空,然後他再稍為調整步履。「有些扶手電梯好快,來不及調整的話是很危險的。」

世傑剩下不足一成視力,他的世界像被水蒸汽包圍。

測試二:逛店舖——沒有引路徑 靠記憶摸路

世傑居於深水埗,偶爾也會到apm商場閒逛食飯,對這裡的店舖位置大約有點印象。當我們經過連鎖咖啡店時,世傑的步伐突然放慢,「來到這裡,我眼前突然全黑,如果自己一個的話,就唔知點算好。」原來地上的階磚由白轉為黑色,燈光亦變得昏暗了些,眼睛需要時間來適應變化。「等大約十幾秒,雙眼要習慣這裡的燈光。有些商場因為要有格調而把燈光調暗,這也有影響。」

商場燈光可以花時間適應,但店舖或設施所在位置則需要靠引路徑輔助。可是,共11 層、佔地約60 萬平方呎的大型商場裡,僅得地面(G層)及地鐵樓層(C層)共五條引路徑連接港鐵站出口、巧明街、同仁街出口及鱷魚恤中心。由G層至6 樓每層約有2 至8 條扶手電梯,但僅得往G層設有危險警示磚;而通往緊急出口的引路徑只得地鐵樓層才有。

11 層商場僅得兩層鋪設引路徑,而方向僅是通往詢問處及其他出口,仿佛視障人士只視商場為通道,而非娛樂消遣的場所。缺乏消晰指示的商場猶如將視障人士置於無定向汪洋大海之中。「靠估㗎,或者靠記憶,我都會經常問人嘅。」可是,途人來去匆匆,他們能夠幫得上忙嗎﹖世傑說:「弱視還好的,因為都看到途人的影子,但完全失明的話真的很難。」

(左) 周鍵圳為全失明人士,他曾於apm迷失方向而向途人求助,怎料問 了 多次才有人回應。

周鍵圳 (別名圳長) 於30歲時患上色素膜炎導致全失明,他也曾在apm商場迷失方向。當他希望向途人尋求協助時,卻感到重重的挫敗感。當時他聽到途人的腳步聲愈漸靠近,就問說「請問可以幫個忙嗎?」,但連續五次也沒人理會。「因為我不是對著途人的臉說話,就好似對著空氣般,途人行得快可能聽唔到。冇人理個挫敗感都幾大,但沒辦法都要面對。」

以apm商場為例,引路徑只限於商場入口至詢問處的路線,那麼將引路徑增至多不同地方能協助他們嗎?圳長卻搖頭說:「除左詢問處外,也有需要在其他主要的設施設引路徑,但是太多引路徑會引起混亂。」商場內很多店鋪旁沒有設置引路徑,而圳長及世傑每到一個新商場,會先到客戶服務處詢問職員,按他們的指示再尋找目的地。可是,世傑曾遇過有些職員的指示含糊不清。「他們會話『喺嗰邊行過去』、『前面嗰度就係啦』。但係我們不會知道嗰度即係邊度。」世傑認為較為理想的做法除了給予清晰方向,還可以親自引領他們到目的地。「有次在領展商場問完,真的有個職員帶我去鋪頭,那一次印象頗深。」圳長認為,洗手間、電梯或升降機等主要設施均有需要設置引路徑,減少視障人士迷路的機會。

apm 商場的無障礙設施不足,升降機的按鈕也沒有點字。

商場的平面圖於世傑來說毫無幫助。

測試三:搵食——餐牌缺點字  視障人士點菜難

我們和世傑來到美食廣場的樓層,剛剛走進去,他憑聲音的位置及嗅覺就知道所在地。「人們談話的聲音在腰的位置,以及有很多食物香味,我就知道來到美食廣場了。」通道狹窄,人們拿著托盤來回經過,一不留神就會發生碰撞。此外,沒有一間餐廳能提供點字餐牌,究竟視障人士可以如何點餐?世傑說:「會先想想那天想吃甚麼類型的東西,炒嘢或者炸嘢,縮細範圍之後再問人可否幫忙帶我到座位去。選擇會較少,但也不可能要別人全讀一遍。」早前,香港失明人協進會開發「點菜易」手機程式,能夠讀出菜式、售價、食肆地址等各樣資訊,便利視障人士外出食飯。

現時不少商場均設立手機應用程式,難道未能提供協助嗎?香港失明人協進會總幹事高碧姬說:「視障人士所用的電話內置讀屏軟件,會讀出電話的功能;但商場的手機應用程式以圖像為主,這樣則難以讀出來。所以他們甚少接收到商場的優惠或其他資訊。」高碧姬認為,現時社會對無障礙設施的意識提高,但商場設計者仍以外觀為主要考慮因素。「有商場設計師曾說引路徑有礙觀瞻,這都是教育的問題。有些微小的改動就可便利視障人士,如扶手電梯加聲響,在玻璃大門貼上較大的識別貼紙,樓梯運用對比顏色作識別等,不少商場現時都會主動配合的。」

記者曾邀訪apm跟進相關問題,但商場方面沒有回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