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港最老Model】95歲Alice:我最愛著裙,但冇老人咁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下次在街上碰見Alice,單憑她身上那條可能one-piece、可能兩件頭,有點古著格調的裙子,我就會認出她。因為在香港,不常見婆婆會穿裙子,而且是一個95歲的「阿婆」。

但不用叫她「阿婆」,叫她Alice。因為所有和她接觸過的人都會感受到,生於1923年的她,沒有因為變老而變得面目模糊。每天打扮得體,是她對自己和別人的尊重,「我見賣魚勝都係咁著」,她笑說。

於是,當醫生的外孫女Amy,決定為婆婆做一件事:讓婆婆當上銀髮模特兒。「公公過身後,她沒了以前的光采。我想,她應該找些新事情去做。現在她可以做回自己了。」孫女說。

(攝影:陳嘉元)

生於1923年的Alice,兩年前開始多了一個身份:銀髮模特兒。

第一次遇見Alice,是在銀髮模特兒agency「老正工作室」的相展中。Alice和她的外孫女Amy因被拍攝,故結伴來觀展。基本上,Alice真人出現,現場的目光都被她吸引著,因為她實在優雅——身穿棗紅色one-piece裙子、腰間繫上寶藍色繩子,淡妝塗上奪目的橙紅色唇膏。當然,若果細心注視,也不難發現她踏著ballerina鞋子的雙足有點腫,走路不是每一步都穩,但她仍會笑意盈盈,答應每個合照的要求。
 
為何老了不可穿裙子?
 
「年紀始終大,腎功能難免差少少」,她的外孫女Amy是醫生,後來替我們解開了疑團。不過,Alice精神飽滿、對答幽默慧黠,和她傾談樂了半天。大家都留意到Alice很喜歡one-piece裙,因為自細她已鍾情洋裝,「我買餸都執得好齊整㗎,見賣魚勝都係咁。」她記得,媽媽也是如此,「我媽咪都執得好正先出街,梗會著長衫,整好個頭……都幾百年前,我都成百歲啦。」
 
不過,穿了一輩子裙子的她,十幾年前搬進一個比較傳統的社區後,起了微妙的變化。「我初初來這裡都會穿裙,但這裡沒有人穿裙,別人會話,你咁老,穿什麼裙?」Alice有時會感到被陌生人打量,「眼甘甘」由頭望到腳,「以為是怪物咁睇我。」她皺皺眉頭說,「來到這裡才開始學著褲。」試著適應她生活的社區,但心中也會疑惑,為什麼老人家就不可以打扮?就不可以穿裙子呢?

到了某年紀,你打扮,會有人問你今日係咪去飲?這些mentality簡直超級outdated。
「老正工作室」CEO 張艾渟

Alice愛穿洋裝,年齡不減她打扮的興致。

芳華正盛,Alice的愛情故事由「打日本仔」開始說起。

在銅鑼灣讀書的閨秀
 
也許,如果認識Alice,就不會用「95歲阿婆」這把籠統的尺來量度她。她名叫彭瑞瑛,生於上世紀二十年代,媽媽的家族做辦館生意,家境不俗,爸爸年輕時在上環「育才書社」讀書,識英文(這個Alice強調了許多次),所以在一間英國燕梳公司當文職。一家居於灣仔鵝頸橋一帶,「即係而家好繁榮嘅羅素街」,Alice說。「從前係一條涌,後來填咗先變平地。」Alice是么女,記憶中有四兄弟姊妹,「有啲唔係話養得齊㗎嘛」,她有個九十八歲的哥哥,現在兩兄妹在大時大節也會相聚。
 
Alice說,因為英商行請她爸爸工作,人工比一般唐人高,她知道自己家裡有兩個工人,代表家境「過得去」。「我聽見話,唐人好少錢,舖頭啲伙記得五蚊一個月咋。咁我又識問,五蚊食得咩嘢?原來五蚊有一圍酒席,有雞呀,冬菇呀咁。」爸爸會英文,所以最重視子女的教育,女兒亦不例外。「逢女兒都要去St. Paul讀書,即係銅鑼灣,以前叫『法國嬰堂』,啲Sister會教啲女仔讀書。」現在Alice與外傭獨居,以前學會的英文派上用場,「佢唔識Cantonese,咪用英文講囉。」
 
中學畢業後,Alice的志願是做秘書,「哎呀,女仔你話做咩先嘞?若果你做書記就照抄,秘書唔係嘛,有時跟吓波士去開會呀咁,高級好多。」那年她十七、十八歲,九月入讀中環雪廠街很有名的「振成商學院」,打算學shorthand學打字,「但十二月已經日本仔嚟,我都冇讀到三個月。」

外面打仗,她在拍拖
 
的確,許多老人家講故事,起點都是由「打日本仔」開始的。而Alice的故事,則是愛情故事——和她相濡以沫大半生的丈夫賴汝榮,就在那時認識,外面在打仗,她則在談戀愛。
 
那時Alice隨哥哥在字花公司工作,她負責賣飛,哥哥有個朋友在公司做會計,因為打仗,交通不便,哥哥招待了朋友下班後到家中留宿。他對Alice一見鍾情,後來成為了她的丈夫,「大家伙記之嘛,不過覺得順眼咪咩囉。」1945年和平後,Alice與他於1947年結婚,育有一子一女,後來變成孫兒五個、曾孫三個,四代同堂。「他好隨和,心地非常好。你可以問Amy,佢哋出咗世,待他們如珠如寶,細路仔眼瞓,六、七歲都會抱住行三堂樓梯返屋企,咁錫佢哋㗎喎。」

外孫女Amy早年留意到,婆婆在公公離世後,人也沉了下來,於是介紹婆婆當個「模特兒」,鼓勵她做些新鮮事,結識新朋友。

孫女:小學已替婆婆染髮

丈夫曾是香港奧委會的秘書,活躍於體育圈子。Alice的人生角色,除了全職照顧家庭,就是陪伴丈夫出席各種社交應酬,喜愛打扮的個性大有發揮。Amy兒時與Alice同住,因婆婆家族早生白髮,Amy讀小學已懂得替婆婆染髮,「她會帶著兩個耳套,然後梳(染髮劑),後面梳不到會叫我幫她,而髮線是不可以出界的。哈哈。」
 
「由細到大,我都覺得佢好靚,好時麾,靚過媽咪。」Amy笑說:「我媽咪都唔打扮,全家冇人學到佢。」Amy由Alice湊大,三代一家六口同住於德福花園十幾年,兩婆孫很親密,她考試時清晨讀書,婆婆也會提早起床,坐在旁邊補襪陪她。「一齊住的時候未必珍惜,到中六,我們一家要搬走分開住,那時才識得唔捨得。」

兩婆孫以「玩轉關係」的概念,交換彼此的衣服,拍攝合照。(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別讓孤寡奪去了她的光采
 
家庭靜好的歲月,難免經歷變化。七年前,公公某天在午睡中離世,Alice的生活起了翻天的變化,無聲無息的,但一切都看在孫女眼中。「過了好幾年,我覺得她整個人不同了,謝絕所有應酬,足不出戶,沒了以前的光采。」Amy感覺到婆婆靜了下來,「在家裡悶,飯也不想吃。有外傭照顧,但孤獨。」
 
直至兩年前的某天,她在雜誌看見「老正工作室」的文章,知道香港有一間專營銀髮模特兒中介的社企,「她很愛美,一看就知道是她應該做的事。」於是主動聯絡負責人張艾婷(Zip),不是為了捧阿婆做model,「希望她重新找些事情去做,認識新朋友,做回她自己。」
 
Model Agency:我們想有active ageing
 
Zip在電郵初見Alice,感覺驚艷,尤其眼神與氣質十分獨特。她坦言最初會有健康上的顧慮,因為拍攝時間可能頗長,但Alice本身狀況尚可,而Amy是醫生,見面後覺得可以嘗試合作。這兩年接受過雜誌、報章的拍攝工作,讓Alice非常雀躍,從前那個活潑的她重現眼前,「試衫後她會好奇,又會捉著攝影師看相片美不美。」

銀髮模特兒公司「老正工作室」CEO張艾渟認為,無論身處任何年紀,人都應該有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

「這種mentality是我們最想提倡的——這個年紀為何不可以打扮?為何不可以穿裙?其實現在人們在五六十歲後,已感受到社會壓力。不是白紙黑字,但會在空氣中流傳,可能到了某年紀,你打扮,會有人問你今日係咪去飲?這些mentality簡直超級outdated。」Zip說,銀髮模特兒雖然聽來很fancy、不實際,但她正想透過這種fancy而令人留意,再細想其實老年還有的許多可能性。
 
「當社會將來會有三分一人口屬於這個年齡層,大家是否可以接受,不同年紀的人都可以選擇自己過什麼生活?」這兩年間,他們簽下40多位50歲以上的銀髮模特兒,接過逾100個香港及新加坡的廣告工作,除了長者用品如成人奶粉、健康產品、退休保險或儲蓄等,也有一般消費廣告,如手機、電視、超市、食品或一般家庭類型等

好多人有既定觀念,人老了就好悶。但冇理由人人後生時都係鬱悶,點解老咗之後會變咗另一個人呢?
外孫女 Amy

點擊下圖欣賞更多Alice的不同造型:

銀髮復興時尚
 
事實上,外國時裝品牌起用60歲以上銀髮人士為模特兒漸已成風,更有人稱之為Greynnaisance,銀髮復興時尚。2017年,美國信用評級公司穆迪(Moody)一份研究報告指出,美國嬰兒潮出生的年長一代,雖然佔美國消費市場比例42%,但相比只佔13%的千禧世代,銀髮族在高端時尚廣告界,一直嚴重「被缺席」。然而,隨著多個大型時裝品牌採用高齡人士為模特兒,如2015年Céline用上80歲的Joan Didion、聖羅蘭找來72歲的Joni Mitchell代言,發展至今,銀髮模特兒不僅是品牌開發銀齡市場的方法,銀髮模特兒代表的人生態度亦受年輕一代歡迎,如在Instagram火紅的56歲銀髮男神Irvin Randle、96歲的紐約時尚KOL Iris Apfel,還有68歲的以色列女模Tziporah Salamon等。
 
當然,推崇「時尚不分年齡」這種「平等」價值觀的同時,也不能忽略年老狀態的多元性,不只有「時尚」的一面。Zip認為,更重要是展現真我:「有時老人家看似面目模糊,沒有自我。其實每個人都有喜好,例如Alice愛紅色、愛裙子,應有空間給予他們追求。」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